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已经得过COVID-19?你有可能再得一次

2020年11月24日英国奥尔德姆,一名戴着防护口罩的男子走过奥尔德姆区域科学中心外的病毒示意图。愈来愈多国家发现COVID-19复发病例,而这种现象显示,从S

2020年11月24日英国奥尔德姆,一名戴着防护口罩的男子走过奥尔德姆区域科学中心外的病毒示意图。愈来愈多国家发现COVID-19复发病例,而这种现象显示,从SARS-CoV-2冠状病毒康复,并不是疫情大流行如火如荼时无视健康规范的借口。 PHOTOGRAPH BY CHRISTOPHER FURLONG, GETTY IMAGE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RAH ELIZABETH RICHARDS & NSIKAN AKPAN 编译:涂玮瑛):人可以二度罹患COVID-19。这是卫生专家逐渐形成的共识,他们正在进一步了解从冠状病毒康复的人再次染疫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这种现象似乎没有广泛传播──全世界只有数百个再感染病例──但随着疫情大流行持续延烧,这些数据可能会增加。

辨别再感染并不容易:再感染不仅要花一段时间才会显现出后续的发作症状,卫生部门也必须确定疑似病例真的再度感染,因为残余的冠状病毒可能停留好几周。举例来说,阿拉巴马大学足球教练尼克.萨班(Nick Saban)就在感恩节前夕上了头条,因为他二度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但由于他在10月首次发病时,官员筛检病例的方式有盲点,所以目前并不清楚他是否真的再度感染。

因为COVID-19再感染仍然相对罕见,所以目前持续涌现的病例不能归咎于再感染。尽管如此,对冠状病毒幸存者而言,这些事件依然可能是坏消息。他们原本希望他们的经历或许能给予他们所谓的免疫通行证(immunity passport)。这类状况显示,从SARS-CoV-2冠状病毒康复,并不是疫情大流行如火如荼时拿掉口罩及无视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借口。在10月的时候,有一名89岁荷兰女性成为纪录上第一个二度感染冠状病毒的死亡病例。

免疫力可能会随着时间减弱──就跟人类对其他种冠状病毒的免疫力一样──而且有些人如果二度感染病毒,甚至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症状。

以一个10月发表在《刺胳针》(The Lancet)上的病例研究为例:在4月初,一名住在内华达州的25岁男性去一间社区检测中心,主诉为喉咙痛、咳嗽、头痛与恶心。不出所料,他被检测出COVID-19阳性,然后他回家进行隔离。在接下来几周内,他又接受两次检测,显示他完全康复了。但到了5月底,冠状病毒再度侵袭。这次他的病情更加严重,出现了呼吸急促的症状,使他必须去急诊室吸氧气。

其他国家也报告了再感染率,这显示真正的全球性数据是未知数,却可能很危险。上个月,瑞典启动了一项针对150个病例的调查。在巴西,科学家正在追踪95个病例。截至10月中为止,墨西哥也宣称已有258个再感染病例──其中将近15%是重症病例,4%是死亡病例。该国的资料集显示,首度感染时病重的人更有可能在后续感染时住院。

理查.第勒特(Richard Tillett)说:「重点是再感染绝对有可能发生。」他是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内华达个人化药物研究所的生物统计学家,也是该病例研究的主要作者。 「再感染似乎不常见,甚至可能很罕见,但它是真实存在且可能发生的。」

为什么要发现再感染比较困难?

再感染很难记录,因为研究人员无法完全仰赖病患对再次出现症状的叙述,或是含有聚合酶连锁反应的COVID-19常规检测。他们需要更有力的基因证据,而这需要不同的技术。

平均而言,SARS-CoV-2每15天就会出现一种新的突变。到目前为止,这些自然变化没有非常广泛,所以它们并不会改变冠状病毒的特性或效力,也就是说,这不是新的病毒株。不过,它们能提供证据证明病患的第二次发病跟原本的感染不一样。

纳森.葛鲁保(Nathan Grubaugh)说:「这不是指病患被新病毒株再感染。」他是康乃狄克州纽黑文市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助理教授。他说,这类基因定序资料只是提供一种「基因印记」,以显示疾病复发是否源自新的感染。

这就是为什么内华达大学的团队相信,他们的病患并非只是持续且隐密的感染突然恶化而已。第勒特说:「我们的论点是他是从第二种来源染上疾病的,因为我们观察到六种不同突变。」

将患者病史与基因定序合并利用是追踪再感染时很实际的方法;以标准检测方式衡量的病例遽增现象无法用来收集再感染的相关资讯。为了追踪再感染,卫生实验室会需要统一他们的作业方式,并长期储存样本。近期有一项在卡达的调查依据病例病史找到了243个潜在再感染病例,但只有四个病例有足够的遗传物质确认再感染。

这种需求促使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在10月底建立了新的「黄金标准」指引。 (萨班的首度感染发生在这份指引建立之前。)

得知疑似复发病例的地方卫生官员如今被鼓励将样本寄给具备基因定序能力的检测实验室,也被鼓励仔细记录症状以及首度感染与疑似再感染之间的间隔。

这个时间间隔特别重要,因为它能协助回答一个问题:我们对SARS-CoV-2的免疫力会持续多久?

第二轮的COVID-19比较和善?

社会要恢复正常,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COVID-19免疫力的时长与强度。这除了决定人们如何从这种疾病康复,也会影响疫苗需要多久施打一次才能控制疫情大流行,甚至影响大众是否要继续保持社交距离。

但这需要时间来证明对任何疾病的免疫力是否能够持久。为了取得COVID-19可能如何表现的初步线索,卫生专家试图透过观察其他人类冠状病毒来估计再感染的风险。举例来说,有一项关于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的研究在9月发表于《自然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这项研究发现,再感染可能在短短6个月或9个月后就发生,但较有可能发生在首度感染后12个月的时候。但身体对SARS-CoV-2的反应并不像季节性病毒,因为人类与季节性病毒已经相互适应很长时间了。

葛鲁保将免疫力减弱的现象大致归因于病患缺乏针对特定病毒的抗体。这些蛋白质是为了对感染做出反应而在免疫系统中制造的。它们协助在病原入侵时压制病原,而且很多人认为它们会抵抗未来的攻击。

有证据显示,95%的人在COVID-19发作后两周开始制造抗体。葛鲁保说, SARS-CoV-2抗体可能会随着时间消失,你就可能再度变得容易感染,不过他认为这种事应该在几年或几十年内都不会发生。他说,更有可能的是某些人一开始就没有发展出万无一失的抗体反应。

后者的状况似乎发生在一名33岁的香港男性身上,他在3月首次发病,然后在8月出现无症状感染。尽管他二度感染时没表现出典型的咳嗽、发烧或头痛症状,但他仍然成为潜在的传播者。葛鲁保怀疑目前大多数的再感染都是病患的免疫系统受到破坏所导致。

使再感染现象更加扑朔迷离的是,这种状况是在新兴研究显示对COVID-19的免疫力可能其实很强的时候出现的。有些初期研究确实显示,抗体浓度会在SARS-CoV-2感染后数月内降低,但其他研究认为,这些减弱的数据不代表失去保护力。

免疫交响曲

事实上,减少的抗体可能是正常且健康的免疫反应的征兆。一项以预印本(意思是没经过同侪审查)发表的英国研究在11月报告,感染后第一波抗体相当于持续六个月的保护力──即使抗体浓度随着时间减退也一样。该研究记录,在1246名之前可检测到抗体的医护人员中,只有三名出现无症状再感染。

文森.拉吉库玛尔(S. Vincent Rajkumar)说,这是因为抗体浓度并没有完全显露一个人对抗未来感染的能力。他是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梅约诊所的癌症医师与医学教授,研究专长为免疫。

我们可以把人类免疫系统想像成交响乐团,而乐团里多才多艺的演奏者就是B细胞和T细胞。 SARS-CoV-2入侵时,身体的初始行动会很疯狂。有些B细胞会迅速活跃,在一两周内制造第一波抗体。同时,一群T细胞──称为杀手T细胞──会猎捕任何被冠状病毒感染的细胞,并使它自我毁灭。另一种T细胞──称为辅助T细胞──会引导这两种危机反应。如果任何环节不再和谐,就可能中断整个制造过程,这其实会导致更多伤害而非更少伤害。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免疫系统也正在学习。一部分B细胞及T细胞会储存起来,成为所谓的记忆细胞。身体康复之后,记忆细胞会持续在幕后工作来预防再感染。

拉吉库玛尔说:「制造这些抗体的细胞依然会存在。新感染将很难造成跟首次感染一样严重的伤害。身体已经知道如何反应了。」

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在7月时很兴奋,当时有一篇研究论文显示,人们从2002到2003年SARS冠状病毒康复后数年内,依然检测得到记忆T细胞,而SARS是今年这场疫情的近亲之一。

如今,最新证据显示,从COVID-19感染产生的B细胞与T细胞也有可能会长期存在。有一份在11月16日发表的预印本检视185名冠状病毒患者,概述免疫系统中这些重要细胞的存活时长。它显示记忆B细胞在六个月后依然非常丰富,而记忆T细胞已经减少,不过只减少一半。另一份11月发表的研究发现,100名在春季感染冠状病毒且呈现轻微或少许症状的医护人员──而且他们一开始没有制造很多抗体──在六个月后依然拥有蓬勃丰富的T细胞。

目前未知的是,如果身体再度暴露到冠状病毒,这些B细胞与T细胞会如何作用。它们会产生发炎反应,然后导致有更严重症状的病例吗?还是它们会减弱反应,产生如同某些早期报告见到的轻微再感染?

拉吉库玛尔说,如果导致感冒的冠状病毒所呈现的轨迹能消除一定程度的疑虑,那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再度罹患COVID-19不会像之前一样那么悲惨。这代表那个香港病例会是常态,而感染后发展成较严重病例的内华达州男性则可能不是典型。

目前还没有足够的长期研究能让我们确定,即将获得许可的尖端mRNA疫苗所活化的B细胞与T细胞是否会提供长期保护,不过近期一项为期两个月的小鼠研究显示,答案可能是「会」。

同时,即使COVID-19的康复病患预期二度感染会比较不痛苦,但他们仍不应该把口罩丢在一旁。他们依然可能会感染病毒并传给其他人,然后那些人就可能生病。

拉吉库玛尔说:「你可能会再感染,而你的症状可能非常轻微,使你根本就没有察觉。」他补充说,民众应该持续戴口罩,直到全世界达到群体免疫为止。 「为了其他人好,即使你曾经感染COVID-19,戴口罩仍是明智的做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