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探险家深入喜马拉雅群山寻找雪怪60年,最后找到了什么?

   艾瑞克.西普顿在1951年发现了这个「可憎的雪人」脚印,拍了一张照片。他把冰斧放在旁边当比例尺。 PHOTOGRAPH BY TOPICAL PRESS AGE

艾瑞克.西普顿在1951年发现了这个「可憎的雪人」脚印,拍了一张照片。他把冰斧放在旁边当比例尺。 PHOTOGRAPH BY TOPICAL PRESS AGENCY, GETTY

札姆朗峰(又称钦琅山)俯瞰着尼泊尔的马卡鲁-巴朗国家公园(Makalu-Barun National Park)。丹尼尔.泰勒因为寻找雪怪而探索了这片地区,之后

札姆朗峰(又称钦琅山)俯瞰着尼泊尔的马卡鲁-巴朗国家公园(Makalu-Barun National Park)。丹尼尔.泰勒因为寻找雪怪而探索了这片地区,之后更协助设立这座国家公园。 PHOTOGRAPH BY COLIN MONTEATH, HH, MINDEN PICTURE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雪怪:神秘动物生态学》的封面 PHOTOGRAPH COURTESY O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雪怪:神秘动物生态学》的封面 PHOTOGRAPH COURTESY O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丹尼尔.泰勒相信,雪怪足迹是亚洲黑熊留下来的,也就是照片中这只在印度亚美达巴得的卡姆拉内胡鲁动物园(Kamla Nehru Zoological Garden)

丹尼尔.泰勒相信,雪怪足迹是亚洲黑熊留下来的,也就是照片中这只在印度亚美达巴得的卡姆拉内胡鲁动物园(Kamla Nehru Zoological Garden)拍到的动物。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赛门.沃若 编译:钟慧元):探险家深入群山寻找雪怪60年,最后找到了什么?而且这名探险家还意外发现了他口中的「地球上最棒的荒野」。

1951年,英国探险家艾瑞克.西普顿(Eric Shipton)在寻找另一条可以攀爬珠穆朗玛峰的路线时,发现了一个看似类人生物留下的脚印。他拍了张照片,此后雪怪(Yeti,雪巴语的「野人」之意)的神秘传奇,让全世界都着了迷。 《雪怪:神秘动物生态学》的作者丹尼尔.泰勒(Daniel Taylor),从孩提时代开始就在高耸的喜马拉雅群山之间,寻觅这个「可憎的雪人」的蛛丝马迹。

泰勒在西维吉尼亚的家中受访,他解释了自己认为是什么东西留下那个像人的脚印,以及他的追寻之旅如何推动了国家公园的成立;还有,在一个人类已经跟大自然脱节的时代,为什么我们会强烈地想要相信这类神秘事物。

英国探险家艾瑞克.西普顿在1951年拍摄的那张脚印照片,是雪怪存在的关键证据。能不能跟我们说明一下那次事件,还有为什么西普顿的照片会被推崇为解开雪怪传说的关键呢?

那张照片的拍摄地点是眠龙冰河(Menlung Glacier),位处于珠穆朗玛峰的西边、尼泊尔跟西藏的交界处。西普顿和麦可.沃德(Michael Ward)发现这个脚印的时候,正在寻找另一条可以攀爬珠穆朗玛峰的路线。西普顿是备受尊崇的珠穆朗玛峰探险家,所以如果他带回来某个脚印,那肯定是真的脚印。没有人质疑这一点。不过,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脚印呢?

这个脚印很迷人的一点,就是非常清晰。雪很硬,所以照片看起来就像石膏模型似的。第二个特征是这个脚印看起来很像人类的脚印,因为有个大拇指。所以,这给人一种既像是其他灵长类、又像是人类脚印的印象。这个脚印很大,足足有33公分,暗示主人是个像金刚之类的魁梧类人生物!媒体当然见猎心喜。

有数不清的探险队被派去寻找雪怪,有哪些重点事迹呢?

最重要的一次探险,是《每日邮报》在1954年派出的那次,那时正是雪怪热潮起飞的时候,不过那时候的雪怪还被称为「可憎的雪人」(Abominable Snowman )。接下来美国石油大亨汤姆.斯利克(Tom Slick)发动了好几场探险行动,其中一次雇用的挑夫甚至高达500名,探险队还在野外待了足足六个月,他们甚至还带了寻血猎犬(又称大警犬)去追踪气味。

后来《世界百科全书》也开始迷上雪怪传说,于是他们联络了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在1950年代,他还算是有点相信雪怪的,但他说:「我们这一趟不应该只是去找雪怪而已,应该还要研究人类如何在高海拔生存。」所以他们在海拔约5790公尺的高处盖了一栋房子,做了一堆人类如何适应高海拔的实验。他们也首度将雪巴人的雪怪信仰,和生活在山里的神秘类人生物加以区分开来。

请告诉我们,你是什么时候迷上雪怪的?

我祖母来自辛辛那提,祖父是堪萨斯的牛仔。他们在艰困年代于堪萨斯市的医学院相遇相识,并决定到印度去当医疗传教士。最后他们在1941年到了印度西部靠近尼泊尔边界附近的地区,那里有浓密蓊郁的丛林,这块地区也因为吉姆.库柏(Jim Corbett)写的《库马盎噬人兽》而声名大噪。

1946年就是我出场的时候了。当时我的父母前往印度,接手经营医院。那真的是非常精采的童年。我爷爷、奶奶在穆索里(Mussoorie)一处旧时英国山间避暑胜地附近的山顶上买了房子。那是一栋可爱的老宅院,四周有丛林环绕。

季风吹拂的某个星期六,我在杂志上看到了著名的雪怪脚印照片。大部分的丛林动物我都认得,所以,当我看到有大英博物馆的馆员认为这是叶猴的脚印时,我就说:「这太扯了!我认得叶猴,它们整天都在铁皮屋顶上跳来跳去的。这个像人类的神秘脚印,一定是其他动物留下来的。」

于是我跑去找爸爸和爷爷,他们说:「丹尼,这是雪怪啊!」我说:「雪怪是什么?」他们说:「雪怪是一种野人,住在山里面,那就是他的脚印。」我的兴趣就是在那个时候被点燃了。

你最后把搜索野人的区域,聚焦在尼泊尔一处名为巴朗山谷(Barun Valley)的野地。可不可以说说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呢?也顺便解释一下你对雪怪真实身分的假说。

因为微气候的关系,巴朗山谷的水气比喜马拉雅山系其他山谷都还要丰沛。也就是说,巴朗有很浓密的丛林和非常充沛的降雨,也因为如此所以杳无人烟。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野地是鲜为人知的,肯定就是这片山谷了。这里的丛林实在太茂密,鲜少有人类涉足,就算是住在山谷边的当地人也一样。

建议我去那里的是尼泊尔国王,他说:「如果你想找雪怪可能的出没地点,应该要往荒无人烟的地方找,那种地方非巴朗莫属。」国王都这么说了,你还能不去吗?毕竟,他真的很了解自己的国家啊。

我一进那个山谷就看到了脚印。我以前就看过这种脚印,但眼前这些是新鲜的。我非常肯定,我真的找到雪怪了。

问题是,雪怪的真正身分是什么?

有一位跟我合作的当地猎人认为,我找到的脚印是树熊的。我之前从来没听过这个地区有树熊出没。突然之间,对大拇指的解释就说得通了。生活在树上的熊会把内侧的手趾往下弯,这样才能反向抓握。一般的熊没办法做反向的抓握。但如果你有很长时间都待在树上,就会练习用大拇指去抓树枝或折竹子。所以我花了两年时间,尝试去判断脚印的主人到底是新物种、新亚种,还是只是幼年时期的熊。

DNA分析成为寻找雪怪的有力新工具。能不能谈谈英国牛津大学人类遗传学家布莱恩.塞克斯(Bryan Sykes)做的实验,还有他们为这个神秘动物带来什么样的新见解?

老实说,他们其实是把问题弄得更糊涂!一位牛津教授对全世界发出号召,要找雪怪的相关物品,像是头发、指甲、骨头、碎片。他收到了很多很多东西,大部分都是熊或绵羊的。然后他跑了DNA分析,发现有两个样本似乎是熊、却又无法用任何一种已知的动物来解释。北极熊的DNA结果最接近,可是又有难以解释的序列存在。

等他发表研究之后,雪怪之谜又开始掀起全球热潮。有几位博士班学生决定要检验他的雪怪DNA定序结果。他们发现这位教授有地方弄错了,原先以为是新物种的DNA序列,其实应该是一种已知动物的不完整序列。我们又再次回到了熊身上。

你在书里接近结尾时写说:「在搜寻雪中野人的旅程尾声,一片崭新的野地也正在滋长。」请告诉我们关于马卡鲁-巴朗国家公园,还有你跟当地社群合作打造「雪怪山径」的事情。

在搜寻雪怪的路上,我意外踏入了可以说是地球上最棒的荒野。但这片地区却没有受到保护。村民正开始往山谷里迁移,把巴朗山谷开垦成农田。在西藏那一边,中国人也往山谷开路,把巴朗北边的森林全砍光了!这是全地球前三或前四名壮观的地方,所以我说,一定要做点什么来保护这个地方!

我不是世界自然基金会,所以决定把我家族在医疗照护上以社群为基础的传统,应用在自然保育上面,也就是跟当地社群合作、管理整片景观,而不只是打造零星的小型保护区。当我在1980年代中期开始推广这个点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但没有人真的做过。所以能够把这个点子运用在以地区为基础的参与性保育工作,并在地球上最高的地方实际进行,真的非常令人激动。现在,观光客可以沿着雪怪山径,走进一片原始的荒野公园。

你花了60年寻找雪怪,有什么结论吗?这趟漫长旅程又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在这一连串的发现中,我最终得到了对生物学的全新理解,我相信许多生物学家也会认同,那就是我所谓的「生物回复力」(bio-resilience)。当我们在设法拯救物种的时候,我们会专注于DNA的多样性。但有些生物,像是乌鸦、蟑螂或斑马贻贝,它们对气候变迁所造成的温度与湿度变化,会比其他物种更能适应。雪怪告诉我们的事,就是如果我们要拯救生物本身,就必须珍惜且建立起生物的回复力。

这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我对生命有了不同的理解。在一个愈来愈都市化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就是必须理解我们自己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与其他生命密不可分。世界各地都有雪怪传说。俄罗斯有丛林野人的传说,中国也有。这让我们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会如此渴求这种类人生物的幻影?维多利亚时代的人旅行到世界各地寻觅失落的环节,我相信这就是从那个时代衍生出来的。

我们内心深藏的秘密,就是希望能跟死后世界有所连结,而我们需要一些象征来协助我们理解这个连结。所以才会相信上帝、天使或尼斯湖水怪。综观人类历史、环顾世界各地的人类文化,都有发展出死后世界使者的故事。归根结柢来说,雪怪就是这么一回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