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中国最早古人类活动证据:212万年前的上陈旧石器遗址

中国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旧石器遗址黄土-古土壤剖面景观

中国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旧石器遗址黄土-古土壤剖面景观

蓝田上陈遗址最老石器层位(S27~L28,距今大约2.00~2.12百万年)部分石器与化石

蓝田上陈遗址最老石器层位(S27~L28,距今大约2.00~2.12百万年)部分石器与化石

发现的石制品

发现的石制品

在上陈遗址区域挖掘深槽

在上陈遗址区域挖掘深槽

上陈遗址黄土-古土壤序列示意

上陈遗址黄土-古土壤序列示意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在将中国蓝田公王岭直立人头盖骨赋存地层年代由原来距今1.15 Ma前推至距今约1.63 Ma之后,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地球环境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客座研究员)联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研究员和英国国家科学院院士Robin Dennell教授以及来自国内十余个单位的研究者,在历经13年(2004-2017年)的调查研究之后,在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了一处新的古人类活动遗址——上陈旧石器遗址,并且将目前所见的旧石器赋存的最老地层年代测定为距今约2.12 Ma。这一结果将蓝田地区古人类活动遗迹的年代再次向前推进了约50万年,从而使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这一年龄比目前公认的西亚格鲁吉亚德玛尼斯旧石器遗址年代(距今1.85 Ma)还早27万年。相关成果7月11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杂志上。

研究工作围绕在西安市蓝田县上陈地区发现的出露良好、层位连续的风成黄土-古土壤序列剖面(L5~L28)展开。研究团队对剖面开展了土壤地层标志层与黄土-古土壤地层剖面的测量及层序对比、沉积物粒度组成分析、矿物学组合与地球化学组分测试、各类岩石磁学方法测试、系统的退磁和古地磁极性测量,在数千组数据的基础上,建立了多旋回黄土-古土壤的土壤地层序列和古地磁年代序列。研究团队在上陈遗址剖面顶部的古土壤S5(距今0.46 Ma)至底部L28的20多个原生地层层位中陆续发现了就地埋藏的石器,而在发表的论文中重点讨论了更新世早期S15古土壤(距今约1.26 Ma)至L28黄土(距今约2.14 Ma)的17个层位中(11个古土壤层位和6个黄土层位)发现的石器。这些石器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石锤以及手镐和两面器等,并伴随有哺乳动物化石残骸和碎片。根据上陈遗址一系列的旧石器层位首次建立了一个黄土高原南部早更新世“黄土-古土壤-旧石器文化层序列”框架,证明了这段时期古人类在蓝田地区的反复出现(是否连续出现尚待研究),并且主要出现于古土壤发育时期。最老的石器发现于S27~L28原生层位中,并伴有多种哺乳动物化石残骸。最老层位的位置位于古地磁松山反极性世的奥杜威正极性亚时与留尼旺正极性漂移磁性层之间,在留尼旺漂移层之上约70cm。依据古地磁年龄并参考前人建立的黄土-古土壤序列轨道调谐年龄序列,最老石器层位的年龄距今约2.10~2.12 Ma。

传统观点认为非洲直立人在距今1.8~1.9 Ma 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地迁移,而非洲以外的蓝田上陈遗址旧石器层位的年龄远早于这个时间。尽管目前尚未发现古人类的化石,也不知道是谁制造了这些工具,但是曾生活于此的古人类应该属于人类进化过程中一个非常原始的种群。此外,在同一个遗址中拥有平均约50 ka高频率出现的旧石器文化层序列实属世界罕见;而石器主要赋存于古气候相对暖湿的古土壤层位中的事实也为深入探索古人类的生存环境及其演化过程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这一突破性研究成果拓展了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中国黄土-古土壤序列研究在古人类与古文化方面的新方向,并将促使人们重新审视早期古人类起源、迁移和扩散的格局。

本项研究得到了国家973、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项目的资助。

文章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299-4

相关报道:蓝田新发现旧石器遗址 212万年前黄土高原已现人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科技日报: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团队在中国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新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址——上陈遗址。该遗址拥有连续性较好的人工制品文化层序列,时间可追溯到大约126万年到212万年前。这一发现表明,古人类可能很早就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比之前认为的更早。《自然》本周在线发表了这一成果。

据介绍,迄今较为公认的最早的非洲以外的古人类证据来自格鲁吉亚的德马尼斯,该区域发现了185万年前的直立人的化石及其使用的工具。此外,在中国和印尼爪哇岛发现的早期古人类化石可以上溯至150万年至170万年前。

朱照宇团队详细描述了上陈遗址发现的早更新世黄土—古土壤序列的S15至L28层位中的82个被打击过的石头和14个未经打击的石块,这些被打击的石头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和手镐。它们都是古人类早期使用工具的证据。作者还介绍了两枚有打击痕迹的石锤。此外,在这个区域的地质挖掘探槽中还发现了伴随着石核和石片工具的鹿的下颌骨断块,以及牛科动物(反刍偶蹄哺乳动物)和其它动物的骨骼化石碎片。

朱照宇介绍道,这一旧石器文化序列的年代主要是根据上陈地区发育良好的连续的黄土——古土壤地层剖面的鉴定以及高密度古地磁定年技术所确定的。这个地层剖面的中下部(S15至L28)有17个层位都含有人工制品,其中,石制品主要发现于潮湿温暖气候下形成的11个古土壤层中。此外,他分析,这17个文化层的时间跨度长达约85万年,显示了古人类可能在212万年到126万年前曾反复地(不一定连续地)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

相关报道:古人早已走出非洲 中国考古证据将时间前推27万年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冯丽妃):由中国科学家带领的国内外合作团队在中国陕西蓝田公王岭附近发现了一处新的旧石器遗址——上陈遗址,该遗址在很大程度上存在持续性的人工制品文化层序列,时间可追溯至约210万到130万年前。这一发现表明,古人类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的时间可能比之前认为的更早。相关成果北京时间7月12日凌晨在线发表于《自然》。

迄今为止,在非洲以外发现的最早古人类的公认证据来自西亚格鲁吉亚的德马尼斯,该区域发现的直立人化石及遗留工具可追溯至185万~175万年前。研究人员表示,其他在中国和印尼爪哇岛发现的相关化石可上溯至170万到150万年前。

此次由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牵头,联合该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海海洋研究所、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以及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内外十余个合作机构,在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进行了历时约14年的考察与地质发掘工作。“我们的研究确认了上陈遗址最早的古人类活动遗迹约在212万年前,比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德马尼斯古人类遗址要早27万年。”文章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广州地化所研究员朱照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文章作者、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博士吴翼说,上陈遗址地质剖面有很多清晰的标志层,可知晓比较准确的年代范围。通过野外勘查及对比,合作团队建立了清晰的黄土—古土壤地层序列和古地磁年代序列。

经过连续采样和小规模地质挖掘,研究人员在上陈遗址从顶部到底部的20多个层位都发现了石器。朱照宇介绍,这篇论文重点分析了其中第15层古土壤至第28层黄土层位中的石器情况,年代大约在212万年到126万年之间。

朱照宇表示,这些旧石器主要出现在气候温暖和湿润的古土壤发育时期,少量出现在气候干冷的黄土层时期。同时,这些文化层的时间跨度长达约85万年,显示了古人类可能在210万年到130万年前曾反复地(不一定连续地)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

据介绍,这些被打击的石制工具主要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石锤和手镐等古人类早期使用的工具。朱照宇表示,黄土高原没有其他外力作用带来这些石头,且其形状显然经过有意识的打击,这只能是人类活动形成的。

全球气候变化下生物圈的演化是当前的热门研究领域之一。但一直以来,作为生物圈主体的古人类遗迹的记录时空分布不连续,限制了相关研究。此次研究为把全球气候变化与古人类演化及古文化演化相结合进行研究开拓了新的方向。

“该研究证明了黄土高原是研究古人类起源和演化的天然实验场,并对早期人类的起源、迁徙、扩散以及演化格局提出重新思考。”朱照宇说。由于此次并未发现与旧石器年代相近的古人类化石,所以尚不能确定制造这些工具的人种。

相关报道:科学家发现中国最早古人类活动的证据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光明日报(张蕾):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最新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详细介绍了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一带新发现的连续性较好的人工制品文化序列层,时间可以追溯到大约130万年到210万年前。这一发现表明,古人类可能很早就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比此前认为的更早。

迄今最早的非洲以外古人类证据来自格鲁吉亚的德马尼斯,该区域发现了185万年前直立人的化石及其使用的工具。其他在中国和印尼爪哇岛发现的早期古人类化石可以上溯至150万年至170万年前。不过,一些科学家表示,有证据显示古人类活动从200万年前就开始了。

在论文中,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朱照宇等人详细描述了黄土高原新的上陈遗址的黄土-古土壤地层序列S15至L28层段中发现的早更新世石块,其中82个被打击过,14个未经打击。被打击过的石块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和手镐——这些都是古人类早期使用工具的证据。作者还在文中介绍了两枚有打击痕迹的石锤。此外,科学家在该区域的地质挖掘探槽中还发现了鹿的下颌骨断块、牛科动物和其他动物的骨骼化石碎片。

根据对上陈地区发育良好的连续黄土-古土壤地层剖面的鉴定以及高密度高分辨率古地磁定年技术,科学家确定了这些人工制品文化序列的年代。作者指出,在这个地层剖面的中下部,17个层位都含有人工制品,其中石制品主要发现于潮湿温暖气候下形成的11个古土壤层中,只有6个黄土地层中含有人工制品。“这17个含有人工制品的文化层时间跨度长达约85万年,显示了古人类可能在212万年到126万年前曾反复地(不一定连续地)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但具体什么样的人种使用了这些工具,还需找到相当年代的人类化石才能确认。”朱照宇表示。

由于黄土松散,垮塌后形成的沟谷被雨水、河流冲刷后容易露出内在的留存物,所以给研究者提供了很好的原始剖面。“黄土是在风力作用下从西部和西北部吹扬起来的粉尘,落到黄土高原形成粉砂状沉积物,主要形成于寒冷干燥的气候中——这与之前塔吉克斯坦发现的类似人工制品序列遵循相同的气候模式。”朱照宇强调说。

相关报道:元谋人或不是中国最早古人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南方都市报(李文):元谋人可能不再是中国发现的最早的古人类,人类“走出非洲”的时间也可能比之前认为的更早。最新的一项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提示了这些信息。

7月12日凌晨,科技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由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领导的科研团队在黄土高原旧石器时代考古方面的研究成果:约212万年前以来古人类出现并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

该文报告了在黄土高原南部、秦岭北麓的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村一带新发现的一个早更新世的古人类旧石器遗址,科学家在这个遗址的黄土-古土壤序列的17个原生层位(S15~L28)中发现了96件石器。

此外,在这个区域的地质挖掘探槽中还发现了伴随着石核和石片工具的鹿的下颌骨断块,以及牛科动物(反刍偶蹄哺乳动物)和其它动物的骨骼化石碎片。

通过一系列野外测量和实验测试分析,科学家发现,其时代为距今126万年到212万年。

多年来,大部分学者一直认为人类最早离开非洲的时间为185万年前。然而,在上陈旧石器遗址发现的最古老石器的年龄表明,人类至少早在212万年前就已经离开非洲而出现在亚洲东部。

 “如果能找到化石证据,就能够推翻直立人走出非洲的年代的结论。”朱照宇告诉记者,这项研究最重要的一点意义就在于此,人们有必要重新审视早期人类的起源、迁移和扩散的经典模式。

此次发现的这批石器位于蓝田,与此前人们熟知的“蓝田人”有关系吗?朱照宇说,石器出土的类型比较相似,但因为这次没有发现人类化石,所以人类种族之间有没有联系还不好说。

这批石器还提示了其他信息。96件石器大部分位于11个古土壤层中,少量位于6个黄土层中,而古土壤层指示了暖湿气候期,黄土层指示了干冷气候期,这反映出,早期人类比较适应暖湿的气候环境。

作者还指出,这17个文化层的时间跨度长达约85万年,显示了古人类可能在210万年到130万年前曾反复地(不一定连续地)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

相关报道:科学家称首批人类两百万年前出现在中国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古生物学家在中国找到了创纪录的古代劳动工具,这证明首批我们人类的祖先早在两百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亚洲土地上。这些工具的照片和科学家们的结论被发表在《自然》杂志上。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罗宾•丹尼尔说:“我们的发现表明,现在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我们首批人类祖先离开非洲并开始在地球上定居的那段时间。”

正如格鲁吉亚德马尼西镇的发现证明,直立行走的人类大约185万年前离开非洲。他们是我们首批人类的代表,他们成功地跨越了“人类摇篮”的边界,这个边界现今按惯例认为是非洲大陆。

在中国中部商城县进行挖掘时,丹尼尔和他的同行发现,这比以前认为的发生得要早许多。

三年前古生物学家在那里遇到了一层厚厚的沉积物,这是他们不断挖掘并研究的沉积物。在其内部意外地不仅找到了古代奶牛和其它动物的头骨,而且找到了近100种各种形式和各种用途的劳动工具。

科学家们断定,大部分劳动工具是大约150万年前制造的,在人类出现之后。丹尼尔和其同行说,同时马上用六把刮刀凿,确实是更古代一些的物品,它们的年龄超过212万年。

科学家们指出,类似的发现说明德马尼西镇的人类不是亚洲最古老的居民,显然,中国的人类比格鲁吉亚的早。这是如何发生的,暂时还不清楚,但是这个发现的事实本身说明,我们的首批人类更适合亚洲寒冷的气候,而不是之前认为的那样。

相关报道:中国出土212万前石器 或成非洲以外最老古人类遗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日报网(译者 谌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7月12日报道,随着中国中部地区出土一批212万年前的石器,人类进化的故事可能需要改写。

根据英国《自然》杂志刊发的在线文章,中国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了一处新的古人类活动遗址——上陈旧石器遗址,这里出土了众多石器,包括用于制造工具的锤石,以及尖刀、刮刀等,其中年代最久远的石器要比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西亚格鲁吉亚德玛尼斯旧石器遗址——早大约27万年。科学家们还相信,上陈旧石器遗址里可能还存在年代更为久远的石器。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牵头组成的科研团队,在蓝田县发现了这处新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在《自然》杂志刊发的在线文章中,朱照宇和他的同事们详细讲述了如何利用一种名为古地磁学(专门研究地质时期地球磁场,特别是古代石块的磁力)来确定这些出土石器的年份。

文章指出,朱照宇团队在上陈旧石器遗址中的石头里发现了一种发生于大约126万年至212万年前的磁反向迹象,由此确定了出土石器的年份。朱照宇团队的发现还表明,古人类进行远距离迁徙的时间要比之前认为得要早,在这种情况下,古人类可能迁徙了1.4万公里之远。

《自然》杂志分析称,虽然上陈旧石器遗址没有出土任何古人类骸骨,但从遗址的现场条件来看,朱照宇团队的发现不太可能出错。因为遗址周边地区没有古河流遗迹,不可能因水流冲刷自然地形成遗址出土的形状各异的石头,同时目前学术界也没有提出关于石头形成的其他替代性假设。

不过,究竟是什么人制造了这些出土的石器仍然是一个谜。没有骨骼残骸,很难准确地将这些石器与北京猿人或者其他古人类联系起来。

相关报道:最早的中国人 或出现在陕西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西安晚报(庞乐):来自中国科学院等机构的研究团队,在蓝田县境内发现了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人类活动痕迹。日前,权威科技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这一科研成果。这一发现将中国的人类史向前推进了约40万年,也刷新了亚洲最古老人类活动的记录。

普遍认为,使用旧石器的远古人类史,非洲大陆要远远早于东方世界。在非洲,人们已经找到200万至300万年前的人类化石或石器。而在亚洲,当前所知最古老的人类化石来自约180万年前,出现在亚洲西部边缘地带的格鲁吉亚。

中国目前最早的古人类记录距今大约170万年,就是历史课本上的云南元谋人牙齿化石——元谋人也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而《自然》发表的,由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牵头组成的科研团队,在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旧石器遗址的科研成果或将刷新这一认知。

据介绍,蓝田上陈村的黄土坡剖面存留有其中第L5到第L28层黄土,以及与之相伴的古土壤层。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上陈遗址不断地涌现出各类人工石器制品。甚至到最底部的L28层黄土,发掘人员都找到了三块刮削器,以及石片、尖状器、尖状器碎片各一块。正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碎块,提供了百万年前古人类的生存证据。

朱照宇团队详细描述了上陈遗址发现的地层剖面S15至L28层位中82个被打击过的石头和14个未经打击的石块,这些被打击的石头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和手镐,它们都是古人类早期使用工具的证据。此外,在这个区域还发现了伴随着石核和石片工具的鹿的下颌骨断块,以及牛科动物(反刍偶蹄哺乳动物)和其它动物的骨骼化石碎片。

文章称,这一旧石器文化序列的年代主要是根据上陈地区发育良好的连续的黄土——古土壤地层剖面的鉴定以及高密度古地磁定年技术所确定的。这个地层剖面的中下部(S15至L28)有17个层位都含有人工制品。其中,石制品主要发现于潮湿温暖气候下形成的11个古土壤层中。经过测定,这17个文化层的时间跨度长达约85万年,显示了古人类可能在212万年到126万年前曾频繁(不一定连续)在此生活。

传统观点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最早离开非洲的时间大概在185万年前。而上陈旧石器遗址内石器的出现,则预示着人类212万年前可能就已经出现在了亚洲东部,这对于研究早期人类起源和迁移有着重要的意义。

相关报道:黄土高原已有古人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摄影 陈团结):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新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址——上陈遗址。在这个遗址点新发现的旧石器说明:212万年前,黄土高原已经出现了人迹。

发现这处旧石器遗址的朱照宇研究员表示,“这是东北亚目前发现的年代比较确切的最老的人类活动遗址”,这个发现非比寻常。

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古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

朱照宇是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他联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研究员和英国国家科学院院士Robin Dennell教授以及来自国内十余个单位的研究者,历经13年(2004-2017年)调查研究,在蓝田县发现了这一旧石器遗址,并将目前所见的旧石器赋存的最老地层年代测定为距今约212万年。

此前,朱照宇研究员将蓝田公王岭直立人头盖骨赋存地层年代由原来距今115万年前推至距今约163万年。而这一次发现的结果,将蓝田地区古人类活动遗迹的年代再次向前推进了约50万年,从而使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古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这一年龄比目前公认的西亚格鲁吉亚德马尼西古人类与旧石器遗址年代(距今185万年)还早27万年。相关成果7月11日在线发表在Nature(英国《自然》)杂志上。

文章详细描述了上陈遗址发现的早更新世黄土—古土壤序列的第15层古土壤(S15)至第28层黄土(L28)层位中的82个被打击过的石头和14个未经打击的石块,这些被打击的石头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和手镐,它们都是古人类早期使用工具的证据。此外,在这个区域的地质挖掘探槽中还发现了伴随着石核和石片工具的鹿的下颌骨断块,以及牛科动物(反刍偶蹄哺乳动物)和其他动物的骨骼化石碎片。

这一突破性研究成果拓展了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中国黄土-古土壤序列研究在古人类与古文化方面的新方向,并将促使人们重新审视早期古人类起源、迁移和扩散的格局。

在一个遗址点发现这么多不同时期石器全世界少见

7月12日下午,朱照宇研究员告诉华商报记者,在一个遗址点发现这么多层位(至少有17层)的黄土或古土壤都有原地埋藏的不同时期的石器,这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说明了人类是反复出现、反复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但是不是连续还不好说。根据这些证据,首次建立了一个地区的黄土古土壤和旧石器文化序列。这也证明了黄土地区对于古人类研究是一个很好的、天然的试验场,应该加大对黄土地区黄土和古土壤序列与古人类文化演进序列的研究。

他介绍,目前在这个遗址点发现的最早石器的层位年龄是212万年,这比世界上公认的185万年的格鲁吉亚的德马尼西遗址还要老27万年左右。原来人们比较公认的是,德马尼西是190万年前到180万年前人类走出非洲,走到亚洲来了,但这次发现的比它更老。这一发现从人类的演化角度来说也非常重要。

我国以前也发现了一些比较老的地点:一个是重庆的龙骨坡,已发表的论文认为年代是200多万年;湖北建始地区人类遗迹也有200多万年,而且还更老一些;还有安徽的繁昌洞穴堆积的遗迹年代又更老一些。这几个遗址都主要是洞穴沉积,溶洞沉积情况比较复杂,有洞里面塌下来的东西,也有外面冲进来的东西,还有一些化学沉积比如钟乳石、石笋、钙板层等,而且厚度不大、不太连续,在定年方面有争议。

212万年怎么确定?

主要采用黄土土层古地磁测年

这212万年是如何判断的?朱照宇研究员介绍,他们采用的测年方法,主要是根据黄土土层的古地磁测年。中国黄土古地磁测年是比较成熟的、得到国际承认的测年方法,也是国际标准认可的方法。其他方法都不适合,有的只能测年轻一些的,有的只能测有碳的,这个遗址是200多万年,目前只能用这个方法测年。黄土剖面有一些标志层,把标志层和古地磁测年结合起来进行判断,基本上不会出大的误差。“论文的结论现在已经发表了,认不认可就让人们去检验和评论吧。”

如果证实的话,是不是中国最早?朱照宇研究员说,肯定比元谋人早,比泥河湾目前公认的也早。但和刚才说的长江以南的几个比,只能说是“中国目前发现年代比较确切的最老的遗址”,或者再严格一点可以说是“东北亚目前发现年代比较确切的最老的遗址”。

从公王岭到上陈遗址直线距离仅五六公里

7月12日下午,在蓝田县公王岭蓝田猿人遗址,讲解员樊先生介绍,从公王岭到上陈遗址,直线距离仅五六公里。上陈遗址发现的旧石器最早距今212万年,蓝田猿人头盖骨距今是163万年。附近北部横岭陈家窝还出土了距今65万年的女性下颌,华胥伏羲女娲传说的年代距今12000-8000年,半坡遗址的年代距今6000年以上。这些点按着年代从远到近,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历史年代,说明关中地区有着极为深厚的历史传承。希望将来能把这几个点全部串起来,形成一条旅游线。

相关报道:探寻古人类迁徙之谜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华社(张家伟):地球从当初大部分地方近乎渺无人烟,到后来各地不同人群开枝散叶,这个过程从何时开始?这一扩散路线又如何延伸出去?为回答这些问题,研究人员长期以来通过多种考古手段在世界各地寻找古人类留下的蛛丝马迹,以便一窥当年他们迁徙、发展的历史。

学术界一个主要观点认为,直立人的出现是古人类进化中一个标志性事件。虽然直立人早已灭绝,也不是现代人类(智人)的直接祖先,但已具备了直立行走、制造工具和使用火的能力,这让他们有了更强的适应性,可以走出非洲扩散到更广阔的地区。

经过多年努力,研究人员已在亚洲和欧洲发现了一部分与这些古人类有关的遗址,其中包括此前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和中国境内发现的直立人化石。但从年代来说,目前学术界公认的、迄今最早的非洲以外古人类证据,来自格鲁吉亚的德马尼西遗址。这处区域中发掘出了与直立人类似的古人类化石以及他们使用的工具,可以追溯到距今约185万年。不过,毕竟年代相隔遥远,对此也存在不同的学术见解,研究人员还需要更多证据来判断古人类的迁徙和演化。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的学者约翰·卡佩尔曼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某个物种如果在一个地区曾大量繁殖,通常很容易发现它们的化石残骸,但由于古人类的人群可能本身就很稀少,相关的化石残骸往往就比较少见。

这次由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领衔团队完成的考古新发现,有望给学术界对早期古人类起源、迁移和扩散的格局带来新启示。他们在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了一处新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即上陈旧石器遗址。分析结果显示,上陈旧石器遗址的年代比德马尼西遗址还早27万年,只是目前还没有直接的化石证据确认其中的古人类就是直立人。

朱照宇接受新华社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世界上古人类存在的证据应该有两个主要方面,一是古人类遗体的化石;一是古人类制造和使用的工具(如旧石器等)。任何一个都可以证明古人类活动的存在。当然,一处遗址两个证据都存在就最好,但是运气不总是那么好。所以,世界上目前发现的石器地点多(石器不容易风化),人类化石点少。”

据团队介绍,他们主要围绕在上陈地区发现的出露良好、层位连续的风成黄土-古土壤剖面来开展,主要基于黄土-古土壤地层学、沉积学、矿物学、地球化学、岩石磁学,以及古地磁年代测定等研究方法,使用了数千组数据,建立了黄土-古土壤序列和古地磁地层序列。

研究人员在其中的多个原生地层中陆续发现了就地埋藏的石器,包括82件已加工和14件未加工的石头,有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钻孔器和石锤等。团队认为它们是旧石器早期的产物。

卡佩尔曼评价说,这些旧石器工具形态上都很简单,它们展现的特征与此前在非洲发掘的、年代相近的工具非常接近。

团队还根据上陈遗址一系列的旧石器层位,首次建立了一个黄土高原南部早更新世“黄土-古土壤-旧石器文化层序列”框架,证明了这段时期古人类在蓝田地区反复出现,但是否连续出现尚待研究。

朱照宇说:“在黄土发育的冰期古人类是否离开了此地?如果全部离开那就是‘不连续的’,而没有离开或者是部分离开、部分留下,那就可能是‘连续的’,我们目前还没有达到使用‘统计学’的方法来谈这个‘是否连续’问题。这个问题的证实或者证伪,对于古人类演化、分散和迁徙过程中,气候环境变化与人类行为和适应能力变化的科学问题是息息相关的。”

相关报道:陕西蓝田发现东北亚最早人类活动遗址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网(陆航):北京时间7月12日,《自然》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研究员领导的科研团队在黄土高原旧石器时代考古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约212万年前以来古人类出现并生活在中国黄土高原。他们在陕西蓝田县境内上陈旧石器遗址发现了迄今为止东北亚最早的人类活动痕迹。

传统观点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人类最早离开非洲的时间大概在185万年前。而上陈旧石器遗址发现的最古老石器的年龄表明,预示着人类212万年前可能就已经出现在了亚洲东部,这一新发现对研究早期人类起源、迁移等有着重要的意义。

上陈旧石器遗址位于蓝田县城20公里的玉山镇上陈村一组西南的沟道内,当地村民称其为“北沟”。这里地处当年发现“蓝田猿人”的公王岭附近。12日下午,村委会主任张可强告诉记者,这些年他们村的一组和三组很多村民都参与了挖掘。

该项研究由来自国内外11家单位的11名学者共同参与,其中有英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埃克塞特大学的Robin Dennell教授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黄慰文研究员。论文标题为《古人类约在210万年前占据黄土高原》。文章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朱照宇研究员告诉记者:“我们的研究确认了上陈遗址最早的古人类活动遗迹约在212万年前,比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德马尼斯古人类遗址要早27万年。”该科研团队经过对底层和出土石器进行测定,推测这里的远古先民,生活的年代大约在126万年到212万年之间,极有可能是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并超越西亚格鲁吉亚德玛尼斯旧石器遗址年代,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上陈遗址在很大程度上存在持续性的人工制品文化层序列,时间可追溯至约210万到130万年前。

朱照宇研究员介绍,他们采用的测年方法,主要是根据黄土土层的古地磁测年。朱照宇说,在一个遗址点发现这么多层位(至少有17层)的黄土或古土壤都有原地埋藏的不同时期的石器,这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说明了人类是反复出现、反复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但是不是连续还不好说。根据这些证据,首次建立了一个地区的黄土古土壤和旧石器文化序列。这也证明了黄土地区对于古人类研究是一个很好的、天然的试验场,应该加大对黄土地区黄土和古土壤序列与古人类文化演进序列的研究。

由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牵头,联合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海海洋研究所、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以及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内外十余个合作机构,在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进行了历时约14年的考察与地质发掘工作,最终发现了这一遗址。这一突破性研究成果拓展了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中国黄土-古土壤序列研究在古人类与古文化方面的新方向,并将促使人们重新审视早期古人类起源、迁移和扩散的格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