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记西双版纳兰科植物科考

记西双版纳兰科植物科考

记西双版纳兰科植物科考

勐远玉凤花

勐远玉凤花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中国科学报(王晨绯):兰花人人喜爱!西双版纳位于云南省南部,属于东南亚热带北缘地区。由于其多样的地形地貌和优越的气候条件,孕育了丰富的植物资源和多样的植被类型,这也使得西双版纳地区具有极其丰富的兰科植物。在“兰花王国”的西双版纳有一群对兰花近乎痴迷的人,踏遍这里山山水水,寻找兰花踪影。

“20多年前的1992年,我就随吉占和先生进行西双版纳地区兰科植物野外调查。在跟随吉先生开展的几次野外考察中,先生传授了大量兰科植物知识和摄影技巧,激起了我对兰科植物的浓厚兴趣。”从那时起,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高江云的内心就没有放下过对兰花的喜爱。

此后近20年时间,西双版纳地区再没有开展过系统的兰科植物的专项考察。2008年,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成立了“濒危植物迁地保护与再引种”研究组,在高江云的带领下,研究组专门致力于西双版纳和相邻地区兰科植物的综合保护研究。而此时,由于橡胶、茶叶经济作物受单一种植、过度采集以及生境破坏、气候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和叠加效应,使得兰花的分布和种类也随之变化,越来越多的兰科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吉占和先生当年考察所见的兰花是否依旧安好?”20年后,高江云团队沿着吉占和先生的足迹,再次踏上寻兰征途。

得之非易事——勐远玉凤花

在2011~2013年,高江云研究组联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所、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开展了8次系统的兰科植物多样性专项考察。参加考察的人员有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林华、刘强、谭运洪、李剑武、张文柳、周翔、陈玲玲、高江云、王晓静、邵士成等以及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所余东莉、杨洪培、杨正斌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金效华。

由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下设两县一市,辖大小乡镇有32个,很多地区都较为偏远,考察条件艰苦,大部分时间需要徒步行走,甚至攀爬陡峭的石灰山。

“我们一般包里背两瓶水,早上吃得饱饱的,中午不吃。”为了爬山减轻负重,这是刘强等人常年野外科考的经验。

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上山下山一个来回也要出汗湿透两次。热带地区变天如变脸,半路上遇到一阵过云雨淋湿透了也时常发生。

“不管是汗透还是淋透的都一样,等太阳出来放在石头上晒干,不影响考察。”刘强一行风餐露宿惯了,热带毒辣的日头将他们皮肤提炼出蜜色。

在西双版纳东部的勐腊县勐远村至景洪市勐养镇一带还分布着石灰岩山森林。石灰岩山森林由于发育完好的典型喀斯特地貌、复杂的生境和多样的植被类型,形成了“上有森林、下有石林”的奇特景观。这样的生境中,兰科植物种类异常丰富。勐远的一次考察让刘强至今记忆深刻。

那是一座非常陡峭的石灰山森林,石灰岩疏松紧密不一。刘强一行已经爬到半山腰,突然前面的队友余东莉一脚踏空,刘强眼疾手快接住了她下滑的脚。

“你缓一下,继续往上走,到达山顶才能安全下山,我在你后面,没事的。”刘强感受到余东莉的腿在不停地颤抖,但自古华山一条道,除了向上只有向上。

这一次考察变得漫长而又煎熬,大家小心翼翼地终于登上山顶。

一株纤细的兰花散开洁白如丝般花瓣,中心一点朱砂色醒目妖艳。“我们发现了中国记录新种勐远玉凤花。”刘强难掩欣喜。

事后刘强坦言,爬山很累,也很辛苦,出于对职业的喜欢,苦中作乐,让他享受着这些。

坚持就是胜利——芳香石豆兰

除了考察兰科植物种类数量和分布情况以外,考察队还需要观察记录昆虫的访花行为。

“这是对兰科植物有效保护的基础和前提,也对研究其进化和适应具有重要意义。”高江云说。

如果说寻兰踪影需要缘分,那么观察访花行为就更需要运气。他们常常在野外花了十多天时间,一天蹲十个小时,有时候甚至晚上也需要“监视”,可谓是“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

其中对芳香石豆兰进行观察时,负责观察的陈玲玲起早贪黑整整守候了5天,就是没拍到想要的照片。芳香石豆兰的花期仅7天,凋谢了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对我来说,又有几个明年可以等待呢?”陈玲玲内心焦急。

陈玲玲是幸运的。眼看着要下雨,避雨需要赶紧下山。她考虑到上山的不易,打算咬牙坚持下去。阳光总在风雨后,过了一个小时,乌云散了,太阳暖洋洋地出来了,蜜蜂也来了,她们记录到了那完美的一刻。

“当师弟提醒我时,我心里一紧,双眼紧盯这个来访的蜜蜂,用摄像机追踪它的活动轨迹。非常幸运,这只蜜蜂离开一朵花时,它的背上携带有花粉块,那激动而紧张的心情啊,就如同彩票的号码即将揭晓一样。”但是,她还是要克制住紧张的心情,调好摄像机的焦距,争取记录到蜜蜂授粉的完美过程。

这只蜜蜂停留在附近的另一朵花上,降落,下压,反弹,离开,花粉块留在了柱头上。拍完了,她还是不放心,又回看摄像机的播放,她的“彩票号码”果然中了!画面竟是如此完美:一只后背携带有花粉块的中华蜜蜂落在了唇瓣基部,意图从侧面取食花蜜。

从2011年4月开始,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考察的结果令人惊喜,共记录到兰科植物76属253种,其中有36属的65种为西双版纳的新记录种。而每个种的新发现及每个种的传粉生物学研究结果的背后都凝结着考察队员们的艰辛与付出。

兰花保护刻不容缓

兰科植物是全球性最为濒危的植物类群,兰科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目录中收录受威胁种类最多的科。兰科植物有效的综合保护策略都是基于植物生态学、传粉生物学、繁殖技术、真菌学和种群遗传多样性研究基础。而这一系列的研究又都基于野外调查的积累。

“野外调查与实验室研究相辅相成,其中研究种类的选择、野外栽培等都基于野外调查所观察得到的结果。在这些调查的基础上我们才能选择出合适的种类,少走一些弯路。”刘强说。

“目前记录到的西双版纳野生兰科植物总数为115属428种。版纳地区兰科植物多样性之丰富出乎意料,这也意味着对版纳地区兰科植物的保护更加紧迫。”高江云告诉记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