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美国国家地理:走进浮游生物的显微异世界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种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单细胞藻类,通常都长在海草上。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种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单细胞藻类,通常都长在海草上。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一只携带着胚胎的金鱼蚤属(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一只携带着胚胎的金鱼蚤属(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胶刺藻属(Gloeotrichia)的蓝绿菌(Cyanobacteria)对某些淡水生物来说是有毒的。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胶刺藻属(Gloeotrichia)的蓝绿菌(Cyanobacteria)对某些淡水生物来说是有毒的。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SON BITTEL 编译:钟慧元):缩小灯准备好,一起栽入浮游生物的显微异世界吧!这些微小动植物制造出我们呼吸的绝大部分氧气──这部新片将带我们细细品味它们的美。

在地球上任何角落舀起一杯水,都能发现奇特、迷人,名为浮游生物(的小生物。从色彩鲜艳的小点点,到长着触手和大眼睛的迷你小怪物,不管是海水还是淡水,每一滴H2O里面,都挤满了多数人从未见过的细微小生物。

过去三年来,尼德兰电影制作人兼摄影师阳.范艾克(Jan Van IJken)立志照亮这个看不见的世界之美。范艾克走遍尼德兰,在各处水体挥动他的浮游生物收集网,再用缩时摄影或影片捕捉这些在显微镜玻片上的细微珍宝。

「浮游生物多样得不可思议,数量也大到不可思议。」范艾克说,他刚在11月17日释出了一部新的艺术电影,名为《浮游世界》(Planktonium)。 「每次抛出网子找到的东西,都够我忙上好几个星期。」

所有浮游生物都可以区分为基本的两大类:属于植物的浮游植物;

还有浮游动物,例如头部附近配有纤毛「转轮」的轮虫(rotifers)之类的娇小动物。

理论上来说,任何动物,只要是自由漂浮的──因此无法控制自己的航向──都可以算是浮游生物(plankton),这个字在古希腊文中是「漂浮者」或「漫游者」的意思。也就是说,浮游生物可能是小如白血球的单细胞生物,也可能是长达36.5公尺的狮鬃水母(lion’s mane jellyfish)。

为什么浮游生物需要好好做点公关,是有原因的:专家说,它们对地球诸多生态系的健康非常重要。

浮游动物透过光合作用制造了大量氧气,就跟地球上所有植物制造出来的一样多。 「我们呼吸的氧气,约有50%是由浮游植物制造出来的,」英国海洋生物学会的资深浮游生物分析师玛丽安伍顿(Marianne Wootton)说。 「所以,每一口呼吸,都是浮游生物之呼吸。」

而在另一方面,浮游植物会消耗二氧化碳,是重要的碳汇,可吸收造成气候变迁最主要的温室气体,伍顿说。

「它们真的是无名英雄,不只是海洋的无名英雄,也是地球的无名英雄。」伍顿说。

由下而上的浮游生物

浮游生物同时也是海洋食物链的基础,特别是鲸鱼等海洋哺乳类的猎物,有些鲸鱼、像是蓝鲸,每天可以吃掉16吨的浮游生物。以任何海洋动物为例,就说海獭好了,浮游生物都无庸置疑地参与了它们的生活。

海獭喜欢吃淡菜、而淡菜吃浮游生物。但是淡菜在生命周期的早期,也被认为是浮游生物。 「所以,没有浮游生物、就没有海獭,就是这么简单。」伍顿说。

基于同样的理由,爱吃海鲜的人更应该多多关注浮游生物,路易斯安那大学拉法叶分校的生物海洋学家凯莉.罗宾森(Kelly Robinson)说。

「大家都爱吃鲔鱼和螃蟹,」罗宾森说:「欸,当它们还是小宝宝的时候,也都是属于这个名为浮游生物的显微族群。」

「我们需要了解浮游生物如何作用,这样才能继续保有这些我们爱抓爱吃的。」她说。为了做到这点,罗宾森正在研究像圣婴现象之类的长期及短期气候变化,跟浮游生物的爆发潮有什么关系,因为浮游生物爆发会直接影响到水母的族群。

当个浮游生物布道家

因为浮游生物让范艾克联想到像异形那样的生物,因此他也把自己的电影拍得像太空漫游一样,让一连串超现实的影像在黑色的背景上移动。

范艾克也承认,他完全是以艺术家手法拍摄这部影片,但一路走来,他也变得有点像是浮游生物布道家了。

「当我带着网子出门的时候,人家看到我总是会问说,你在干嘛?」他说:「我就会说,我在拍一部关于浮游生物的电影。人家就会说,浮游生物?什么是浮游生物?」

当然啰,范艾克非常乐意解说一番。

「这好特别喔」

虽说浮游生物对地球无比重要,但就算是浮游生物专家,也不常有机会看到像范艾克的电影呈现出的那些细节。因为大部分的科学家会把他们的标本加以固定并保存,而这就得先杀死它们。

在影片的某一段,可以看到一只水蚤生出一群已经完全成形的透明幼体。

「哇,欧!」

在视讯会议中播放这部影片的时候,伍顿惊呼连连。 「我们的活样本里面有这些小家伙,但我从来没看过它们生小孩。这好特别喔。」

罗宾森指出,如果这部影片能纳入物种辨识资讯、或多解释一些,告诉观赏者他们看到的是什么,那就更好了。但她说这部影片「拍得非常好,」并补充说她可能会把《浮游世界》用在教学上。

伍顿也同意,这部影片能启发下一代的浮游生物科学家。

「引起大众的兴趣是很重要的,」她说:「浮游生物的世界是个美丽的世界。很迷人,很奇特,而最重要的是,我们也还不了解。」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浮游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