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奇妙姬红蛱蝶一次能飞4000公里

一只姬红蛱蝶展开翅膀寻找阳光。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只姬红蛱蝶展开翅膀寻找阳光。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只姬红蛱蝶幼虫,摄于衣索比亚高地。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只姬红蛱蝶幼虫,摄于衣索比亚高地。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姬红蛱蝶蛹的特写。 PHOTOGRAPH BY DR.ROGER VIL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姬红蛱蝶蛹的特写。 PHOTOGRAPH BY DR.ROGER VIL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姬红蛱蝶聚集在贝南境内的尼日河,可能是从欧洲迁徙过来的蝴蝶所繁殖的后代。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

姬红蛱蝶聚集在贝南境内的尼日河,可能是从欧洲迁徙过来的蝴蝶所繁殖的后代。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来自欧洲的姬红蛱蝶可能常在查德中部的格拉山脉(Guera Mountains)繁殖。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

来自欧洲的姬红蛱蝶可能常在查德中部的格拉山脉(Guera Mountains)繁殖。 PHOTOGRAPH BY GERARD TALAVE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arrie Arnold 编译:涂玮瑛):奇妙小蝴蝶,一次能飞4000公里,姬红蛱蝶是有记录以来能连续迁徙最久的蝴蝶。

昆虫学家杰拉德.塔拉维拉(Gerard Talavera)历经超过3200公里的旅程,从西班牙到遥远的非洲萨赫尔沙漠寻找另一种长途旅客:姬红蛱蝶。

但有个风暴从东北方席卷而来,塔拉维拉的注意力都放在天空,而非观察可能有昆虫躲藏的低矮灌木。当时是2014年,那天他正打算结束行程,突然一阵风吹来,把某个东西吹到他脸上。

那是一只姬红蛱蝶。

塔拉维拉说:「在这片区域,我是唯一一个寻找这种蝴蝶的人,而风把蝴蝶带到我面前。」

塔拉维拉与他的老师罗杰.维拉(Roger Vila)获得国家地理学会的赞助,他们在非洲中部长途跋涉,想解开一个长久以来的谜团:姬红蛱蝶在哪里过冬?

常见却令人惊奇

姬红蛱蝶是全世界最常见的蝴蝶之一,除了南美洲与南极洲以外,各大洲都有分布。

科学家已经知道,在较暖月份栖息于北美洲的姬红蛱蝶会在冬季迁徙至墨西哥与中美洲。

科学家也追踪欧亚地区的姬红蛱蝶,发现它们最远可达撒哈拉沙漠,但接着这些蝴蝶就在地图上消失了。塔拉维拉与维拉知道,这些蝴蝶一定在热带非洲的某个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在查德、贝南、尼日,塔拉维拉与维拉发现大量姬红蛱蝶在这个较温暖的气候带过冬--每公顷区域都有多达20000只蝴蝶。

这项发现证明,这种展翅宽5公分的蝴蝶可从欧洲迁徙将近4000公里,穿越地中海、北非山脉、撒哈拉沙漠等障碍。此外,跟帝王斑蝶不同的是,姬红蛱蝶翅膀的化学特征显示,它们单一世代就能完成这趟长途旅程。

这是有记录以来时间最长的蝴蝶迁徙。

塔拉维拉说:「虽然姬红蛱蝶是常见的蝴蝶,却能做十分独特又令人惊奇的事情。」

惊奇的旅程

塔拉维拉与维拉到非洲之前,曾经建立一个电脑模型,预估最可能适合姬红蛱蝶栖息的地点。虽然该团队的模型成功了,但塔拉维拉提醒,研究迁移性的动物,从鸟类、龟到鲸等,往往面临极大的挑战,研究迁移性的昆虫尤其如此。

雪上加霜的是,根据北达科他大学昆虫学家丽贝卡.西蒙斯(Rebecca Simmons)的说法,姬红蛱蝶能飞行的海拔远远高于其他昆虫。

帝王斑蝶常被误认为姬红蛱蝶,但姬红蛱蝶这种高空飞行的昆虫并不会每年都在同一地点过冬,这与帝王斑蝶不同。此外,它们不会在固定时间迁徙,也不会总是一次就飞行4000公里。

慢慢来

西蒙斯说:「姬红蛱蝶在旅途中繁殖。它们一步一步慢慢来,一次繁殖一个世代。」姬红蛱蝶能在单一世代就完成迁徙,但它们不会每次都这么做。

因为我们对昆虫迁徙仍然所知甚少,姬红蛱蝶的迁徙尤其如此,所以西蒙斯说,这样的研究对于我们了解自然世界是很重要的。

如今维拉与塔拉维拉已经大概了解姬红蛱蝶度过冬季的地点,他们正在制作一张更详尽的地图,显示蝴蝶的移动会受到何种因素影响,例如哪里容易取得食物。

塔拉维拉说:「这是一趟惊奇的旅程,这种旅程在鸟类很常见,但在昆虫就很罕见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