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乌干达把希望寄托在最有价值的作物咖啡上 但必须克服气候变迁的障碍

   乌干达卡塞塞(Kasese)的咖啡农在采收成熟的咖啡「樱桃」。 PHOTOGRAPH BY JONATHAN TORGOVNIK, GETTY IMAGES

乌干达卡塞塞(Kasese)的咖啡农在采收成熟的咖啡「樱桃」。 PHOTOGRAPH BY JONATHAN TORGOVNIK, GETTY IMAGES

在乌干达西部采收的新鲜咖啡浆果。这个国家是非洲第二大咖啡生产国,仅次于衣索比亚,并且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罗巴斯塔咖啡栽种国。 PHOTOGRAPH BY TREV

在乌干达西部采收的新鲜咖啡浆果。这个国家是非洲第二大咖啡生产国,仅次于衣索比亚,并且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罗巴斯塔咖啡栽种国。 PHOTOGRAPH BY TREVOR SNAPP,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Tim McDonnell 编译:张亦葳):乌干达正把希望寄托在最有价值的作物上,但必须克服气候变迁的障碍。

乌干达现场──山姆.马萨(Sam Massa)不喝咖啡。和许多乌干达人一样,他比较喜欢喝加了奶的调味茶。另外也和许多乌干达人一样,他说:「我们是咖啡的一部分,咖啡存在我们的血液里。」

马萨住在横跨乌干达和肯亚边界一座死火山的山顶上,咖啡树林中央的泥砖小屋就是他家。这里的一些树是他的曾祖父在一百多年前栽种的。马萨的祖先和他一样都是咖啡农,他每年的收入几乎都来自咖啡豆,这些咖啡豆最后做成了美国和其他遥远国家的人所喝的咖啡。

这个地方是东非最古老和最受尊崇的咖啡生产区之一。空气清新又凉爽,山坡随处可见绵延的景致和闪耀的瀑布。但是,这座山即将有麻烦了。事实上,麻烦已经来到马萨门前。

乌干达一向有两个雨季,在3~5月和10~12月。东非的小型农地,就像马萨的农地,几乎都不灌溉,也就是完全靠降雨来种植作物,包括咖啡在内。但在2016年的第二个雨季,马萨住的这一区没下什么雨,等到2017年1月要采收咖啡时,收成非常差。这不是偶然的反常现象,他说:「过去这几年,天气就已经不正常了。」

「大概就在过去这20年吧,降雨模式已完全改变,」他说:「雨会下在你没预料到的时候。而该下雨时,来的却是阳光或干旱。」

因此,马萨一家人正过着苦日子。三餐不继,通常就吃自己种的香蕉。医药更是罕见的奢侈品。即将来临的种植季节所需的工具和肥料也没办法买。马萨最感到苦恼的是,对他的五个孩子,他只供得起其中四个去上学,他的大儿子已经是国中生的年纪,却待在家。

除了咖啡树,马萨曾经有另一项重要资产:一头健康的母牛,就养在房屋旁的牛棚里,能提供珍贵的鲜乳。但是,在咖啡收成极差之后,马萨为了付儿子的学费只好把母牛卖掉。

「我那时真的没办法,」他说。 「希望老天爷再赐给我另一头母牛。」

咖啡和气候

马萨的故事对于乌干达和世界各地的许多咖啡农民来说可能不陌生。咖啡非常容易受到气候变迁的影响。根据最新发表的咖啡研究全球调查报告显示,日益升高的气温和不稳定的降雨量已使咖啡树的病虫害增加,并且使咖啡豆的数量和品质降低。这份调查报告发现,整体而言,到2050年,全世界的咖啡生产面积可能会因为气候压力而缩减50%。这将严重打击原本就在努力赶上需求量的全球咖啡供应量。 2017年6月发表在《自然》期刊的一篇论文,对衣索比亚做出类似的预测,充分点出东非的处境。

对于美国和欧洲喝咖啡上瘾的人,这些冲击将可能是得花多一点钱买咖啡。但对于世界上2500万名以咖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咖啡农(其中大多数是像马萨这种小农),后果将可怕得多。

乌干达特别容易受影响,因为咖啡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基础。现在,科学家、政府官员、农民和企业家,从埃尔贡山(Mount Elgon)山顶到坎帕拉市中心、到仍受反抗军首领约瑟夫.科尼(Joseph Kony)惊扰的偏远地区,都正在想办法从气候变迁中拯救咖啡产业。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咖啡 气候 乌干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