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DNA研究让喜马拉雅山“骷髅之湖”路普康湖谜团更加扑朔迷离

DNA研究让喜马拉雅山“骷髅之湖”路普康湖谜团更加扑朔迷离

DNA研究让喜马拉雅山“骷髅之湖”路普康湖谜团更加扑朔迷离

DNA研究让喜马拉雅山“骷髅之湖”路普康湖谜团更加扑朔迷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RISTIN ROMEY 编译:石颐珊):喜马拉雅山路普康湖(Roopkund Lake)畔的上百具人骨属于1000多年前死于一场风暴的朝圣者们──至少学者曾经这么想。

遥远的路普康湖(Roopkund Lake)座落于印度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高处,这里有着考古学史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谜团之一:多达800具人骨。 最近在一篇8月下旬刊登于《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的研究试图拆解在「骷髅之湖」究竟发生了什么是──然而结果却让谜团不减反增。

2000年代初期,初步的DNA研究认为路普康湖畔的亡者有南亚祖源,而遗址周围的放射性碳定年结果则落在公元800年前后,显示他们全都死于单一事件。

现在来自38组遗骸的全套基因组分析结果却颠覆了上述故事。 新结果显示,路普康湖畔有23人具有南亚祖源,他们在7至10世纪之间的单一或多重事件中死亡。 但路普康湖的骨骸还包含另外一群14名罹难者,他们死亡时间晚了近1000年──可能死于单一事件。

和较早的南亚遗骨不同的是,路普康湖畔较晚的人群有着与地中海地区相系的基因祖源——切确说来是希腊和克里特岛(Crete)。 (另外有一名个体和这群地中海人同时死亡,但是他有东亚祖源。 )所有被检测的个体之间都没有亲属关系,而且额外的同位素研究证实南亚与地中海人群有不同的饮食习惯。

为什么路普康湖畔会出现地中海人群,他们又是如何迎来人生终局的? 研究人员不知道也无从猜测。

「我们已经试过解答路普康湖骸骨所有可能的基因祖源来源,但是依然无法解答地中海地区居民为何会旅行到这座湖和他们在这里做些什么,」研究共同作者尼拉杰. 瑞伊(Nirag Rai)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他是一名考古学家,任职于印度勒克瑙(Lucknow)的比尔巴. 萨尼古科学研究所(Birbal Sahni Institute of Palaeosciences)。

「惊悚场景」

就连专业人员也会被路普康湖的诡异程度击败。 1950年代,一名探险家向一个印度电台形容这个遗址是「惊悚的场景,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而数十年来,许多学者都尝试过解答路普康湖畔的男女究竟是谁以及他们为何死亡。

这些人的死因始终成谜。 战争不大可能是死因:遗骨男女皆有,且未曾发现过武器或暴力争斗的痕迹。 罹难者过世时都很健康,因此也能排除大规模流行病。

不过,如果当地有首民谣记录着罹难者如何陨落,情况又会如何呢? 那首歌描述一支进行Raj Jat──该区域每12年举行一次以敬拜女神楠达德维(Nanda Devi)的朝圣之旅──的王室队伍因为让女孩跳舞而玷污了圣域。 作为响应,愤怒的楠达德维从天上扔下「铁球」击毁这支队伍。

有一种诱人的可能性是路普康湖罹难者都是朝圣者,他们在Raj Jat途中受困于强烈雹暴而死去。 尸骨中有发现一种朝圣队伍使用的阳伞,而且部分个体的颅骨有着未愈合的损伤,这或许是大型雹暴的迹象,也就是歌谣中的致命「铁球」。

为了探索这个情境与其他猜测是否可能发生,一支国际研究团队对路普康湖遗骸进行了基因组分析。 团队并未默认路普康湖畔的人群可能是谁,然而印度侧喜马拉雅山高处出现地中海祖源的迹象依然让人惊讶。

「我们实际上取回DNA的时候,事情超级明显,这些人里面有些并没有典型的南亚祖源,」艾德因. 哈尔尼(éadaoin Harney)说道,他是研究共同作者,也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有机与演化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 「这绝对不是我们预期看到的东西。 」

这群地中海人是不是远道来参加Raj Jat并且在湖畔停留够久才在这里遇上他们的末日呢? 威廉. 萨克斯(William Sax),海德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人类学系系主任与Raj Jat朝圣专书作者,说这种情境「完全不合理。 」

萨克斯去过这座湖三次,最近一次是2004年为了国家地理的电视节目而去,他说当代的朝圣者其实不大在意这座湖。

「朝圣者会在攀登途中路过路普康湖,因为前方还有很远的路程,所以他们有时候会稍作停留并简单表示敬意──这里并不是,也从来不是朝圣之旅非常重要的部分,」他说。 「这算是黑暗又肮脏的地方,你只会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前进。 」

研究人员计划将继续拆解路普康湖的谜团:瑞伊说下一年会有另一支远征队前往这座湖,研究与遗骨相关的器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