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哈萨克斯坦乌斯秋尔特高原长相奇特的高鼻羚羊涌现婴儿潮 为极危物种带来希望

高鼻羚羊(照片为一只在俄国的小羊)在东欧与中亚多数地区的贫草原上四处漫步。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NPL/MINDEN P

高鼻羚羊(照片为一只在俄国的小羊)在东欧与中亚多数地区的贫草原上四处漫步。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NPL/MINDEN PICTURES

今年春天有超过500只小羊在哈萨克斯坦的乌斯秋尔特高原出生,照片为其中两只蜷缩在草丛里的小羊。 PHOTOGRAPH BY BAKHTIYAR TAIKENOV

今年春天有超过500只小羊在哈萨克斯坦的乌斯秋尔特高原出生,照片为其中两只蜷缩在草丛里的小羊。 PHOTOGRAPH BY BAKHTIYAR TAIKENOV / AKdeB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SON BITTEL 编译:涂玮瑛 ):自2007年起的每个春季,科学家都会仔细地在哈萨克斯坦的乌斯秋尔特高原(Ustyurt Plateau)上寻找幼年高鼻羚羊(saiga antelope)。 因为这种极危物种在当地的族群是该国数量最少且最岌岌可危的,所以科学家的搜查结果通常并不乐观。

举例来说,科学家在2018年共发现58只生活在这些西南贫草原(steppe)的小羊。 而在2019年,这个数字降为四只新生小羊。

尽管去年小羊数量减少,但今年5月发现了530只高鼻羚羊幼崽蹲坐在膝盖高的草丛里,这项发现是令人欣喜的征兆,显示这种被捕猎到近乎灭绝的动物可能涌现婴儿潮。

直到1980年代,乌斯秋尔特高原上仍有数百万只成年高鼻羚羊四处漫步,它们以滑稽的长鼻子而闻名。 但苏联解体之后,传统亚洲药物市场对羚羊角的需求提高,盗猎者也变得十分猖獗,使中亚地区的高鼻羚羊数量减少。

接着在2015年爆发了一场致命的细菌疫情,杀死了20万只这种体型如山羊的动物,严重限制族群数量的发展。 在短时间内,超过70%的剩余族群就消失了。 但后来出现了转机,一份2019年的调查显示,哈萨克斯坦的族群数量已经回升至33万4400只──是前两年高鼻羚羊数量的两倍以上。

非营利组织哈萨克斯坦生物多样性保育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Biodiversity of Kazakhstan,简称ACBK)的高鼻羚羊专家艾伯特. 塞伦加列耶夫(Albert Salemgareyev)说,良好的征兆不仅是高鼻羚羊幼崽的数量而已,生下小羊的成羊族群也是将近十年来该地区所见最多的。

哈萨克斯坦政府森林与野生生物委员会的新闻秘书萨肯. 迪尔达赫迈特(Saken Dildakhmet)说:「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很兴奋。 」(非营利组织阿尔滕达拉保育计画[Altyn Dala Conservation Initiative]的国家联络人法莉扎. 阿迪尔贝科娃[Fariza Adilbekova]在一通视频电话中翻译迪尔达赫迈特的评论。 )

迪尔达赫迈特说:「因为在那次大量死亡事件之後,国家保育巡查员对高鼻羚羊的良好保护与尽职巡视,所以每年族群数量都在稳定成长。 」

族群崩溃

虽然盗猎活动已经减少,但这种沙色的羚羊仍面临多重威胁。 其中一项重大威胁便来自人类的基础建设。

哈萨克斯坦政府在2014年沿着该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境建造围墙,试图遏止偷渡及毒品走私。

「这项政策从未真正起作用,因为那里太偏僻,而且围墙也只是带有倒刺的铁丝网。 」牛津大学保育科学家兼高鼻羚羊保育联盟主席E. J. 米尔纳-古兰(E.J. Milner-Gulland)说:「但它却是非常有效的高鼻羚羊陷阱。 」

这些迁徙性动物在气候较温和的乌兹别克斯坦过冬,并从4月下旬开始向北回到哈萨克斯坦繁衍生息。 然而,那道边境围墙却有效地将这条迁徙路线斩断,尽管有证据显示,有些意志坚定的高鼻羚羊确实找到了方法跨过围墙。 「我们的专家在围墙上发现高鼻羚羊的毛,」阿迪尔贝科娃说:「还有血。 」

高速公路与其他人类开发活动也阻绝了迁徙行动。

数年前,塞伦加列耶夫、阿迪尔贝科娃与同事曾获得政府许可,在边境围墙上设置能让高鼻羚羊通过的缺口。 出于未知原因,高鼻羚羊以前并没有使用这些缺口──直到今年年初的冬季才有所改变。

「今年我们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同事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塞伦加列耶夫说:「一群高鼻羚羊出现了。 」

「在边缘徘徊」

并未参与这项研究发现的米尔纳-古兰提醒,考量到原先在这些贫草原四处移动的高鼻羚羊数量,数百只新生小羊其实是非常小的数字。 但最近十年内,许多专家都担忧乌斯秋尔特高原上的族群正在走向消亡,而这些新生小羊正是大有希望的征兆。

高鼻羚羊族群依然在边缘徘徊,但正在往正确的方向发展,她说:「每一只羚羊宝宝都是好消息。 」

随着研究持续进行,科学家正在进一步了解该物种的生命循环。 塞伦加列耶夫说:「每年我们都有新发现。 」他和同事最近在乌拉尔族群以西的地区偶然发现一群大约5000只的高鼻羚羊;他说牠们的叫声非常大,他根本无法听到身旁的人在说什么。

这群羚羊的数量起初看似正常──后来科学家发觉,它们全都是有角的公羊。 塞伦加列耶夫在科学文献中搜寻类似的观察结果,却没有找到任何先前的纪录;他推测这些公羊是在繁殖季节期间随意游走。 研究人员也发现,某些地区的新生小羊似乎严重向雄性倾斜──这与20年前的发现不同。

抛开未知现象不谈,可以肯定的是「高鼻羚羊善于在逆境中生存」,米尔纳-古兰说:「它们是数次遭受打击却不断恢复的物种。 」

非营利组织哈萨克斯坦生物多样性保育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Biodiversity of Kazakhstan,简称ACBK)的高鼻羚羊专家艾伯特. 塞伦加列耶夫(Albert Salemgareyev)说,良好的征兆不仅是高鼻羚羊幼崽的数量而已,生下小羊的成羊族群也是将近十年来该地区所见最多的。

哈萨克斯坦政府森林与野生生物委员会的新闻秘书萨肯. 迪尔达赫迈特(Saken Dildakhmet)说:「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很兴奋。 」(非营利组织阿尔滕达拉保育计画[Altyn Dala Conservation Initiative]的国家联络人法莉扎. 阿迪尔贝科娃[Fariza Adilbekova]在一通视频电话中翻译迪尔达赫迈特的评论。 )

迪尔达赫迈特说:「因为在那次大量死亡事件之後,国家保育巡查员对高鼻羚羊的良好保护与尽职巡视,所以每年族群数量都在稳定成长。 」

族群崩溃

虽然盗猎活动已经减少,但这种沙色的羚羊仍面临多重威胁。 其中一项重大威胁便来自人类的基础建设。

哈萨克斯坦政府在2014年沿着该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境建造围墙,试图遏止偷渡及毒品走私。

「这项政策从未真正起作用,因为那里太偏僻,而且围墙也只是带有倒刺的铁丝网。 」牛津大学保育科学家兼高鼻羚羊保育联盟主席E. J. 米尔纳-古兰(E.J. Milner-Gulland)说:「但它却是非常有效的高鼻羚羊陷阱。 」

这些迁徙性动物在气候较温和的乌兹别克斯坦过冬,并从4月下旬开始向北回到哈萨克斯坦繁衍生息。 然而,那道边境围墙却有效地将这条迁徙路线斩断,尽管有证据显示,有些意志坚定的高鼻羚羊确实找到了方法跨过围墙。 「我们的专家在围墙上发现高鼻羚羊的毛,」阿迪尔贝科娃说:「还有血。 」

高速公路与其他人类开发活动也阻绝了迁徙行动。

数年前,塞伦加列耶夫、阿迪尔贝科娃与同事曾获得政府许可,在边境围墙上设置能让高鼻羚羊通过的缺口。 出于未知原因,高鼻羚羊以前并没有使用这些缺口──直到今年年初的冬季才有所改变。

「今年我们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同事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塞伦加列耶夫说:「一群高鼻羚羊出现了。 」

「在边缘徘徊」

并未参与这项研究发现的米尔纳-古兰提醒,考量到原先在这些贫草原四处移动的高鼻羚羊数量,数百只新生小羊其实是非常小的数字。 但最近十年内,许多专家都担忧乌斯秋尔特高原上的族群正在走向消亡,而这些新生小羊正是大有希望的征兆。

高鼻羚羊族群依然在边缘徘徊,但正在往正确的方向发展,她说:「每一只羚羊宝宝都是好消息。 」

随着研究持续进行,科学家正在进一步了解该物种的生命循环。 塞伦加列耶夫说:「每年我们都有新发现。 」他和同事最近在乌拉尔族群以西的地区偶然发现一群大约5000只的高鼻羚羊;他说牠们的叫声非常大,他根本无法听到身旁的人在说什么。

这群羚羊的数量起初看似正常──后来科学家发觉,它们全都是有角的公羊。 塞伦加列耶夫在科学文献中搜寻类似的观察结果,却没有找到任何先前的纪录;他推测这些公羊是在繁殖季节期间随意游走。 研究人员也发现,某些地区的新生小羊似乎严重向雄性倾斜──这与20年前的发现不同。

抛开未知现象不谈,可以肯定的是「高鼻羚羊善于在逆境中生存」,米尔纳-古兰说:「它们是数次遭受打击却不断恢复的物种。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高鼻羚羊 哈萨克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