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风雨飘摇下的考古:埃及吉萨金字塔内发现一个巨大空间

   神秘空间(红圈)的用途仍未有定案。

神秘空间(红圈)的用途仍未有定案。

哈瓦斯相信公布时机另有目的。

哈瓦斯相信公布时机另有目的。

考古学家利用仪器勘测吉萨金字塔内部。

考古学家利用仪器勘测吉萨金字塔内部。

金字塔内的新发现,震惊各界。

金字塔内的新发现,震惊各界。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埃及一个跨国考古团队月初宣布,在吉萨金字塔内发现一个犹如飞机之大的巨大空间。正当全球媒体聚焦这项据称是埃及近来最重大的考古发现时,远在西奈半岛的一座清真寺,却于上周五(24日)遭到血洗,酿成该国史上最严重的恐袭。杀戮的枪声把人们从古埃及文明的魔力中唤醒,重新面对这个国家风雨飘摇的今天和未来。

一宗考古与一宗血腥恐袭,看似无关,但却都折射了埃及在阿拉伯之春后,挣扎求存的困境。

吉萨金字塔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中唯一现存建筑,内藏的奥秘每年吸引全球各地民众拜访一窥其貌。由日本和法国等国科学家组成的组织“ScanPyramid”,在本月2日欣喜宣布,团队发现吉萨金字塔内有一个犹如飞机之大的未知空间,声称是两个世纪以来埃及其中一个最重大的考古发现。消息一公开,旋即引来传媒和部分学者呼应:“十分有助研究古埃及文明!”、“这是重大发现”,吸引不少对古埃及文明有兴趣人士的目光。

可是,负责为政府监督今次考古项目的埃及前文物部长哈瓦斯(Zahi Hawass),数日后突然站出来狠掴赞叹者一巴。他指出,埃及文物界一直都知吉萨金字塔有数个类似空间。他毫无保留地指摘ScanPyramid:“文物部认为组织不应在研究阶段就向传媒公布其成果,这个发现需要更多研究,现就断定它是一个新发现实在太早了。”他同时认为,组织不应用“新发现”、“巨大空间”等宣传技俩。

哈瓦斯的批评反映了当前埃及考古的一个争议,就是太快公布考古发现。在埃及这个拥有源远流长历史的国度,文物、考古与经济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甚至折射了政局的稳定。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冲击埃及,国家秩序崩溃,文物遭受浩劫,旅游业亦受重创。到访埃及的旅客人数相比起2010年的1470万人次,到2011年大幅减少至1000万,之后更逐年下降。

直至2013年尾,现任总统、有军方背景的西西上台,他其中一项首要任务就是整顿国内政经秩序,考古和旅游业更是其中的圣杯。西西定期与文物部开会,要求部门做好考古和文物保育工作,提示要注重发展旅游业;他任内更严打文物走私,动议把相关罪行的最高刑罚调高至终生监禁。

就连哈瓦斯都曾明言自己相信西西够强硬,可令古物学经历数年落泊时光后,再次迎来曙光。随着埃及考古重上轨道,旅游业亦开始复苏,本年首7个月访客人数达430万,较去年同期大幅上升54%。

有西方学者批评,当局往往急于公开考古成果,并当成旅游招徕,刺激国内经济。然而,有新考古发现时,理论上要花大量时间保护原址和取证,过急公布发现和改建都会破坏考古证据,令研究变得不准确。

就在金字塔考古陷入争论时,埃及近日遭受回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分支的恐袭,一间清真寺遭血洗,造成逾300人死亡。事件不仅是埃及史上最严重恐袭,亦反映了埃及风雨飘摇的现状。埃及在经历“法老王”穆巴拉克倒台、兄弟会政权被推翻后,国家四面楚歌。在严峻的现实考验下,古金字塔密室的魔力,是否能助今天的埃及重拾国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