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意大利橄榄树正沦为一种毁灭性病原体的牺牲品

叶缘焦枯病菌暴发前,萨兰托半岛是意大利、欧洲和全球橄榄生产中心。

叶缘焦枯病菌暴发前,萨兰托半岛是意大利、欧洲和全球橄榄生产中心。《科学》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宗华):在意大利这只“靴子”的整个“后跟”上,有着悠久历史的橄榄树正沦为一种毁灭性病原体的牺牲品。“这令人难以置信。”瑞士苏黎世应用科学大学植物细菌学家Brion Duffy说。Duffy到访过萨兰托半岛,并且见识了连绵不绝的干枯橄榄树奄奄一息的场景。“这里是意大利、欧洲和全球橄榄生产中心,而现在就像一颗炸弹发生了爆炸。”

尽管采取了防控措施,疾病仍在向北扩散,威胁到整个意大利的橄榄园并在欧洲拉响警报。今年1月,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就橄榄减产和防控措施带来的成本不断上升发出了警告。同时,意大利首次因为一种植物病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且任命了一位被赋予新权力的特别专员。上个月,法国向来自萨兰托的所有受影响植物品种关闭了边境,并因此招致关于贸易战的指责。“对于欧洲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昆虫学家Jean-Claude Grégoire表示。

罪魁祸首是叶缘焦枯病菌。这种细菌在美洲分布广泛,并且自1981年起出现在欧洲检疫名单上。其中一个菌株似乎在美国加州橄榄园引发轻微症状,但并未导致树木死亡。其他亚种则在南美柑橘园和北美葡萄园造成严重破坏。叶缘焦枯病菌通过在维管组织内繁殖并因此逐渐堵塞树木的水分运送系统来杀死植物。很多种类的吸汁昆虫从看上去健康的植物,或上百种受到轻微影响的宿主那里传播这种细菌,从而使其很难控制。

叶缘焦枯病菌袭击意大利是由意大利国家研究委员会可持续植物保护研究所植物病毒学家Donato Boscia发现的。2013年夏天,他最早在其岳父的橄榄园中观察到一些异乎寻常的症状。干枯的叶子黏在树干上好几个月,而不是掉下来。其他农民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当年10月,Boscia和他的同事确认罪魁祸首是叶缘焦枯病菌,并且在莱切省生长在受感染果园附近的巴旦杏树和夹竹桃上发现了这种细菌。很快,欧洲和地中海植物保护组织接到注意这种细菌的通知。数周内,意大利禁止橄榄树苗和其他受影响植物体从莱切移出。

不过,疾病仍在传播。到2013年12月,约8000公顷林木遇到麻烦。通常,整片果园都会生病,其中最大和最老的树木受灾最严重。“人们眼看着父母和祖父母栽下的树木逐渐衰败。” Boscia说。两个月后,欧盟禁止运送来自受影响地区的大多数植物,而这伤害到了商用苗圃。同时,欧盟要求成员国开始进行针对叶缘焦枯病菌的检测。

Boscia和同事迅速查明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基因标记同分离自从哥斯达黎加出口到欧洲的观赏性咖啡树和夹竹桃所含菌株的基因标记相匹配。受到感染的植物可能在未出现症状时已到达意大利。巴里阿尔多莫罗大学植物病毒学家Giovanni Martelli说,在任何事件中,欧洲的检验和检测都过于松懈。

2014年8月,Boscia和同事在《经济昆虫学杂志》上报道称,在意大利主要媒介是长沫蝉。这些昆虫在欧洲很普遍,并且在橄榄园中十分丰富。夏天,成年长沫蝉从草地飞到树上,以液汁为食,并且重复性地感染每棵树。去年8月,检测发现,在遭受折磨的果园中多达80%的长沫蝉携带这种细菌。“这非常可怕。”Martelli表示,这是一支装满了“弹药”的昆虫大军。

到2014年10月,据估计叶缘焦枯病菌已扩散到2.3万公顷的果园。2月,意大利农业部将其资助增至原来的3倍(760万欧元)以应对这种枯萎病,地方政府则额外下拨了590万欧元。为防止叶缘焦枯病菌向北扩散,政府当局划定了一个跨越半岛的3公里宽根除地带和缓冲带。工人们正在清除病树和诸如夹竹桃等宿主植物上的长沫蝉,并且将喷洒杀虫剂杀死成年沫蝉。在其他地方,农民们翻耕了上千公顷果园,以杀死沫蝉幼虫。

一些环境组织怀疑叶缘焦枯病菌是否是果树衰败的起因。他们怀疑的是过去曾折磨过橄榄树的地方性真菌或豹蠹蛾。不过,上个月,EFSA发布报告排除了这种理论。当时,这些组织召集抗议者阻止砍伐染病橄榄树的行动。2月,一位特派专员被授权实施树木清除行动,同时警察被召来使抗议者远离挥舞着电锯的林业工作者。

然而,叶缘焦枯病菌继续前进。上个月,受感染树木在控制区域以北约30公里处被发现。Martelli表示,快速行动有可能消除这个新的热点地区。更多的举措正在准备中。欧盟咨询委员会日前建议,欧盟应禁止从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进口观赏性咖啡树。它还指出,各国应通过移除受感染植物和100米以内的宿主植物压制新的疫情暴发。

去年11月,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可持续农业研究所植物病理学家Blanca Landa访问了莱切省。“我看见一个农民在地里哭。”Landa说,“他告诉我,我把橄榄树照料得比对自己的小孩还好。”现在,他的果园正在死去。“我回来时感觉一切都被摧毁了。”Landa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病原体 意大利 橄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