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日本中银胶囊塔风光不再

   中银胶囊塔由140个可拆卸重组的胶囊住宅构成。此为其2015年的样貌。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中银胶囊塔由140个可拆卸重组的胶囊住宅构成。此为其2015年的样貌。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有住户长期以胶囊住宅为家。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有住户长期以胶囊住宅为家。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每个胶囊住宅的面积都只有9.9平方公尺,空间配置不易。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每个胶囊住宅的面积都只有9.9平方公尺,空间配置不易。 PHOTOGRAPH BY NORITAKA MINAMI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Ye Ming 编译:胡家璇):于1972年落成的中银胶囊塔曾为日本战后经济起飞的象征,如今却风光不再。

东京都繁华喧嚣的银座区耸立着一幢与众不同、曾被誉为日本未来愿景的指标性建筑—中银胶囊塔。

中银胶囊塔为1960年代「代谢派」建筑运动的先驱黑川纪章所设计。当时的「代谢派」认为建筑必须处于动态的过程,以适应未来市容快速且持续的演变。

这幢外观像是由洗衣机堆叠而成的建物有两栋分别为11层楼和13层楼高的水泥核心,而「可拆卸重组」的立方体就附着在核心上。每个立方体面积为9.9平方公尺,均事先在工厂里預鑄完成后,再利用四个高张力螺栓固定在核心上。这些立方体被称为胶囊住宅,里头配备有基本家电和一间跟机舱厕所同等大小的卫浴间。

1972年,这栋建筑仅花了30天就完工。黑川纪章预言它将翻开建筑史的新页。

然而,中银胶囊塔却成了至今从未实现的乌托邦。原本预计有25年寿命的胶囊住宅因维修汰换成本高昂,年久失修而逐渐残败。如今周遭住商大楼如雨后春笋般林立,跻身其间的中银胶囊塔更显得不合时宜而格格不入。

黑川纪章于2007年逝世后,不愿再忍受大楼斑驳的水泥碎屑与水管漏水的住户投票决议将此建筑巨作拆除,改建传统公寓大厦,但这项计画因为2008年股市崩盘而中止。

2010年,美籍日裔摄影师Noritaka Minami开始追溯中银胶囊塔的生命故事。在接下来的七年里,他回到这栋建筑物近十次。 「我每次造访这栋大楼,都学到一点关于这幢建筑和住户的事。」他说。

有些胶囊住宅的屋主已搬离,或将空间改为办公室;有些人则翻修装潢,仍旧以这独一无二的居所为家。

Minami摄影时,会避免让住户直接入境,而是透过他们的所有物来传递出他们的存在。 「(这个空间)变成了乘载人们自我认同、个人兴趣、嗜好与品味的容器。」

眼见2020年夏季奥运即将在东京举行,东京的城市发展与中银胶囊塔这幢历史建物的去留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Minami希望中银胶囊塔能被保存下来,成为时代运动的象征,毕竟当年诉求高效都市生活的概念仍与今日息息相关,同时也提醒民众这条路还没有人走,这个理想仍未实现。
「日本不太重视保存现代建筑。」Minami说道。 「(这座塔)若能保存下来,而不像其他建筑一样因为经济发展而被牺牲,绝对意义重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