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2500年前帕米尔高原上的中国古墓揭示人类早期将大麻用作毒品

2500年前帕米尔高原上的中国古墓揭示人类早期将大麻用作毒品

2500年前帕米尔高原上的中国古墓揭示人类早期将大麻用作毒品

2500年前帕米尔高原上的中国古墓揭示人类早期将大麻用作毒品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研究人员报告称,对最近在中国西部坟墓中出土的几个木制火盆所做的化学分析为仪式性大麻吸食提供了一些最早的证据。这项研究表明,在至少2500年前,在仪式性及宗教活动中吸食大麻已经在中国西部出现;而所涉及的大麻植物会产生高浓度的作用于精神的化合物,表明人们知道并与该特定的植物群发生了互动。

大麻是东亚地区最早的耕作植物之一,它也是当今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精神药物之一。然而,人们对有关其早期的精神活动性使用或何时该耕种的大麻植物衍生出能产生更高浓度的精神性化合物则知之甚少。大多数早期用大麻的精神活动属性的证据来自书面记录,但学者对其可靠性存疑;有关在仪式中吸食这种植物的考古学证据颇为有限。最近,有10个木制火盆从年代大约定于2500年前的Jirzankal公墓的8个墓葬中出土,这些火盆中有具明显燃烧痕迹的石头。

Meng Ren和同事怀疑,这些火盆可能具有特定的仪式功能。为进行调查,他们从木质碎片和烧过的石头中提取了有机物质,并用气相色谱-质谱分析法对它们进行了分析。令他们意外的是,显示的结果与大麻化学特征具精准的吻合,尤其是它们具有高含量的四氢大麻酚(THC),后者是该植物中最强效的精神活性物质。作者说,吸食大麻可能是在葬礼时进行的,也许它是作为与神灵或死者进行沟通的一种方式。

这项研究进一步凸显了残留物分析的重要性,它或能为曩昔的文化交流细节开启一扇视窗,而这些细节是其它考古学方法所无法提供的。

相关报道:大麻吸食行为的起源 来自2500年前帕米尔高原上的化学证据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作为“五谷”之一,大麻具有多元化的用途,不仅能够用于食用、榨油、制作绳索、衣物和造纸等;在中原之外,还有一部分大麻品种的叶片、花和苞片中四氢大麻酚等生物活性成分含量较高,具有致幻、麻醉等强大的精神作用,在世界各地被广泛用于宗教、仪式以及医疗等活动中。目前已有大量工作从孢粉、果实、纤维、印痕以及历史文献等方面研究大麻植物的早期利用,但难以准确揭示其在精神领域的使用情况。近期,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与德国马普学会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研究人员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上联合发表文章,提供了帕米尔先民焚烧并吸食大麻的直接证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科技史专业博士研究生任萌为论文第一作者,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考古学与人类学系杨益民教授为论文通讯作者。 

2013和2014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队在帕米尔高原东部塔什库尔干地区发掘了一处距今约2500年的独特墓群——吉尔赞喀勒墓地(即曲曼墓地),该遗址具有明显的宗教特征与仪式性建构,地表保留有大面积错落有致的黑白石条遗迹,以及圆形封土堆,封土堆下有一圈或两圈的石圈(图1和图2);出土遗物中以木质火坛最为引人注目,这些火坛内部有强烈灼烧的痕迹,且放置有数量不等的卵石,卵石表面也有烧灼痕迹,火坛外部则无过火痕迹(图3)。为探究这些火坛内的焚烧物,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的残留物分析团队对该遗址出土的火坛残块及其内部烧石进行了有机物提取,并开展气相色谱-质谱联用(GC-MS)分析,在绝大多数样品中检测到大麻的生物标记物,证明这些火坛内普遍焚烧过致幻植物——大麻。这些样品中检测到的大麻素以大麻酚(CBN),即四氢大麻酚(THC)的降解产物为主,暗示原始植株是精神活性成分含量较高的大麻品种,应该是因具有较强的致幻效力而被用于该仪式活动之中,发挥着重要的媒介作用。该研究是迄今发现最早的燃烧大麻并用于精神领域的直接证据,杨益民教授称,“这项研究充分表明有机残留物分析在考古研究中广阔的应用前景,有助于了解早期人类的文化习俗。”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所著《历史》一书中最早记载了中亚地区游牧民族吸食大麻的行为,中国、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地的考古遗址中也陆续发现了宗教色彩浓厚的大麻遗存,可见古代仪式中使用大麻是一种跨文化现象,于公元前一千纪中期在欧亚大陆已较为普及。吉尔赞喀勒墓群位于古称“葱岭”的帕米尔高原,是丝绸之路上的咽喉要道,该遗址出土器物特征及锶同位素分析等研究均反映出在丝绸之路正式开辟前,帕米尔高原与周围广大地区存在普遍的人群往来与文化交流。丝绸之路物质文化与精神信仰多元互动的通道,作者之一,考古植物学家Robert Spengler博士称,“与其说早期丝绸之路的交流路线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不如说是一张将中亚置于古代世界中心的路网。这项研究表明,具有较高化学活性物质的大麻品种以及吸食大麻的行为作为一种文化传统,正是沿着这些贸易路线加以辐射传播。”

大麻是当今世界主要的毒品与医用植物之一,然而在古代社会,人类对大麻的利用却更加注重“仪式感”;在宗教祭祀等活动中,作为致幻剂的大麻能够直接影响仪式参与者的身心状态,使人获得超验性的感知与体验。虽然当时塔什库尔干地区先民具体的宗教信仰与观念形态仍有待探索,但根据吉尔赞喀勒墓群呈现出的众多考古现象,我们可初步勾勒出该遗址的部分仪式行为:跳跃不定的火焰、有节奏的音乐,加之焚烧大麻所释放的迷幻烟雾与芳香气味,都旨在将人们的思想意识引导到某种特殊的幻境之中,获得与“超自然”的沟通与联系。Spengler博士指出,“现代社会对大麻的看法存在着巨大的跨文化差异;但无庸质疑的是,大麻在医疗、仪式和娱乐等方面的利用已长达数千年。”作者之一Boivin教授亦称,“在现代社会关于大麻使用政策各异的环境下,此类考古研究可帮助我们了解当代文化习俗和信仰结构的起源,转而为相关政策制定提供借鉴。”  

杨益民教授课题组长期从事古代有机残留物分析,利用生物标记物、蛋白质组学等手段研究古代动植物利用,并探讨社会复杂化的经济基础。本研究得到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计划、中科院青年创新促进会和中国科学院大学优秀青年教师科研能力提升项目的资助。  

文章链接: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5/6/eaaw1391

相关报道:吸大麻最早可追溯到2500年前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澎湃新闻网报道,一个中外联合团队研究了在2500年前吉尔赞喀勒古墓的火盆中发现的大麻焚烧残留。成分分析显示,当时的人们有意选择了含有较高致幻成瘾的毒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的大麻,用于葬礼仪式。这是人类利用大麻的神经活性用途的最早证据。

大麻在东亚的历史起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中国是种植和使用大麻最早的地区之一。这次的证据出现在新疆帕米尔山区里,具有2500年历史的吉尔赞喀勒墓群中。由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组成的一个联合团队对8座古墓里发现的10个火盆进行了分析。这些木质火盆带有明显的燃烧痕迹,疑似曾被作为仪式器具。运用一种名为“气相色谱-质谱法”的技术,科学家们得以分离和鉴定保存在火盆中的化合物。

这一发现与此前在中国新疆地区和俄罗斯阿尔泰山脉地区的考古发现相互佐证,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所长尼克尔·博文(Nicole Boivin)说道:“这些发现证明,大麻的精神活性作用最早是在中亚东部山区被人们发现利用,随后扩散到世界其他地区。”

墓葬中发现的骨骼与现代中亚西部的人们有类似的特征,陪葬的物品既有来自中国南方竹篦和丝绸,也有与亚洲腹地山麓以西的民族颇有关联的玻璃和玛瑙。对骨骼的稳定同位素分析显示,墓中埋葬的并非都是本地人。

这印证了中亚和东亚的高海拔山口在早期欧亚交流中起到关键作用。如今地处偏远的帕米尔地区,曾是早期丝绸之路上的一条重要贸易路线。

参与研究的罗伯特·斯宾格勒(Robert Spengler)对此解释道:“比起一条长长的路,早期的丝绸之路更像是马车车轮的辐条,将中亚置于世界中心。吸食大麻的知识,以及特定高化学含量的大麻品种随着其他文化传统,沿着这些路线一同传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