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煎饼鸟”:缅甸琥珀中发现目前为止最完整的古鸟类

“煎饼鸟”标本与微CT图像对比  邢立达 供图

“煎饼鸟”标本与微CT图像对比  邢立达 供图

荧光下的“煎饼鸟”头骨碎片  邢立达 供图

荧光下的“煎饼鸟”头骨碎片  邢立达 供图

“煎饼鸟”标本自然光照片与荧光照片  邢立达 供图

“煎饼鸟”标本自然光照片与荧光照片  邢立达 供图

根据吸蜜蜂鸟复原的“煎饼鸟”  毛宇昂 制图

根据吸蜜蜂鸟复原的“煎饼鸟”  毛宇昂 制图

煎饼鸟羽毛特写。供图:邢立达。

煎饼鸟羽毛特写。供图:邢立达。

煎饼鸟标本死亡姿势图(绘图:张宗达)

煎饼鸟标本死亡姿势图(绘图:张宗达)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京报(王俊):今天(2月2日),中加美等国的古生物学家在北京宣布,他们在一枚距今约一亿年的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了一只如蜂鸟般大小的、几乎完整的小鸟,取名为“煎饼鸟”。

据了解,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邢立达副教授、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黎刚副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美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O’Connor)、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Luis M. Chiappe)教授和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Ryan C. McKellar)教授、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等学者共同研究。

此次新发现的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冈谷地。据火山灰测定,此地的琥珀距今约一亿年前,属于白垩纪晚期的最早期。

邢立达告诉记者,此次发现的琥珀相当大,珀体长约7厘米,其中保存的古鸟完整,暴露的头颈部区域保存着更长更密的羽毛,代表着这具标本比刚孵化的小鸟或幼鸟更为年长,也就是说,这只小鸟已经出生较长一段时间,过着独自的生活,是目前琥珀中发育程度最高的古鸟。

“很有意思的是,由于矿工的疏忽或自然风化,这个标本沿着冠状面剥蚀,这虽然损失了部分皮肉,但也因此暴露出了身体内多区域的解剖学细节,为学者们的研究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表示,“这个薄薄的标本也因此被昵称为煎饼鸟”。

青年古鸟类学家邹晶梅表示,相比蜥蜴类,目前缅甸琥珀中的鸟类包裹物依然极为少见。煎饼鸟虽然缺失了部分左翅与腿部,但它仍然是迄今为止缅甸琥珀中发现的最完整的古鸟标本。

“煎饼鸟”具有反鸟类的特征,反鸟类是白垩纪出现的一类相对原始的鸟类,是鸟类演化的重要分支,它们都有着较强的飞行能力,拇趾与其他三趾对握,适宜树栖,但最终在晚白垩世末期与恐龙一道完全绝灭。

记者了解到,煎饼鸟标本的发现,表明了缅甸琥珀中反鸟类类群在白垩纪中期仍然存在较大的生态分化和辐射,这对我们理解古鸟类的演化有着重要的作用。

相关报道:中外科学家发现一亿年前最完整古鸟,蜂鸟大小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澎湃新闻(吴跃伟):缅甸琥珀再立奇功,2月2日,中国、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的古生物学家在北京宣布,他们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了一只目前为止最完整的古鸟,而且是在琥珀中发现的发育程度最高的古鸟。

该研究成果在线发表在学术期刊《科学通报》(英文版)上,并作为封面文章。

论文作者之一,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告诉澎湃新闻,这只琥珀古鸟长度约5厘米,只有蜂鸟大小,来自一亿年前恐龙横行的白垩纪。

论文作者之一、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教授说,目前世界上最小的鸟类——吸蜜蜂鸟长约5厘米,重约1.8克,分布在古巴。新发现的琥珀古鸟跟吸蜜蜂鸟一样大。

2017年6月,邢立达团队曾经发表论文,报告在琥珀中发现了一只雏鸟。但这次发现的琥珀更大,珀体长约7厘米,其中保存的古鸟更加完整。2016年12月,该团队还在琥珀中发现一段非鸟恐龙的尾巴,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

论文作者之一、青年古鸟类学家邹晶梅说,新发现的琥珀古鸟化石提供了更多的解剖学信息,比如头盖骨基部、脊柱(约5个颈椎和8个背椎)、左前肢(包括了肱骨,桡骨和尺骨)、骨盆区域和股骨等。

这一新发现的琥珀古鸟属于反鸟类。反鸟类是白垩纪出现的一类相对原始的鸟类,有着较强的飞行能力,拇趾与其他三趾对握,适宜树栖,但最终在晚白垩世末期与恐龙一道完全绝灭。反鸟类的肩带骨骼的关节组合与现生鸟类的相比,二者凸凹情况正好相反,因此得名“反鸟类”。

此次新发现的化石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冈谷地。据火山灰测定,此地的琥珀距今约一亿年前,属于白垩纪晚期的最早期。该时期生活在缅甸北部潮湿的热带环境中的动植物,常常被柏类或南洋杉类所流下的树脂包裹,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形成琥珀,并一直保存至今。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黎刚副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美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O’Connor)、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Luis M. Chiappe)教授和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Ryan C. McKellar)教授、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等学者共同进行。

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表示,矿工在打磨该琥珀时,没有认出这是一只古鸟。矿工将这个标本沿着冠状面剥蚀,所以它变得薄薄的,被研究团队昵称为“煎饼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