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有庞克头的极危“摇滚猪”——卷毛野猪

公卷毛野猪(Visayan warty pig)每年都会长出让母猪难以抗拒的松软鬃毛。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公卷毛野猪(Visayan warty pig)每年都会长出让母猪难以抗拒的松软鬃毛。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这是卷毛野猪的内格罗斯亚种。 母猪一年会产下二到三只猪崽。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

这是卷毛野猪的内格罗斯亚种。 母猪一年会产下二到三只猪崽。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HRISTINE DELL'AMORE 编译:曾柏谚):若一切顺利,这种特别罕见的野猪,将能顶着摇滚明星的发型重返自然。

卷毛野猪(Visayan warty pig)在野外的族群大小不得而知,但这种以雄性独特的庞克发型闻名的野猪,仅有约300头的圈养数量。 原本卷毛野猪生活在菲律宾西维萨亚斯群岛(West Visayas Islands)六座岛屿上的蓊郁雨林中,而今严重濒危的牠却仅存于班乃岛(Panay Island)与内格罗斯岛(Negros Island)的局部区域。

西维萨亚斯群岛上有价值的硬木在1970到1980年代间几乎砍伐殆尽,班乃岛上的物种栖地在这般蹂躏下缩减至不到原有的8%,内格罗斯岛更是连4%都不到。 而世上稀有程度仅次于爪哇疣猪(Bawean warty pig)与姬猪(pygmy hog)的卷毛野猪,数量更因此下滑至100出头。

好在卷毛野猪的人工繁殖状况良好,目前全球动物园与其他机构正以「重新引入野外」为目标,养育着卷毛野猪们。 事实上据菲律宾非营利保育团体塔拉克基金会(Talarak Foundation, Inc)会长费尔南多. 迪诺. 古铁雷斯(Fernando “Dino” Gutierrez)表示,今年稍早已有部分卷毛野猪野放回在菲律宾精心挑选的地点。 该基金会的两个繁殖中心饲养了含卷毛野猪内格罗斯亚种(Sus cebifrons negrinus)在内总计60头野猪。 他说道:「这些猪比起20年前表现得更好了。 (要是任其自然发展下去),牠们铁定能卷土重来的。 」

卷毛野猪在环境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牠们既是猎食者的食物,也是森林的再生产者。 古铁雷斯解释,卷毛野猪觅食时的翻拱为森林松了土,同时吃下对鸟类而言过大的落果,并透过排遗到处播种。

「猪」丁兴旺

在重返野外的筹备工作中,古铁雷斯与同事调查了班乃岛与内格罗斯岛上的三个国家公园,近年来这里次生林的覆盖率有所提升。

除了寻找适合重新引入的栖地外,研究团队为了确认是否有其他族群需要猪口增援,也在搜索着这种约60公分长的邋遢风杂食动物。 通常牠们以家族为行动单位,几只母猪会带着许多小猪一起行动;公猪们领域性较为强烈,则偏好独来独往。

英国切斯特动物园(Chester Zoo)东南亚田野计划的统筹长乔安娜. 罗德–玛勒果诺(Johanna Rode-Margono)提醒道:「我们的目标是让卷毛野猪重返因盗猎而绝迹之处,以及补充(现存的)族群们。 」该动物园除收容着一家子卷毛野猪,更提供塔拉克基金会的繁殖中心协助。

她还补充说:「万一存续地区爆发疾病,人工繁殖的卷毛野猪也可作为『保险族群』。 」 于此之际,传播卷毛野猪的「福音」也是归野工作的一部分。

为了达成目的,古铁雷斯定期造访当地社群并与孩童沟通。 对他而言这件事再切身不过了:古铁雷斯在内格罗斯岛长大,并曾见过父母与祖父母猎捕卷毛野猪,他说:「目睹这一切再看着牠们消失,促使我想守护在这座岛上我们拥有的东西。 」

尽管卷毛野猪在近来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但古铁雷斯表示农人依旧会杀死被逮到侵袭作物的猪只;即便在政府的严厉惩处盗猎行为之下,卷毛野猪肉仍为鲜美野味。

古铁雷斯追加一句:「牠们也能与家猪杂交,最终可能导致这个物种消亡。 」

「拍摄结束」

国家地理摄影家乔. 沙托瑞(Joel Sartore)的「影像方舟」(Photo Ark)摄影计划,近期在许多地方拍摄卷毛野猪,也提升了这个物种的关注度。

2018年的时候,沙托瑞就在塔拉克基金会于内格罗斯岛森林公园上的繁殖机构中,用镜头捕捉到了几只正依偎着牠们的母亲卷毛野猪宝宝。

沙托瑞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包含这些卷毛野猪在内),大部分的猪拍起来都差不多。 只要没感到威胁──特别是有好好招待牠们一下,牠们真的很酷。 」

「所以关键就在不要有突然、恐怖的动作或大音量,再加上充足的食物。 一旦食物吃光,拍摄也就结束了。 」

沙托瑞在2017年的爱达荷博伊西动物园(Zoo Boise),幸运拍到一头公猪在卖弄牠特有的鬃毛,这种用来吸引雌性的鬃毛可是繁殖季才有呢! 至于牠们脸上明显的疣或许能在与其他公猪搏斗时用来保护脸部。

不过是头猪?

身兼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野猪专家组共同主席的罗德–玛勒果诺说道,让猪学专家很错愕的是,一般人对已知17种野猪物种的印象要不是「丑东西」,要不就是与盘中的培根没什么差别。

她说道:「我们对人们认为『不过是头猪』的想法感到遗憾。 这些猪与其他大型尤物依样值得关注。 」

古铁雷斯认为:「每一个物种都有权利在野外生活并保有牠们的栖息地。 」

特别是顶着时髦发型的家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