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东亚人曾是两个不同的人类种群的后代 10000年前农业出现后两个种群开始融合

福建省奇和洞考古遗址出土的一具迄今8400年的骨架。来源:吴秀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福建省奇和洞考古遗址出土的一具迄今8400年的骨架。来源:吴秀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Nature自然科研:古基因组学开始揭示东亚历史了。根据首批针对东亚地区的大规模古人类基因组研究,很多东亚人曾是两个不同的人类种群的后代,而从大约 10000年前农业出现后,这两个种群便开始了融合 。研究还揭示了中国南方和南太平洋古人类之间的关系,以及沿海居民之间的联系,这或能为了解人类如何来到东亚定居提供线索。

这项结果于5月14日发表在《科学》上。研究分析了24个中国古人类个体的基因组,3月发布的另一篇预印本论文则分析了整个东亚地区将近200例古基因组。

当代东亚人基本都是5-10万年前离开非洲的古人类的后代。但研究人员对于影响了当前17亿东亚人基因组的古人类迁移却了解得很少。之前只发布过为数不多的来自东亚的古人类基因组,研究人员并不清楚某些关键事件,比如彻底改变了西部欧亚人群基因构成的农业传播,对东亚地区有过哪些影响。

付巧妹是北京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一名群体遗传学家,她带领的一支团队分析了9500-300年前生活在东亚(包括如今中国所在地)的24个个体的基因组,大部分基因组来自中国东北部黄河流域以及相距1000多公里的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的考古遗址。

南北差异

付巧妹团队发现,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约10000-6000年前),这两个地区的人类群体存在遗传差异。但久而久之,两个群体开始混合:当代中国人的祖先来源主要是北方群体,但也与古代福建群体有着不同程度的关系(与中国南方群体的关系最近)。付巧妹团队并不完全清楚两组群体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基因交流的,但团队发现有迹象表明,到5000-4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北方遗传特征已经开始扩散到中国的东南方。

北京大学考古学家秦岭说,这表明东亚的农业可能是通过农民和狩猎采集者的融合进行传播的。这与古基因组研究在西部欧亚的发现不一致,西部欧亚有中东血统的农业群体从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欧洲的狩猎采集者[3]。

黄河流域的农业群体也曾向西迁徙。美国哈佛医学院的群体遗传学家David Reich是付巧妹团队的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他带领的一支团队分析了黄河流域已有5000年历史的20个个体的基因组,发现他们与当代藏族人有关系。报道了这一结果的研究一共分析了191个东亚古人类个体,论文于 3月25日发布在bioRxiv预印本服务器上。

远方亲戚

研究还揭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远距离联系。新石器时代在中国沿海附近定居的人群,无论在东北还是东南地区,都和东南亚以及日本沿海地区的古人类具有部分相似祖源。付巧妹说:“那说明整个东亚沿海区域是一个重要的迁移地点。”Reich和他的团队发现了类似的联系,他们认为这或许能证明现代人最初是在东亚沿海地带定居的。

中国东南方的祖先则扩散得更远。付巧妹团队发现,新石器时代的福建人群以及台湾海峡的岛屿人群与遥远大洋洲的瓦努阿图的古代岛民关系较近。此前的古基因组研究记录了这些祖先从东亚向大洋洲的扩散[4],付巧妹的研究则表明,这个群体起源于中国南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考古学家Matthew Spriggs认为这个结论站得住脚。已有考古学和遗传学证据表明,南太平洋迁徙人群与台湾古人类有关系,新石器时代的台湾居民很有可能来自大陆的南部地区。“我很高兴能看到这篇论文。”他对付巧妹的研究评价道。

秦岭认为付巧妹研究的中国古南方人群居住在一个与外隔绝的区域,可能无法代表更广地区的情况。她还表示,首先要做的是对中国南方长江流域早期农业人群的DNA进行测序,该地区是水稻驯化的中心,也是其他迁徙的可能起源地。

以上研究结果让研究人员相信,古基因组学能够帮助他们更深入地认识东亚早期历史。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群体遗传学家Pontus Skoglund希望弄清楚这样一个问题:在东亚定居的第一批智人是否曾与已经灭绝的古人类——丹尼索瓦人发生过基因交流。哥本哈根大学的遗传学家Martin Sikora补充道:“我认为关于前新石器时代有人类定居的区域,大家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最早出现在这些区域的现代人究竟是谁?”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