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美国研究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 武汉也不一定就是起源地

新冠病毒与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相当类似

新冠病毒与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相当类似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陈亭伃):新冠病毒威力、传染力强大,对于人体肺部有严重的破坏力,对此世界各地的医学单位、专家无不想找出病毒的源头宿主、或是能够抑制新冠病毒的方式。根据最新的美国研究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甚至中国武汉也不一定就是起源地。

根据《全球健康资讯网》报导,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杜兰大学的研究者盖瑞(Robert F. Garry)在论文中指出,冠状病毒是一大种类病毒,其中包括SARS、MERS都属相关类型病毒;而加州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免疫学及微生物副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则指出,根据过去已知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数据,可以证明新冠病毒是透过自然产生的。

专家们驳斥网路上的阴谋论,更认为需要透过团队研究来研究新冠病毒的起源。专家分析了新冠肺炎的刺突蛋白,以及人的ACE2分子特征,认为新冠病毒应为大自然产生的结果,并非基因工程的产物,甚至在蝙蝠、穿山甲身上找到许多类似病毒。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则表示,「研究证明新冠病毒来自于大自然,确实很有可能。」

然而蝙蝠与人类目前尚未出现直接传播的案例,因此专家人为中间可能存在宿主作为传播媒介。另外也有人提出,新冠病毒的非致病性版本病毒,在进入人体之后,经过变异导致现在的致病状态,甚至可能早在许久前就出现「弱版新冠病毒」只是并未变异爆发。

相关报道:最新研究指新冠肺炎早期案例不都出于华南海鲜市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人民日报:当地时间2020年3月27日,悉尼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医学科学学院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Holmes)教授和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张永振教授联合在《细胞》(CELL)杂志上发表一篇评论“A Genomic Perspective on the Origin and Emergence of SARS-CoV-2”。

该评论通过系统梳理目前所知的各项研究中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出现的基因组数据后,就现有成果总结认为:“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上采集的‘环境样本’的基因组序列现已被获取,据进化分析显示,它们与从武汉最早的病人身上采集的病毒非常接近”。但霍尔姆斯教授和张永振教授同时指出,由于“并非所有的早期COVID19案例都与该市场有关,因此病毒源头可能比最初猜测的更复杂”。该评论认为,尚不清楚样本是否来自经过市场的感染者还是源自该地点的动物。但对该市场目前已经缺少明显直接的动物采样,这意味着做出判断将很困难。

张永振教授团队是世界上最早发布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的研究团队。在全球6000多种病毒中,张永振团队就发现了2000多种。他所在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团队在2020年1月5日凌晨就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一名病人身上送检的标本中检测出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11日发布,团队在《病毒学组织》网站发布了所获得的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而另一位参与该文的学者、来自悉尼大学的霍尔姆斯教授则是一名进化病毒学方面的专家,他致力于持续与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密切合作,以解开引发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遗传密码,追溯它的起源,从而帮助其他科学家寻找有效疫苗。他们的工作还将有助于监测和预防其它可能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体内的病毒,引发“人畜共通传染病”。

目前为止,霍尔姆斯已经与其他学者合著了四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论文,其中包括两篇最早对这种病毒的描述(分别发表在《自然》和《柳叶刀》等杂志上)。这周,他又发表了两篇新论文。《自然》杂志在经过同行评审后,于本周四(3月26日)提前发表了其中一篇论文,确认了一种来自中国南部地区马来亚穿山甲所携带的病毒与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类似。因此推论穿山甲可能是新出现的人类病毒的中间宿主。作者呼吁应禁止这些动物和其它动物在菜市场流通,以防止人畜共通传染病传播给人类。管轶为该文通讯作者,而霍尔姆斯教授是作者中唯一一位非中国籍的学者。

就在上周,《自然医学》杂志也发表了霍尔姆斯教授与加州拉荷亚Scripps研究所、爱丁堡大学等科学家们共同撰写的论文。该文通过对基因组数据的比较分析指出,新型冠状病毒不是实验室产物,也不是一种被故意操纵的病毒,从而否认了那些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生物制剂的猜测。根据Altmetric公司的数据,这篇论文迅速成为有史以来排名最高的学术研究。“这充分表明了全球对这一话题的关注”霍尔姆斯教授指出。

最新这篇文章,结合科学研究成果,也结合时下很多认知进行了评点,为学术研究和大众关切问题架起了一座桥梁。“了解新型冠状病毒转移到人类身上的进化途径,不仅有助于我们对抗当前的疫情,而且能帮助我们辨别来自其它物种的冠状病毒的威胁。该论文便是解决这一难题的重要组成部分。”

该文章总结道,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成为人类第5种地方性冠状病毒。“冠状病毒显然有能力跨越物种界限,适应新的宿主,这让我们更直接的预测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冠状病毒”。因此人类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帮助制定公共卫生政策,以应对类似病毒的出现。

该文指出,政策和其它相关措施有助于防止其它冠状病毒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这包括:

1、监测多种哺乳类动物的冠状病毒。众所周知,蝙蝠携带许多冠状病毒,我们对其它物种携带这些病毒以及哪些病毒有可能出现在人类身上知之甚少。

2、加强打击非法贩卖野生动物的行动。

3、禁止菜市场销售哺乳动物或鸟类野生动物。

“显然野生动物体内含有很多冠状病毒,这些病毒有可能感染人体。这次疫情爆发的一个重要教训是:人类必须减少与野生动物的接触,例如禁止野生动物贸易。”霍尔姆斯教授说道。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