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日本分子细胞生物学家大隅良典独得诺贝尔医学奖 细胞自噬机制先驱

大隅良典夺得医学奖。

大隅良典夺得医学奖。

大隅凭发现细胞自噬的启动机制,夺得诺贝尔医学奖殊荣。

大隅凭发现细胞自噬的启动机制,夺得诺贝尔医学奖殊荣。

今届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大隅良典,成功探明细胞自噬机制。

今届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大隅良典,成功探明细胞自噬机制。

大隅良典教授形容“细胞自噬作用”就是细胞不断重覆创造和破坏的过程。

大隅良典教授形容“细胞自噬作用”就是细胞不断重覆创造和破坏的过程。

大隅良典教授形容“细胞自噬作用”就是细胞不断重覆创造和破坏的过程。

记者会上,大隅教授不忘以手机向家中的妻子报喜。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本年度的诺贝尔奖头炮昨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率先出炉,日本分子细胞生物学家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独得诺贝尔医学奖殊荣,以表扬他在研究细胞自噬(autophagy)机制上的贡献。大隅的研究有助人类对抗癌症及预防肿瘤,成为历来第23位获颁诺贝尔奖的日本国民,亦是连续3年有日本人夺得自然科学界的诺贝尔奖。

诺贝尔委员会赞扬,大隅的研究开启另一种思维,让世人理解细胞回收机制及自噬作用在人体生理机制中所扮演的角色,包括如何适应饥饿,及身体对感染作出的反应,开辟新方向。他的研究亦有助预防和治疗由细胞自噬引发的癌症及脑退化症等,对后世影响深远,因而获奖。

所谓的自噬作用,是指细胞清理旧蛋白质、失常的细胞器及入侵微生物的作用。细胞像一个小型工厂,由不同细胞器组成,细胞器老化破坏或代谢废物积聚将会阻碍细胞运作。当细胞出现养分及氧气不足的问题时,细胞内会形成吞噬泡(Phagophore)回收废物,并形成自噬体(Autophagosome),维持胞内平衡。之后,含有分解酶的溶酶体(Lysosome)会与自噬体融合,分解回收物,释出营养。

委员会在社交网上分享大隅的得奖喜悦,指他接获通知时第一个反应是“啊!”,似乎有些意外。今次是自2010年以来,第一次只有一位医学奖得主,大隅可获800万瑞典克朗。大隅之后在东京工业大学的办公室接受访问,指像他一个持续研究生物学的人能够获得肯定,感到无上光荣。他勉励年轻人,科学并非都能成功,愿意不断挑战才是最重要。他又透露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贺电,对此感到十分高兴。数名大隅的高中同学,在县立福冈高中等待结果,获悉大隅获奖后,纷纷拍掌。

71岁的大隅专长是分子生物学,是研究细胞自噬研究的先驱,他早年在东京大学毕业后,曾经远赴美国的研究院工作,及后回流日本工作并担任教授,直至2009年退休。若把日裔诺贝尔奖得奖者计算在内,大隅是第25名夺奖的日人。

相关报道:胡子教授爱酒爱笑擅园艺 诺奖奖金捐年轻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今届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大隅良典教授,获奖后在东京工业大学开记者会。其中有记者问及他会如何使用诺奖的巨额奖金,大隅教授表示,他到了这把年纪,已不打算住豪宅、坐名车,既然诺奖是一个具社会意义的东西,他打算在有生之年,设立支援年轻人的基金。

今届获奖的研究项目“细胞自噬作用”,对一般人来说可能较为复杂难明,但大隅教授把它简单解说成:“为何在海上漂流一星期,只靠喝水都可以生存?这是因为人体会自行分解体内蛋白质再行利用,让细胞自身不停重覆创造和破坏。这过程就是细胞自噬。”

大隅教授是家乡福冈县首名诺贝尔奖得主,念高中时已是化学学会成员。他排行4兄弟的老么,父亲是九州大学工学部教授。他对科学发生兴趣,是由年长12岁的大哥,在东京买回来的一本科学书籍开始的。太太万里子是他在东京大学研究所时认识的同学,两人都是家中老么,也同样爱玩爱说笑。他们婚后生育了两名儿子,现时夫妻二人于神奈川大矶町生活。至于他这把招牌胡子,他笑说最初是因为长了一张孩子脸,在外国留学时不想被人轻看而开始留胡子的,后来习惯了也就觉得好玩,一留就留了40年。

大隅教授工馀最喜欢与朋友一同分享美酒,也爱把珍藏的威士忌之类赠予海外学者作礼物。此外,他也喜欢收集陶器和园艺,最拿手是在大学校园散步的时候找四叶草,然后送给学生和其他教职员作礼物。

相关报道:从小对科学感兴趣 大隅专攻分子生物学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现年71岁的大隅良典,1945年2月9日出生于日本福冈县福冈市,父亲是九州帝国大学教授,他是家中老么,从小阅读兄长赠送的自然科学读物,启发了对科学的兴趣。后来他考入东京大学理科,研究所时期师从今堀和友教授,专攻蛋白质的生物合成研究,并在1974年取得东京大学博士学位。

在恩师今堀和友教授的引介下,大隅其后远赴美国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留学,而他的一脸大胡须就是在此时开始留的。他进入因研究免疫系统,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埃德尔曼(Gerald Maurice Edelman)研究室。当时埃德尔曼的研究方向,开始从免疫学转向发育生物学,大隅也因而确立了毕生从事体外受精研究的方向。

大隅教授的专长为生物学,尤其是分子生物学领域,最知名的成就是阐明细胞自噬的分子机制和生理功能。2006年,日本学士院高度评价大隅的成就,并授予他日本最高学术奖日本学士院奖;2012年再以极高评价获得“诺贝尔奖的最后一哩路”京都奖基础科学部门。

同年大隅应中研院生化所邀请到台湾进行演讲,由于他本身对茶道有研究,特别指明要到对莺歌参观瓷器,再加上日本与台湾地理相近,他对台湾的亲切态度令当地研究员印象深刻。另外,由于相关论文被大量引用,在2013年名列汤森路透引文桂冠奖。2016年10月3日,由于“在细胞自噬机制方面的发现”,获得第107届诺贝尔医学奖。

相关报道:细胞自噬机制 更新物质循环旧有观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人体的细胞有不同的专门隔间,溶酶体(Lysosome)构成了一个这样的隔间,并包含用作消化细胞内容物的酶。大隅良典发现到细胞内有一种新型的囊泡叫做自噬体(Autophagosome),会吞没细胞内容物,如受损的蛋白质及细胞器,并送到溶酶体及被降解成更小的组分,透过这过程为细胞迅速提供营养和再生所需的组成部分,这有助了解自噬引发的癌症及神经类疾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