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冰人奥茨”出土30年后,我们对他了解多少?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ENNIFER PINKOWSKI 编译:石颐珊):这位「欧洲最知名木乃伊」在5000年前的阿尔卑斯山区遭到谋害;他的遗骸持续提供新石器时代的生活细节,以及对现代人健康的洞见。

30年前的9月,欧洲最知名的木乃伊以面朝下的姿势从冰封中出世。他被发现的地点是奥地利与义大利交界的奥茨塔尔阿尔卑斯山脉(Ötztal Alps)海拔约3000公尺处的一座湖边。

奥茨的遗体经过超过5000年的日晒、风干与零下温度自然保存,形成皮革般的质地,很快就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与无数书籍和纪录片的主题,甚至有一部剧情电影旨在重建他在新石器欧洲的生活与非命之死。

现在奥茨由义大利波札诺的南洛提尔考古学博物馆(South Tyrol Museum of Archaeology)研究人员悉心照料,他干瘪的身体被保存在一个恒温摄氏零下6度的特制冷箱之中。一年有四到五次,研究人员会朝他的遗体喷无菌水,制造出一层具有保护作用的结冰「外骨骼」,以确保他维持在「湿木乃伊」(自然保存在潮湿而非干燥环境中的木乃伊)的状态。

一年平均有30万名游客为了奥茨而造访波札诺,透过厚重的玻璃窗望进这位古老冰人的寒霜房间并且为之惊叹。奥茨也同样受到科学家欢迎,他们乐于把握研究奥茨的难得机会,毕竟这位遗体保存状态极佳的男子生活的年代远早于欧洲第一座城市兴起,甚至比埃及第一座金字塔诞生的时间更早。

「我认为奥茨是世界上有史以来被研究得最彻底的人类。」法医病理学家奥利弗.佩谢(Oliver Peschel)说,他主要在慕尼黑做研究,并且负责奥茨的保存工作。

关于冰人的生与死,以下除了整理出30年来的研究收获,也要来检视看看这具珍贵的遗体能否在未来透露更多线索。

奥茨是谁?

奥茨身形精瘦短小(157.5公分),过世时大约46岁。他是左撇子,穿美规8号男鞋。他的眼睛依然保存在眼窝之中,长久以来人们都认为他有着蓝色眼珠,但是基因分析的结果却不同。 「我们可以证明他有着棕色眼睛和深棕色头发,还有典型的地中海肤色。」亚伯特.辛克(Albert Zink)说。他是波札诺EURAC木乃伊研究中心(EURAC Institute of Mummy Studies)的负责人,许多奥茨的主要研究由他们完成。

这位冰人血型为O型,乳糖不耐,罕见的基因缺陷使得他的第12对肋骨无法生成。他受蛀牙、肠道寄生虫、莱姆病,以及膝盖、髋关节、肩膀及背痛所苦。他身上的61处刺青对应到他骨骼与关节磨损或曾经撕裂的位置(也可对应到当代针灸的位置)。奥茨在人生中曾经断过几根肋骨与鼻梁,他指甲上的水平凹槽显示他在死前数个月内反覆承受身体压力──起因可能是营养不良。他有易发生动脉硬化的基因,而电脑断层扫描确认了他是世上已知最早的心脏病病例。

根据碳定年结果,奥茨大约生活在5200年以前(公元前3350至3110年之间)。

谁是他的族人?

根据奥茨的DNA表征,他属于一批新石器时代的农人,这个人群在8000至6000年前穿过安纳托利亚高原(当代土耳其),移民至欧洲,取代了欧洲旧石器时代的采集狩猎人群。他的母系基因已经不存在于现代人口之中,但是他的父系血统依然存在于地中海岛屿人群之中,尤其是萨丁尼亚。

他的穿着

奥茨被发现时只穿着一只鞋,不过之后人们陆续在发现地周围找到他的随身物品。他的绑腿和两件大衣(一件较轻,一件较重)由当地绵羊和山羊的皮革组合制成。他的鞋子里塞着野草,以原牛(auroch)皮革为鞋带。他的帽子由棕熊毛皮制成。

他的随身物品

冰人在穿越奥茨塔尔阿尔卑斯山脉时,背着一个有木制骨架的背包和鹿皮箭袋,袋内20支箭杆中只有两只有箭头。为了让他的燧石匕首保持锋利,他带着一个以椴木与火烤硬化过的鹿角所制成的工具。他还有一个以白桦树皮打造的容器,里面装着由新鲜枫叶包裹的闷烧木炭,让奥茨能够快速生火。直到今日,仍有类似的容器在当地制造。

最重要的物品之一是奥茨耀眼的铜斧。这枚以牛皮与桦焦油固定在紫杉斧柄的刀锋是以99.7%的纯铜在铸模中铸造而成。这在当时是极其贵重的物品,且铜斧的发现将欧洲铜器时代的开始往前推进了约1000年。

他的最后一餐

奥茨在死前几小时吃了丰盛的一餐,内容包括单粒小麦、红鹿,与羱羊。研究人员花了18年才在2009年以电脑断层扫描辨识出他的胃,因为他的胃已经位移到肋骨下方下肺叶的位置。

他的死亡

他右手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的一道切口显示奥茨死前数天曾经被刺伤。这是积极防御导致的伤口,意即他可能试图抓住刺向他的刀锋。伤口还在愈合中,他就再度遭到攻击,一支箭射中了他左后肩的动脉。他可能有时间坐下并且试图拔出箭头,但是他大概在数分钟以内就失血致死,还来不及碰到那支箭。

这位冰人的脑部曾大量失血,然而专家对出血原因没有共识。有人对他的头使出致命一击吗?他是否跌倒且在岩石上撞到头?佩谢说他没有看到足够支持这些情景的证据。

奥茨如何变成天然木乃伊

根据分析花粉和他随身携带的枫叶,科学家得知奥茨死于初夏。有一派理论假定温暖的夏风将他风干。然而佩谢说将冰人保存下来的势必是高山隘口的严寒温度,因为他的大脑没有像一般情形那样,在死后数天内与其他器官一起液化,而是快速结冰,因此以脱水状态保存下来。

他肠胃中的资讯

虽然奥茨相关研究已累计了数百篇,还有许多新研究正在进行中。既然木乃伊研究中心已经完成了奥茨的基因体定序,现在他们正在分析他的肠道微生物群落基因。 「我们想了解住在他肠胃中的整个细菌群落」,辛克说。

人体肠道菌丛的多样性似乎关系着我们的健康,所以研究人员热切地想要了解奥茨的菌丛组成。特伦托大学正在进行一项涉及奥茨与6500名现代人的研究,其中一个早期发现显示,冰人体内有四株普雷沃氏菌(Prevotella copri)中的三株,而在世界各地的原住民肠道中也都有数株这种菌。相较之下只有30%的现代西方人带有普雷沃氏菌,而且都只有一株;这往往会造成「一菌独大」的状况并降低菌丛多样性。

另一项发现是奥茨肠道中有幽门螺旋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现在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带有这种菌,十分之一的人会因此承受严重或致命的健康后果。现在欧洲主要的幽门杆菌株来自亚洲与非洲菌株的混合。奥茨的幽门杆菌几乎完全是亚洲菌株,显示非洲菌株在他死后才抵达欧洲。这个发现对幽门杆菌的争议有意义,争论点在于幽门杆菌是否为肠道菌丛中的天然成员,或一旦辨识出幽门杆菌就必须投以抗生素。

另一篇关于奥茨肠道菌丛的研究找到了产气荚膜杆菌(Clostridium perfringens)的致病性先祖;今日的产气荚膜杆菌是常见的食物中毒肇因。

更好、更绿的奥茨

波札诺市计画在未来数年内兴建一座新的考古学博物馆,用来收藏奥茨和丰富的洛提尔文物。他们也希望能改善这个用了22年的遗体冷箱系统的能源效率。 (还有另一座备用冷箱,以防主要使用的这座故障。)

模拟自然

为了更加了解保存奥茨超过5000年的自然作用──尤其是与各种自然与天候因素的接触,以及微生物的作用──木乃伊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正在分析自然保存下来的臆羚遗体,这是羊亚科的一种动物,2020年夏天在和奥茨同样的区域找到。虽然这具遗体只有几百年之久,它的保存状态与冰人相似,而科学家正在实验以不同的温度及湿度存放这只动物的遗体,以求更加了解这些因素对于保存的影响。他们也在研究遗骸以内及以外的微生物群落。 「我们知道有些细菌和真菌能在寒冷温度下存活,所以如果你调整一些变因,他们可能会再次生长。」辛克说。

不可预知的2050年研究光景

科技的进步非常有可能将是解密奥茨的关键。他5000岁的基因组在2012年被解开,当时次世代基因定序技术正变得普遍且费用降低。但即便是那时,辛克说他也未曾期待过某一天研究人员能够重建冰人的微生物群落。 「这些方法发展得如此之快,而且我们现在握有更多资料。」他惊叹道。

未来的研究将聚焦于奥茨的身体机能,包括蛋白质、脂质,与在身体组织中发现的酶,其中可能蕴含他的免疫系统相关资讯。然而至少目前为止,古老样本的蛋白质分析依然非常复杂。

与此同时,奥茨的照护人必须小心维持平衡,确保他能获得研究,但同时研究又不会太具有侵入性或太频繁。每年博物馆都会收到十至15次研究奥茨的申请。一个由来自数所大学与馆方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负责审核各个申请。他们每年取一次表层样本以进行微生物调查。他们很少将奥茨解冻,上一次解冻发生在2019年。

「我们完全不知道2050年的科学家会有什么样的研究方法,」佩谢说:「让奥茨维持在最佳状态是相当有意义的,如此一来未来20-30年都能继续研究他。」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奥茨 冰人 木乃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