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手机如何能有助于终结世界饥荒

乌干达的一个农民,利用手机查询国际咖啡价格。 Photograph by Trevor Snapp,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乌干达的一个农民,利用手机查询国际咖啡价格。 Photograph by Trevor Snapp,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乌干达的一名咖啡农联络当地的农业资讯中心,好在使用杀虫剂之前了解更多资讯。 Photograph by Roel Burgler/ Hollandse Hoog

乌干达的一名咖啡农联络当地的农业资讯中心,好在使用杀虫剂之前了解更多资讯。 Photograph by Roel Burgler/ Hollandse Hoogte/ Redux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Dan Glickman 编译:苏睿哲):我最近一次到坦桑尼亚旅行,遇到了在东部海岸的姆兰迪济村附近种植蔬菜维生的一群女人。就在她们跟我说她们的运作方式时,手机的铃响声意外地打断了我们。

在一个大多数人生活在贫穷线下的村庄,这11个女人都把手探进了她们色彩丰富的坎加(kanga),查看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来电者是要告知种子的更新价格——在一个种子往往难以取得的国家,这样的资讯极为重要。

忘掉卫星、无人驾驶飞机或是其他的高科技创新吧。对于全球的小规模农户来说,一支简易型的手机已经成为最有力的工具之一;它有助于提升个人的收成,除此之外,还能够增加他或她的家庭以及社区的粮食供给。

和我遇到的那群女人一样的农民,正使用手机科技分享有关天气、降雨和市场需求的重要资讯,此外还有种子价格;这让数以百万计的他们能够在世界最需要的时候,同时种植更多的粮食。

到了本世纪末,地球将有超过90亿的人口。要养活这么多人,需要农民在未来的75年收获比人类史上至今为止生产的总量还要更多的粮食。

饥饿的农民

然而残酷的讽刺之处在于,如今受到饥饿不均影响的是小农。事实上,世上的8亿500万长期饥饿的人口当中,有大约一半跟我在坦尚尼亚遇到的女人一样,属于小型农户。没有适当的资源和​​培训管道,数以百万计的粮食生产者就无法超越糊口农业,或什至是给自己和家人供应粮食。

SMS技术,或称「简讯服务」——使手机能够双向文字通讯的无线功能——是提供农民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式之一。这在低收入国家尤其如此,比起铺设道路和可靠的电力,手机在那些国家还比较常见。

举例来说,手机平台iCow会发送简讯给农民,针对病虫害问题提供建议,预防家畜之间的传染,并选择特定种类的牧草喂养个人的牛只。

在雨季期间,这种资讯至关重要;因为从3月到5月之间,坦尚尼亚的农民开始种植来年的作物。

其他透过手机分享的资讯,包括天气预报、肥料价格和更多有活力的种子,可能代表了能够丰收或是歉收;收成不好,每天的用餐次数就会减少到只剩一餐。

欠缺银弹

仅仅仰赖科技,并无法使世界免于饥荒。毕竟,SMS技术对于数以百万计不识字的农民来说毫无用处。在此同时,性别不平等与文化传统,也使得像手机这样的科技,无法触及世上数以百万计的女性农民;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估计女性占了百分之四十三的农业劳动力人口。

况且,手机的覆盖度并不能弥补道路的不足,这阻挡了农民将他们剩余的作物运送到市场。

而营养学和农业上的科技进步,仍然是生产更多粮食的最有效工具。不过SMS技术提供了独特的解决办法,为生计农民传递这些突破性的消息,尤其是因为受益最多的,往往是最偏远的社区。

例如美国世界粮食计画(World Food Program USA)、联合国世界粮食计画(UN World Food Programme)以及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之类的组织,需要来自政府的支持和私人部门投资更多的研究与更聪明的计画,以帮助小户农民成功。

地球的可耕地,有超过一半尚未开垦的农地位于非洲,那儿的数百万小农缺乏获得基础设施和资讯的管道。藉由提供资讯给小农(就像我在坦尚尼亚遇到的那群女人),并辅以手机科技,我们可以让数百万的家庭摆脱饥饿与贫穷。

唐‧格里克曼(Dan Glickman)在1995年到2001年,担任美国农业部长。他目前在美国世界粮食计划的董事会服务,这是一个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组织,使命是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画增进支援和资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世界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