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巴西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这些卷尾猴在3000年前已迈入自己的“石器时代”

科学家的研究报告指出,巴西卡皮瓦拉山(Serra da Capivara)的野生卷尾猴自制石头工具的历史已至少有3000年,而它们的技巧也随着时间改变。 PHO

科学家的研究报告指出,巴西卡皮瓦拉山(Serra da Capivara)的野生卷尾猴自制石头工具的历史已至少有3000年,而它们的技巧也随着时间改变。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卷尾猴的考古遗址位于卡皮拉瓦山,这是巴西的国家公园,而那里的猴子现在也会用石头敲开腰果。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卷尾猴的考古遗址位于卡皮拉瓦山,这是巴西的国家公园,而那里的猴子现在也会用石头敲开腰果。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为了敲开腰果,卷尾猴会用直径约2.5公分到人类拳头大小不等的圆石当工具。 做这件事时,牠们会运用整个身体,有点像人类的棒球投手那样。 PHOTOGRAPH BY

为了敲开腰果,卷尾猴会用直径约2.5公分到人类拳头大小不等的圆石当工具。 做这件事时,牠们会运用整个身体,有点像人类的棒球投手那样。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卷尾猴会利用直径约20公分的石头、或是腰果树的树根当「砧板」垫在下面敲腰果。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卷尾猴会利用直径约20公分的石头、或是腰果树的树根当「砧板」垫在下面敲腰果。 PHOTOGRAPH BY TIAGO FALóTICO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编译:钟慧元):虽说卷尾猴(capuchin monkey)还没那么快能做出像人类所使用的工具,但这个物种现在已经拥有自己「独立的考古学纪录」,科学家的报告指出。

对巴西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Serra da Capivara National Park)里的卷尾猴来说,使用工具是一种已经有好几千年的传统:一项新研究发现,过去3000年来,这些灵长类都在利用石头工具处理食物, 也让这个地点成为非洲以外最古老的独特非人类考古遗址。

发表在6月24日《自然生态演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期刊中的一篇研究报告提到了这处考古遗址,这里累积了一层又一层由卷尾猴制作、用于敲开种子与核果的小圆石。 非洲和其他地区都曾发现过其他非人类的工具遗址;已知最古老的一处是位于科特迪瓦共和国的黑猩猩遗址,历史超过4000年。 但卡皮瓦拉山找到的工具本身即展现出经过长时期的演变,是考古学在非人类支系方面的里程碑。 该地的石头工具因时期不同而有大小上的差异,显示这个地区的卷尾猴可能曾经为了要吃不同硬度的食物而改变了自己的工具。

「能够进行灵长类使用工具的遗址考古发掘,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件事指出了人类并非唯一一种拥有真正细致又详细的考古纪录的物种,」这篇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托莫斯. 普罗费特(Tomos Proffitt)说,他是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博士后研究员。 「这处卷尾猴考古遗址显示,巴西的这种灵长类有自己的考古纪录:它们使用工具早就有迹可寻。 」

了解卷尾猴的工具使用,有助于揭开其他灵长类族群、包括最古老的人类谱系成员在使用工具方面的起源。 已知最古老的石制工具──刻意剥下的石片刀──可追溯至330万年前,可能是由阿法南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或肯亚平脸人(Kenyanthropus platyops)这两个古老的人类亲族所制作。

但在最早的人族(hominins)刻意剥下石片当工具之前,考古学家认为他们也曾使用未经改造的卵石来处理食物,就像今天卡皮拉瓦山的猴子一样。 研究过卷尾猴的工具运用之后,研究人员现在也比较有概念,知道该在其他更古老的遗址中寻找什么。

「有人找到复杂的动物行为相关证据的时候,我总是非常兴奋,」查塔姆大学(Chatham University )的演化人类学家艾琳. 玛莉. 威廉斯-哈塔拉(Erin Marie Williams-Hatala)说,她研究的是早期石制工具使用的生物力学。 「我认为,人类多年来──几十年来──都一直因为在创作那些人类与其他灵长类究竟有何不同的伪陈述而分心了。 」

惊人一击

长久以来,使用工具一直被视为是人类独有的行为,但几十年的研究显示,这根本就不是真的。 有好几种鸟类会用棍子、小树枝当工具;黑猩猩会做「矛」来猎杀哺乳动物。 红毛猩猩对于补充水分有巧妙的解决办法:它们会咬嚼植物体当海绵用,将嚼过的植物浸在难以触及的水中,待吸了水之后再挤进自己嘴里。

所以卡皮瓦拉山的卷尾猴也是,它们到现在都还会用圆的石英石敲破腰果的硬壳,而石头大小从直径2.5公分到人类拳头大小都有。 它们用石头敲腰果的时候──可能是放在腰果树根或石头的「砧」上──就会留下泄漏秘密的凹痕,这些凹痕被腰果壳染成了棕褐色,那就是它们惊人一击的证据。

好几个世纪以来,当地人和去巴西玩的游客之间都流传着会使用工具的卷尾猴的故事,而科学家知道圈养环境中和实验室测试的卷尾猴会使用工具,也已经有好几十年了。 但他们并未正式在野外记录到这种行为,直到2004年。

「当地人知道这件事已经很久了,」研究主持人、圣保罗大学的灵长类学家,作者提亚科. 法拉吉戈(Tiago Falótico)说。

这篇新研究背后的研究团队约在十年前前往位于卡皮瓦拉山的发掘遗址,设法了解卷尾猴使用这种工具到底可以追溯到多久之前。 2016年,研究人员发现,在其中一个地点,有证据显示卷尾猴的石制工具可追溯到约700年前。 但未必没有更古老的,所以团队继续往下挖。

食物的改变?

经过四个挖掘季之后,团队挖穿了约3000年的沉积物,这是根据对土壤层中的炭所所做的放射性碳定年的判断──他们还是有发现泄漏秘密的卷尾猴石头工具。 法拉吉戈和普罗费特的团队也注意到工具的使用出现了变化。 直到约560年前,这个地方的卷尾猴使用的大多是相对来说很小颗的卵石,上面有许多撞击造成的损坏──表示它们常常瞄不准目标。 研究人员想到的是,那时候卷尾猴吃的食物比较小。

在那之后,卡皮瓦拉山的卷尾猴用了大很多的石头,显示它们开始吃更硬的食物。 而在最后300年左右,法拉吉戈的发掘成果显示卷尾猴已经适应了它们现在熟悉的工具大小,这也符合它们目前敲开腰果硬壳的策略。

为什么这个地区的卷尾猴会改变自己吃的食物呢? 普罗费特和法拉吉戈无法确定。 或许卡皮瓦拉山这几千年来出现过许多不同的卷尾猴族群,且各有独特的品味。 也有可能只是反映出此处植物群落的变化。

并未参与这项研究的威廉斯-哈塔拉指出,我们目前还不确定古代卷尾猴到底吃的是什么。 较老的工具上并没有能透露秘密的腰果残余,可能代表那些卷尾猴吃的不是腰果,也可能是腰果残余因年代久远已经分解了。 她还补充说,卷尾猴大致的工具策略──敲击──长久下来并未发生显著的改变,所以她会采取谨慎态度,避免对这地方发生的变化做太多解读。

「被敲的东西随着时间而改变,但这是否会在工具的功能、或是行为差异方面构成变化,我会说并没有。 」她说。

普罗费特和法拉吉戈也计划进行更多研究,包括更广泛检视如何分辨不同的非人类石制工具种类。 这样的话,研究人员就能更迅速地按照用户、将不同地点的石头工具分类──并了解各种灵长类工具使用的演化基础。 毕竟,不是每个族群的卷尾猴都会使用石头工具──那么,为什么卡皮瓦拉山和巴拿马某个地方的卷尾猴就会呢?

「这些卷尾猴族群在[与人类共同祖先]分开后的3800万年间,出现了什么样的演化史、生态学和社会制度? 」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博士后研究员布兰登. 巴瑞特(Brendan Barrett)说。 「这很可能是独立的演化。 」

最重要的是,研究者专注的是灵长类在工具使用方面的单纯变化──并以及卷尾猴和人类祖先走上同样演化道路的非必然性。 比方说,卷尾猴有时也会在用力敲腰果的时候意外敲下石片,但从来没有人看到它们把这些石片当切割工具使用,这是人类演化的关键一步。

「如果你将「石器时代」定义为动物个体会把石头当工具使用的时期,那么卷尾猴有它们自己的石器时代,这毫无疑问。 」普罗费特说。 「至于这个石器时代是否会发展成更复杂的什么,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