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昆虫学家Justin Schmidt发明“施密特刺痛指数”将昆虫蛰刺导致的疼痛分为4个等级

贾斯汀·施密特是一位昆虫学家,曾经被难以计数的虫子咬过。他因此发明了“施密特刺痛指数”,将昆虫蛰刺导致的疼痛分为4个等级。等级为1的昆虫代表是红火蚁,而在最高的

贾斯汀·施密特是一位昆虫学家,曾经被难以计数的虫子咬过。他因此发明了“施密特刺痛指数”,将昆虫蛰刺导致的疼痛分为4个等级。等级为1的昆虫代表是红火蚁,而在最高的第4等级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子弹蚁。与子弹蚁同属4级的还有沙漠蛛蜂

这种昆虫主要分布在美国西南部。这是一种独来独往的胡蜂,其蛰刺能带来持续3分钟的疼痛。尽管时间不长,疼痛的剧烈程度却令人痛不欲生。生物学家建议是躺下来,然后开始尖

这种昆虫主要分布在美国西南部。这是一种独来独往的胡蜂,其蛰刺能带来持续3分钟的疼痛。尽管时间不长,疼痛的剧烈程度却令人痛不欲生。生物学家建议是躺下来,然后开始尖叫,因为没有人能在被它们蜇到之后,还能保持语言和身体的协调。你如果跑起来就很可能伤到自己。

贾斯汀·施密特在用网捕捉到10只沙漠蛛蜂之后,把手伸进去抓它们出来,“第一次蜇刺并没有让他退缩,他继续伸手进去,接连受到了几次蜇刺,直到疼痛变得异常剧烈的时候,

贾斯汀·施密特在用网捕捉到10只沙漠蛛蜂之后,把手伸进去抓它们出来,“第一次蜇刺并没有让他退缩,他继续伸手进去,接连受到了几次蜇刺,直到疼痛变得异常剧烈的时候,他把所有的沙漠蛛蜂扔掉,爬进了一条水沟,开始放声痛哭。”

沙漠蛛蜂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寄生蜂,它们攻击捕鸟蛛而非人类。沙漠蛛蜂通过蜇刺使捕鸟蛛麻痹,然后把它们拖到洞穴内。沙漠蛛蜂会将卵产在捕鸟蛛体内,卵孵化成幼虫后以还活着

沙漠蛛蜂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寄生蜂,它们攻击捕鸟蛛而非人类。沙漠蛛蜂通过蜇刺使捕鸟蛛麻痹,然后把它们拖到洞穴内。沙漠蛛蜂会将卵产在捕鸟蛛体内,卵孵化成幼虫后以还活着的捕鸟蛛为食,整个过程会持续数周。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新浪科技(任天):贾斯汀·施密特(Justin Schmidt)是一位昆虫学家,曾经被难以计数的虫子咬过。他因此发明了“施密特刺痛指数”(Schmidt sting pain index),将昆虫蛰刺导致的疼痛分为4个等级。等级为1的昆虫代表是红火蚁,而在最高的第4等级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子弹蚁。

与子弹蚁同属4级的还有沙漠蛛蜂,这种昆虫主要分布在美国西南部。这是一种独来独往的胡蜂,其蛰刺能带来持续3分钟的疼痛。尽管时间不长,疼痛的剧烈程度却令人痛不欲生。“关于人们被它们刺到的感觉,有一些非常生动的描述,”德克萨斯州公园和野生动物管理处的无脊椎生物学家本·哈钦斯(Ben Hutchins)说,“而他们的建议——这真的是刊登在一篇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上——是躺下来,然后开始尖叫,因为没有人能在被它们蜇到之后,还能保持语言和身体的协调。你如果跑起来就很可能伤到自己,所以还是躺下来并开始吼叫吧。”

哈钦斯所说的这篇论文的作者正是施密特,而该建议可能是学术论文中最正经的幽默。在论文中,施密特叙述了一个富有事业心的科学家,在用网捕捉到10只沙漠蛛蜂之后,把手伸进去抓它们出来,“第一次蜇刺并没有让他退缩,他继续伸手进去,接连受到了几次蜇刺,直到疼痛变得异常剧烈的时候,他把所有的沙漠蛛蜂扔掉,爬进了一条水沟,开始放声痛哭。”

过去几周,德克萨斯州的民众似乎有一点担忧,因为沙漠蛛蜂的数量正在增加。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沙漠蛛蜂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寄生蜂,它们攻击捕鸟蛛而非人类。沙漠蛛蜂通过蜇刺使捕鸟蛛麻痹,然后把它们拖到洞穴内。沙漠蛛蜂会将卵产在捕鸟蛛体内,卵孵化成幼虫后以还活着的捕鸟蛛为食,整个过程会持续数周。

所以,德克萨斯人不必担心会被沙漠蛛蜂蜇到,除非你们想去捉它或踩它。另一方面,沙漠蛛蜂似乎也不怎么把人类“放在眼里”,即使是靠近的时候。“沙漠蛛蜂在胡蜂中属于十分大胆的种类,”哈钦斯说,“研究者认为这可能与它们天敌极少有关。它们拥有非常有效的威慑机制,即可以带来无比疼痛的蜇刺。”事实上,几乎没有什么动物会蠢到去追赶沙漠蛛蜂。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并没有什么办法能阻止沙漠蛛蜂数量的增加。经历了一个降水量很大的雨季,德克萨斯州的植被生长良好,昆虫也获得了更多的食物。沙漠蛛蜂实际上主要以花蜜为食,并非肉食性胡蜂。

并非所有的沙漠蛛蜂都会蜇人,雄蜂就完全不会这么做,这是因为在昆虫世界中,毒刺永远只属于雌性(毒刺的结构从产卵管演化而来)。因此,在良好的环境条件下,雄性沙漠蛛蜂会在花丛之中飞来飞去,并等待雌蜂前来。交配之后,雌蜂才会锁定一只捕鸟蛛,完成产卵的任务。

与许多昆虫不同,携带受精卵的雌性沙漠蛛蜂并不会把卵产在某处然后飞走,让后代自生自灭。相反,它首先会寻找一个毫无知觉的“看守者”:一只状况良好的捕鸟蛛。雌蜂需要很小心,因为尽管它的体型在胡蜂中算大的,但捕鸟蛛可能比它大好几倍。而且,虽然捕鸟蛛对人类无害,但它们的毒牙却可以咬伤胡蜂。“沙漠蛛蜂会慢慢接近捕鸟蛛,”哈钦斯说,“后退,接近,然后突然钻到捕鸟蛛下方,将其翻转过来,接着进行蜇刺。它通常会寻找捕鸟蛛外骨骼上的缝隙,一般是在腿的关节处。”

雌蜂非常擅长此道。一项调查发现,在400次沙漠蛛蜂与捕鸟蛛的对决中,只有一只雌蜂尝到败绩。当然,并不能说捕鸟蛛没有尽力一搏。在施密特的学术论文中,他指出研究者曾报道过“激烈的交战,在蜘蛛咬住蛛蜂的时候,常可以听到响亮的嘎吱声或爆裂声,蜘蛛常常会在交战中失去几条腿。”沙漠蛛蜂的外骨骼坚硬而且光滑,虽然会被捕鸟蛛咬坏,但却能保护它们不致死亡。

对捕鸟蛛来说,它们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沙漠蛛蜂的蜇刺几乎立刻就会让捕鸟蛛麻痹,之后,沙漠蛛蜂会它们拖到事先挖好的洞穴,或者就近拖入捕鸟蛛的洞穴中。在那里,沙漠蛛蜂把卵产在捕鸟蛛体内,然后把洞穴封好再离开。由受精卵孵化而来的幼虫开始食用依然处于麻痹状态的捕鸟蛛,它会从非必须的组织开始吃,使捕鸟蛛尽可能活得更长。整个过程可以持续数周时间。

在抚育后代方面,沙漠蛛蜂与其他社会性的胡蜂有相当大的区别,后者会集体照顾幼虫,使它们无需以麻痹的捕鸟蛛为食。事实上,这种差别也体现在毒液上。社会性胡蜂的毒刺通常会带来剧痛和组织损伤,而沙漠蛛蜂的蜇刺令人异常痛苦,却不会损伤组织。这可能是因为,社会性胡蜂需要保护蜂后和幼虫,单纯依靠疼痛无法驱走敌人——对方可能会倒下,但不会离开。相比之下,沙漠蛛蜂就像独来独往的狼,只需要照顾自己。它们在面对敌害时只需要蜇刺一下,然后逃走。

当然,虽然沙漠蛛蜂的蜇刺会让人暴走,但它们实际上是相当平和的昆虫。“尽管它们的蜇刺很疼,但在我看来它们确实是生物界中很冷静的成员,”哈钦斯说,“人们根本不必害怕它们,它们在花园里出现的时候,你只需要坐下来看着就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