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考古学者刘锁强:他改写广东古人类史的背后

考古学者刘锁强:他改写广东古人类史的背后

考古学者刘锁强:他改写广东古人类史的背后

考古学者刘锁强:他改写广东古人类史的背后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张丹):10月16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核定并公布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广东有7个古遗址入选。它们分别是郁南县的磨刀山遗址,英德市的青塘遗址,东莞村头遗址,五华县的狮雄山遗址,阳春市的石望铸钱遗址,乳源西京古道,西樵山采石场遗址。其中磨刀山、青塘这两个遗址的考古发掘,都由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田野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锁强主持。

近日,刘锁强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两项考古发现年代均为旧石器时代,其中磨刀山遗址的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早期,距今60万~80万年。而青塘遗址“无头少女”等新的发现,也让其跻身于去年的全国考古十大发现之列。

2016年,英德市青塘镇附近的一个洞穴内,考古队员发现了一具古人类遗骸化石,遗骸以特有的蹲坐姿势安葬,有上下肢骨、椎骨、肋骨、髋骨以及指骨等,但没有头颅。

根据加速器质谱测年的数据,这个墓葬距今已有13500年,死者是一位年龄在14至18周岁的少女。

复查时情况不容乐观

青塘遗址早在1959年就被发现。刘锁强向记者介绍,青塘遗址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初期的过渡阶段,遗址年代距今25000年至10000年左右。1959年,中山大学的一位地理系老师李见贤在英德市青塘镇做地质调查,意外在当地的几个洞穴内发现了一些石器和动物化石,立刻向文物部门做了汇报。随后,青塘遗址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做了两次复查,却并未进行考古发掘。

刘锁强告诉记者,岭南地区的洞穴遗址一般都被破坏得比较严重,原因是以往没有化肥,洞穴内的土壤富含养料,很多时候被当地农民挖来当作天然肥料。刘锁强先后在广东跑了100多个洞穴,大部分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2013年,刘锁强来到青塘遗址进行复查时,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于是,2016年他向国家文物部门申请,对青塘遗址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在当地博物馆、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相关专业师生的共同协作下,他们开始了为期3年的青塘遗址考古发掘。

青塘少女和她的怪异墓葬

“考古大多数时候存在不可预知性,我们的运气不错,第一个月就在青塘遗址黄门岩1号洞发现了青塘少女遗骸。”刘锁强告诉记者,这个少女显然是被人用特殊的“蹲踞葬”形式安葬,在少女身旁,刘锁强还发现了一枚骨针,刘锁强认为,这很可能是少女生前的心爱之物,作为她的陪葬品。

因何少女没有头颅?刘锁强推测,一号洞内有地下河,地下河水侵蚀了下面的堆积,导致墓葬旁边的堆积坍塌,她的头颅很可能随坍塌的堆积被地下河水冲走。

“这个少女遗骸的发现让我们兴奋异常,因为她的墓葬形式很独特,更早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中,人类化石通常散乱的、零星的被发现,说明更多的可能是尸骸被同伴随意丢弃,但这个少女有了葬式,她的生活年代距今13500年,这是中国目前年代最早的有确认葬式的墓葬,除了她身边的骨针,我们还发现了其他的现象,比如说人骨下方有意识地垫放了6块石块。”刘锁强认为,发现这样明确的丧葬行为证明当时人类的精神世界已经很复杂,甚至可能有了原始宗教信仰,这相比之前的古人类有了明显的进步,“我们都开玩笑叫她‘小青’,她的发现对史前研究有重要的意义”。

刘锁强告诉记者,随后他们又在青塘遗址中发现了打制石器、磨光石器、还有一些穿孔石器、穿孔蚌器、骨角器。

“黄门岩二号洞的遗物要比一号洞更为丰富,我们在这里发现了距今2万余年、华南地区最早的穿孔蚌器,还有距今约17000年前、广东地区最早的早期陶器。”刘锁强说,陶器的使用证明当时人类制作工具的能力和生活水平较更早时期大大提高,其发现地年代也确认了我国陶器最早出现于江西、湖南、广东、广西四省区的“环南岭地带”。

田野考古也有“诗情画意”

“我从小就喜欢历史,读的历史书特别多。”谈起自己从事考古的经历,刘锁强回忆说,在本科时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考古是干什么的,但是觉得和历史比较近,也觉得挺好玩的,所以就开始将自己学习的重心往考古方面靠。2004年,他考上了北京大学的考古学系,在2007年毕业之后便来到了广东省的南越王宫博物馆工作。过了不久,刘锁强就开始了自己一线田野考古的工作。

“田野考古有种独特的魅力。”刘锁强介绍说,田野考古尽管很辛苦,但是也有惊喜或者失望的不确定性,“没有办法预知你将面临的究竟是惊喜还是失望,这也挺有意思的。”

他继续说,在田野山林中考古,面对的是最“纯净”的自然,也有着自然的“诗情画意”,也顿时让这项工作变得“诗情画意”起来。“这些是坐在办公室里工作没有办法比拟的。”

以青塘遗址的发掘为例,刘锁强和他的同事一起,在青塘就住在镇上便宜的旅店,然后和当地的文物工作者一起搭伙吃饭,一待就是三年。“田野考古工作很辛苦,但同时也有很大的成就感。”他解释说,考古就是在发掘历史,一旦有了发现之后,能够给他带来很大的惊喜,这种工作上的成就感,是其他工作无法比拟的,而且相比较这种成就感,辛苦就觉得微不足道了。

“一旦你发现了,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很可能就是一个改写历史的机会,光是一想就觉得特别带劲。”刘锁强说。

寻找更古老的广东人

磨刀山遗址的考古发现,则直接改写了广东古人类活动的历史。

“此前广东地区发现的最早人类是马坝人,距今有13万年,磨刀山遗址的发现将广东古人类活动推前了数十万年。”刘锁强说。

在广东省考古研究所的办公室内,刘锁强饶有兴致地向记者介绍了磨刀山遗址的发现经过。他说:“广东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一直是我们的短板。中国发现最古老的遗址年代距今已有近200万年,广西右江流域的百色旧石器遗址群,最早的遗存也有80万年;但此前广东发现最古老的人类,却还是距今13万年左右的马坝人,发现年代是1958年,几十年来,我们对广东古人类和旧石器的研究进展相对比较缓慢。但地理条件如此优越的广东,显然该有更古老的人类在此生活。”

于是2010年,刘锁强开始主持广东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调查与研究课题,寻找比马坝人更古老的广东人。他先带领队员在粤北、粤西的山野中搜索,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发现。后来刘锁强便转换了思路,“古人类逐水而居,广西百色的右江河谷发现了距今80万年的古人类遗址,而右江是珠江的支流,于是我就推测在西江中下游的一些河谷地带,应该也有古人类的遗存才对”。

2012年底到2013年初,刘锁强在罗定市至郁南县的南江流域进行区域考古调查,“我们当时把附近的每条支流和山头都跑了个遍,刚开始在罗定并没有太好的发现,但到了郁南之后,先后发现了60多处旧石器时代遗址。后来邀请北京、湖南和广西的旧石器考古权威专家到现场考察,确认这些遗址属于旧石器时代无疑。”根据这些发现,刘锁强向国家文物局提交考古发掘申请,决定对郁南县磨刀山遗址进行正式考古挖掘。

改写了广东的历史

2014年5月到8月,刘锁强带领六七名考古队员,并在当地雇了20名民工,开始了对磨刀山遗址的考古发掘。

“现场没有任何植被,正好是广东最炎热的时候,太阳照在红土上直接反射到我们的眼睛里非常难受,一天下来常让人疲惫不堪。”刘锁强说,他当时和其他考古队员每天住在镇上100多元一晚的小旅店里,一早带着锄头、手铲和测量工具来到现场进行考古发掘,很晚才回到旅店,接着还要整理资料。经过4个月的努力,考古队员共发现近400件旧石器时代的石器。

刘锁强介绍,这些出土石器的类型主要有砍砸器、手镐、手斧和刮削器等,其中以砍砸器数量为多。石器修理较为简单粗糙、刀刃普遍不规整,石器加工技术以单面硬锤修理为主,仅少量手斧等有两面加工技术。而从这些石器的原生出土层位来看,石器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距今60万~80万年。

“这是广东地区目前发现最早的古人类文化遗存,可以说它改写了广东的历史。”刘锁强说,因为埋藏环境为强酸性的网纹红土,因此考古队员并未发现人类或动物的遗骸,但从发现的石器仍可以判断,磨刀山是当时人们聚居的中心营地。“一般要发现古人类遗骸,都会在洞穴里,广东的土壤为酸性土壤,腐蚀性较强,即使是新石器时代露天遗址也很难保存骨骸。”刘锁强解释说。

两遗址入选“顺理成章”

依靠这些出土的石器,刘锁强依然能够判断出这些“老祖先”当时的生活方式。“这些古人类的主要活动范围应该在古南江两岸20平方公里以内,主要以原始狩猎和采集的方式获得食物,石器制作粗糙,只能靠天吃饭。”刘锁强告诉记者,在现场考古发掘中发现,两期古人类活动的文化层中间有一个断层,很可能跟古南江的水位变化有关。

“现场的地层沉积显示,当河水漫上来后,他们一度离开了原先居住的河漫滩,去往高处生活。”刘锁强说。

磨刀山遗址和青塘遗址新近入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在刘锁强看来顺理成章,他告诉记者:“这两项发现之前都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年度十大考古发现,通常这种遗址都会优先入选。成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对遗址的保护和利用都很有意义,郁南县地方政府目前正在盖遗址陈列馆,还积极推进遗址公园的建设。”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古人类 刘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