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睽违3000年 袋獾重返澳洲大陆

近数十年来,以凶猛性情闻名的袋獾一直受到一种传染性癌症的侵袭。 PHOTOGRAPH COURTESY OF AUSSIE ARK

近数十年来,以凶猛性情闻名的袋獾一直受到一种传染性癌症的侵袭。 PHOTOGRAPH COURTESY OF AUSSIE ARK

袋獾进入它们在澳洲东部桉树林的新家。 PHOTORGAPH COURTESY OF WILDARK

袋獾进入它们在澳洲东部桉树林的新家。 PHOTORGAPH COURTESY OF WILD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SON BITTEL 编译:涂玮瑛):睽违3000年 袋獾终于重返澳洲大陆,科学家希望这种好斗的掠食者再引入之后,能为遭受入侵种蹂躏的生态系统带来平衡。

自从「塔斯马尼亚恶魔」袋獾的刺耳尖叫不再响彻澳洲大陆的森林,已经过去3000年了。但如今,归功于坚定不移的再引入工作,这种吵闹的濒危小型动物有26只重返澳洲大陆。

这些有袋类的体型不比玩具犬大,以凶猛的性格和有力的上下颚而闻名,它们的上下颚能在几分钟内将庞大的尸体撕成碎片。但在1990年代,这个物种受到一种具传染性且致命的「袋獾面部肿瘤病(devil facial tumor disease)侵袭,使它们在澳洲塔斯马尼亚岛州上的剩余野外族群数量降至仅仅2万5000只。

我们并不知道这种动物为何在数千年前从澳洲大陆消失,但可能是人类活动所致──古早时代的猎人杀死了澳洲大陆的多数大型动物群,使袋獾没有食物可吃。

作为食腐动物,袋獾在维持平衡、健康的生态系统上扮演了重要角色──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一直非常努力将它们重新带回澳洲大陆。

物种恢复组织澳洲方舟(Aussie Ark)的会长提姆.福克纳(Tim Faulkner)说:「我们努力了超过十年才达到这个阶段。」该组织与非营利组织全球野生动物保育机构(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及野生动物方舟(WildArk)密切合作,精心策画将人工饲养的动物释放到一处称为巴灵顿野生动物保护区(Barrington Wildlife Sanctuary)的4平方公里围栏地区,该区位于澳洲东部巴灵顿山国家公园的北方。

他补充说,尽管袋獾有令人恐惧的名声,但「它们对人类或农业都毫无威胁」。

即使如此,再引入动物的影响仍不明朗,所以科学家在今年3月非正式地再引入了15只袋獾。该团队使用无线电项圈来追踪他们释放的袋獾,并在袋獾适应新家时放置袋鼠尸体作为食物。当所有袋獾都显示出茁壮成长的迹象之后,科学家觉得很乐观,又在9月10日释放另外11只个体──如今这些动物大都能够自力更生。

「它们很自由,它们在野外生活。」福克纳说:「我们使用了一些基础方式来追踪它们,但基本上,现在轮到袋獾做它们该做的事了。」

抵抗入侵者

为了准备迎接袋獾,福克纳的团队将一大片保育桉树林围起来、拔除侵占性植物、清理可能导致森林火灾的枯枝层,并使用人道的致死控制来消灭赤狐与野猫──它们是对澳洲大陆的小型哺乳类族群造成毁灭性打击的外来掠食者。

野猫不会捕猎袋​​獾──事实上,需要担心的可能是猫才对。

袋獾专家大卫.汉弥尔顿(David Hamilton)说:「环境中存在着袋獾,似乎会稍微吓阻野猫。」他也是塔斯马尼亚大学的研究助理,并未参与这项再引入计画。袋獾通常不会吃猫,反而会迫使猫在黄昏和清晨狩猎,以避免跟夜行性的袋獾起冲突。

这个现象看似不起眼,但其实这种轻微的行为变化可能会保护夜行性的原生物种,例如袋狸。有几种袋狸被认为在澳洲濒临绝种。汉弥尔顿说,有趣的是,袋狸的数量会在袋獾比猫更多的地方增加。

但汉弥尔顿警告,袋獾对上赤狐时会发生的状况依然是「很大的未知数」。赤狐的体型比猫大,与袋獾更相近。

还有一个问题是:再引入袋獾是否会对其他敏感的物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举例来说,在2012年,一群袋獾被引入塔斯马尼亚外海的玛丽亚岛,导致数个短尾水薙鸟族群消失。

野猫及刷尾负鼠都不是该岛的原生动物,它们之前已经在猎食海鸟,而尽管袋獾开始压制这些掠食者,但它们也开始吃海鸟蛋和雏鸟。

 「理论上,它们不应该〔在澳洲〕造成负面影响。」汉弥尔顿说:「但我们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必须思考整个生态系统,而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他补充说,这就是为什么再引入行动必须是在一处广阔却有围栏的环境中开始进行。

「生态上的一瞬间」

假设一切顺利,这三个保育组织计画在未来两年内将另外40只袋獾放进同一处森林保护区。它们也会有同伴。

自从福克纳的团队消灭猫及狐狸之后,他们也开始将其他陷入危险的原生种放进同一处栖地,包括圆盾大袋鼠、长鼻袋狸、长鼻袋鼠和赤褐袋鼠。

除了东袋鼬、刷尾岩袋鼠、澳棕短鼻袋狸之外,澳洲方舟也计画在后续六个月内释放更多的那些前段提到的物种。

这些小型哺乳类会透过挖掘枯枝层并加速其分解,来散播种子及降低野火密度,这对于维持它们的环境清洁与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必须仰赖这些小型的陆域生态系工程师来翻动枯枝层。」福克纳说:「一只袋狸每年能翻动跟一头大象一样重的土壤。光是一只袋狸就这么厉害。」

他补充说,如果实验真的成功了,附近有150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土地可以让再引入行动拓展范围。

「我深深相信,随着时间过去,我们会看到袋獾成为澳洲大陆的一部分常态。」福克纳说:「3000年前,它们曾经生活在这里。你懂的,那在生态上只是一瞬间而已。」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澳洲 袋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