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将石油放回地底”解决气候危机 新创公司如火如荼发展吸碳生意

“将石油放回地底”解决气候危机 新创公司如火如荼发展吸碳生意

“将石油放回地底”解决气候危机 新创公司如火如荼发展吸碳生意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姜唯 编译;林大利 审校):世界是否需要几百万台直接从空气中吸入二氧化碳的机器来因应气候危机?愈来愈多新创公司相信答案是肯定的,并且正在积极生出他们的第一台机器。

这些公司有的在冰岛将二氧化碳变成岩石,有的捕捉办公室工作人员呼出的气体,有的喊出「将石油放回地底」,他们希望迅速扩大规模。其中有些已经成功将吸碳服务卖给比尔盖茨、瑞士再保险、Shopify 和奥迪。不过价格高得夸张──每吨要价600美元以上,甚至更多。人类每年排放约360亿吨,这其中肯定有些问题。

世界最大直接空气捕获工厂在冰岛

直接空气捕获(Direct air capture, DAC)技术面临的挑战不仅在经济上。二氧化碳虽有强大的暖化特性,但仅占空气的0.04%,因此捕获一吨二氧化碳需要处理相当于800个奥林匹克游泳池的空气量。

「这不是非常直观,」Climeworks CEO杨.乌兹巴彻(Jan Wurzbacher)说。该公司刚刚在冰岛开设了世界上最大的DAC工厂,最近还举办了一次DAC产业会议。 「但这并不表示它很难。在未来10-20年内,没有任何物理上的理由,会让价格无法降到100美元/吨。」

DAC产业还很年轻,技术和商业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大多数使用模组化机器,更容易生产和组合。

Climeworks的吸碳机用风扇让空气通过吸收二氧化碳的固体材料。当材料吸饱时,会被加热到摄氏100度并释放出纯二氧化碳。 Climeworks位于冰岛的Orca工厂使用再生地热能源。

紧接着,Climeworks的合作伙伴Carbfix将二氧化碳取出,和水一起注入地下,两年内凝固成岩石,每年将捕获约4000吨。该公司同时也在阿曼和挪威筹备中。

新创公司预计将二氧化碳送入油气储藏中

加拿大吸碳新创Carbon Engineering公司采用类似的方法捕获二氧化碳,但欲将二氧化碳掩埋在美国和苏格兰北海枯竭的油气储藏中,逆转现有石油管线的流动方向。该公司欧洲负责人艾咪.拉多克(Amy Ruddock)表示:「不是将天然气输送出来,而是将二氧化碳输送回去。」

「更重要的是,DAC所需技术与传统石油天然气间有巨大的重叠,因此这个产业确实能支持绿色转型。」拉多克说,Carbon Engineering的目标是2025年在美国每年填回100万吨,价格约为300美元/吨。该公司还希望利用其技术提供二氧化碳,作为生产低二氧化碳喷气燃料的原料。

Charm Industrial的执行长彼得.莱因哈特(Peter Reinhardt)有一个更吸引人的说法:「我们将石油放回地底。」该公司利用原本会腐烂并排放二氧化碳的农业和林业废弃物,将其加热以制造「生物油」,然后泵回空的石油储藏处。

第一次填回于今年1月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进行,今年目前已掩埋了1400吨二氧化碳,成本为600美元/吨。 「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实际碳排问题的规模相比,这只是杯水车薪⋯⋯但如果部署50万台机器,可以50美元/吨的价格掩埋10亿吨。」

美国公司CarbonCapture使用沸石来捕获二氧化碳。比较方便的是,沸石已经大量生产用于洗衣洗涤剂、炼油厂和污水处理厂。荷兰的Carbyon公司则使用薄膜技术使他们的机器更快地从空气中分离二氧化碳。

能源使用是碳捕捉技术一大考验

要大规模部署DAC,能源使用是一个大问题。 Mission Zero Technologies公司使用电化学过程来处理捕获的二氧化碳,所需电力是热处理的1/3至1/5。

另一家公司Heirloom不用风扇,而是用经过热处理的岩石花数周时间被动吸收二氧化碳,接着再加热释放气体。我们正尝试将DAC从化学工程问题转变为工业自动化问题。 」Heirloom的代表沙申克.萨玛拉(Shashank Samala)说。

还有其他商业模式。 Soletair Power的方法是将建筑物变成二氧化碳捕集器。 CEO佩特里.拉索(Petri Laakso)表示,呼出气体中的二氧化碳会使办公室闷热并降低员工的工作效率。 「这让人们在室内变笨,让公司损失数千美元,」他说:「我们有不同的商业逻辑:将新鲜室内空气当作一种服务来销售。」该公司目前的办公室用装置每八小时可以捕获1公斤二氧化碳。

最近英国发生商业用二氧化碳短缺问题。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AirCapture正在开发工厂用机器,能从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帮汽水公司等企业生产二氧化碳气流。目前大多数商用二氧化碳来自化石燃料,以卡车载运到工厂。

但这些系统真的有助战胜气候危机吗?政府间气候变迁专门委员(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2018年的报告指出,2050年起每年可能需要捕获和掩埋数十亿吨二氧化碳。

目标每年处理100亿吨二氧化碳 暖化问题持续中

「除非在2050年前,可负担的、环境和社会可接受的二氧化碳去除技术可大规模使用,否则将难以实现摄氏1.5度目标,尤其是在高碳排情境中⋯⋯粗略地说,到本世纪中叶,我们每年需要处理100亿吨二氧化碳。」乌兹巴彻说。

不过,DAC并不是唯一的选择。种植农作物、燃烧发电并掩埋排放物也可以去除二氧化碳,但科学家们忧心这需要大量的土地和水。最自然的二氧化碳去除机器──种植树木,也是一种选择,但也需要大量土地、时间,而且森林必须保护数十年,否则一样会释出二氧化碳。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生态学家、重新造林的著名支持者汤玛士.克劳瑟(Thomas Crowther)教授说:「我们不能想靠种植一大片树木拯救世界,大自然无法单独做到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将需要大量的解决方案。」他认为吸收二氧化碳的技术有巨大的潜力。

Climeworks有信心在这个十年的后半实现每年吸碳百万吨,并在2050年实现每年吸收十亿吨。

愈来愈多的企业以保护森林、植树或安装再生能源的计画来声称实现碳中和。但许多碳抵消计画被批评为烟雾弹。 Climeworks认为,相形之下,DAC是直接、永久和易于测量的二氧化碳处理方式。

参考资料:《卫报》(2021年9月24日),Climate crisis: do we need millions of machines sucking CO2 from the air?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