Load mobile navigation

南非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雪地中竟然有猎豹?

一只最近野放到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的公猎豹在探索环境。这些新移入的猫科动物起初会被放在「博马」(boma)里,也就是栏舍,目的是让它们熟悉新环境。莫娜(Mona

一只最近野放到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的公猎豹在探索环境。这些新移入的猫科动物起初会被放在「博马」(boma)里,也就是栏舍,目的是让它们熟悉新环境。莫娜(Mona)是该保护区内最年长的母猎豹,它在人类身边非常自在。

莫娜(Mona)是该保护区内最年长的母猎豹,它在人类身边非常自在。

莫娜(Mona)是该保护区内最年长的母猎豹,它在人类身边非常自在。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HRISTINE DELL'AMORE 编译:涂玮瑛 摄影:KIRSTEN FROST):这些照片是近期在南非的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拍摄的,显示猎豹这种野生猫科动物比我们以为的更能适应环境。

克斯腾.福斯特(Kirsten Frost)已经花了两天时间穿越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 Rogge Cloof Nature Reserve)的乱石山丘,来追踪一只戴有无线电项圈的母猎豹,那里是南非最冷的地方,而当时暴风雪正在逐渐增强。

他努力让视线穿过飘落的雪花,终于瞥见了那只猎豹的脸,而它其余的身体则消失在白茫茫的景色里。

「这让我感觉很超现实:我真的在非洲南端的雪中看着一只猎豹吗?」福斯特是住在开普敦的野生动物摄影师,他在旅途中以电子邮件告诉《国家地理》:「我发觉这是极少数人曾体验过的一刻,也是大自然中令我永生难忘的一刻。」

文森.范德莫维(Vincent van der Merwe)说,福斯特在当下拍摄的照片──拍摄时间是8月,主角是一只保育人士昵称为莫娜的母豹及两只公豹──可能是非洲猎豹在雪中的第二批已知纪录。范德莫维在南非的非营利组织濒危野生动植物基金会(Endangered Wildlife Trust)负责管理猎豹再引入计画。他的团队于2014年在南非东开普省的蒙特卡姆迪布野生动物保护区(Mount Camdeboo Game Reserve)也拍到了雪中猎豹的照片,他认为这是第一张同类型照片。

这两个例子都显示,猎豹被再引入它们原生栖息范围内的私人禁猎区。这类再引入对于保育策略是很关键的,该保育策略的目的是保护数量正在减少的物种,同时为游客提供观察这些动物的机会。猎豹在野外的总数大约只剩7000只,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视为易危物种。

范德莫维说,「我们往往会将它们归类」,例如将猎豹视为东非草原特有种。他的移置行动有一部分是由国家地理学会资助。他说,新照片显示「这些动物的适应力比你以为的更强」。

事实上,在1960年代殖民者消灭95%的猎豹之前,这种猫科动物曾漫步在非洲大陆上的大多数区域,包括从海拔3000公尺的山脉,到滨海森林及夜晚气温会降至冰点的沙漠(例如喀拉哈里沙漠)等地区。

近数十年来,保育人士如范德莫维──他自称是猎豹媒人──已经将大约60只猎豹移置到不同禁猎区。他们于2018年在罗格克鲁夫放了两只公豹与两只母豹,该保护区位于北开普省,面积为184平方公里。

南非是猎豹数量正在增加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范德莫维与他的团队在2017年将南非猎豹移置到马拉威──该国离南非大约2253公里──当地的猎豹已经在1980年代灭绝了。

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将我们多余的猎豹再引入非洲其他地区。」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

罗格克鲁夫保护区是在2017年从一座家族绵羊牧场转型而成。范德莫维说,该保护区面积够大,足以支持五只成年猎豹及后代生活,而且那里有大量跳羚,是猎豹最爱的食物之一。

即使如此,他起初也担心猎豹是否能承受当地的气温,最冷的时候可能降至摄氏零下15度。他说:「如果有猎豹因受冻而死,这导致的后果……媒体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因此,他事前做了研究,搜寻古老的英国殖民纪录,并确认猎人曾在南非的这个区域射杀过猎豹。他说,这意味着罗格克鲁夫曾是猎豹原生栖息范围的一部分,也表示现代的猎豹可能与生俱来拥有应对冰雪的能力。

到目前为止,范德莫维的赌注已经有了回报:四只猎豹都成功存活下来,其中一只母豹在今年7月生下三只幼崽──当时是南半球的冬季。

路克.杭特(Luke Hunter)是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大猫计画的执行总监,他说福斯特的照片「非常美丽──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

他同意猎豹过去曾生活在罗格克鲁夫,不过他说,那里不是「很棒」的栖地,因为当地环境又冷又干燥。

他强调,该地区的气候及地貌类似伊朗高原中部──那里现在栖息着大约50只亚洲猎豹,是生活在野外的最后一批亚洲猎豹。这个亚种曾经分布广泛,栖息范围遍及中亚,远至印度。

杭特指出,这些生活在伊朗的动物会定期经历冰雪,在冬季长出厚厚的皮毛,而北半球动物园里的非洲猎豹也是如此。这显示猎豹具有「某种天生的演化能力」来应对冰雪,就跟范德莫维认为的一样。

因此杭特说,虽然「在雪中拍摄到它们是惊人又精彩的事,但这并没有那么出乎意料」。

他警告,猎豹可能无法很好地应对非常深的积雪,尤其是因为幼崽无法调控自己的体温。他说,猎豹或许只能应付不到十几公分深的零星积雪,就像罗格克鲁夫一样。

冰雪大猫

想亲自观赏这种奇景的人可能能够造访罗格克鲁夫。范德莫维说,就跟大多数非洲自然保护区一样,它也因为疫情大流行对旅游业造成的冲击而在苦苦支撑。

由于罗格克鲁夫是没有会对人类造成威胁的掠食者(例如狮子及花豹)的少数几个自然保护区之一,所以游客可以步行观赏猎豹──不过他们必须保持适当距离,以免干扰动物。

莫娜是该保护区最年长的母豹,也是福斯特照片中的明星,它在人类身边也非常自在。范德莫维大笑说:「它根本不在乎人类。」

至于摄影师福斯特,他目前受到他所谓的「非洲冰雪大猫」所吸引,想要回去拍摄它们来制作一部野生动物纪录片。

「猎豹度过冬季的状况相当缺乏纪录,」福斯特说:「这显示自然隐藏着许多秘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猎豹 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