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探险家如何在极端地点睡觉?

攀岩家伊沃.尼诺夫(Ivo Ninov)趁着悬挂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艾克匹坦峰(El Capitan)边上的时候小歇一番。 PHOTOGRAPH BY JIMMY

攀岩家伊沃.尼诺夫(Ivo Ninov)趁着悬挂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艾克匹坦峰(El Capitan)边上的时候小歇一番。 PHOTOGRAPH BY JIMMY CHIN

一位意大利探险家以壮丽的马特洪峰(Matterhorn)为背景,安稳地躺进了他的睡袋。 PHOTOGRAPH BY ROBBIE SHONE

一位意大利探险家以壮丽的马特洪峰(Matterhorn)为背景,安稳地躺进了他的睡袋。 PHOTOGRAPH BY ROBBIE SHONE

阿曼森海(Amundsen Sea)附近,有一位认真的南极游客,在下雪时还睡在甲板椅上。 PHOTOGRAPH BY COLIN MONTEATH, MINDE

阿曼森海(Amundsen Sea)附近,有一位认真的南极游客,在下雪时还睡在甲板椅上。 PHOTOGRAPH BY COLIN MONTEATH, MINDEN PICTURES

背包客在大峡谷北侧露营。 PHOTOGRAPH BY PETE MCBRID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背包客在大峡谷北侧露营。 PHOTOGRAPH BY PETE MCBRID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位孤身睡觉的人,睡在大峡谷科罗拉多河的河口沙洲上。 PHOTOGRAPH BY DAWN KISH,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位孤身睡觉的人,睡在大峡谷科罗拉多河的河口沙洲上。 PHOTOGRAPH BY DAWN KISH,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JANDRA BORUNDA 编译:钟慧元):野外就是我的床!探险家如何在极端地点睡觉?就算是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高耸的悬崖峭壁上,或是马来西亚的洞穴里,探险家都得学会关掉脑子,好好睡一觉。

人类需要睡眠。我们的身体不在乎你有多忙、多苦恼或多不舒服:最后我们都必须屈服。但若是挂在离地几千公尺的岩壁上,或是塞在晃来晃去的船头上,谁又睡得着啊?

神奇的是,这些探险家、摄影师还有冒险家找到了方法。

欧洲哲学家过去认为睡眠是一种临界状态、是一个片刻,在那片刻之中,一个人原本活跃的感官系统都暂停了。睡眠是恢复一个人有限的「感知力量」(sensorial powers)的时间,并且能为这些系统充电,以便在清醒的世界继续探索。

然而,当代睡眠科学告诉我们的故事更复杂,睡眠并不是什么消极的活动。我们一旦陷入睡眠,大脑就会像看门人一样,开始将白天的经验分类处理,之后再整理干净。

为了要达到这个清理的阶段,大脑必须覆盖掉自己保护性的战斗或逃跑(fight-or-fligh)冲动,但结果是我们的大脑对于区分「威胁」和「刺激」并不特别拿手。准备出发远行或一整天忙着玩钓鱼弹珠台的兴奋感,对大脑来说就跟快要考试的压力一样具有毁灭性。

「这是人脑的天性,」克莱门森大学(Clemson Uniiversity)的研究人员,珍.皮尔彻(Jane Pilcher)说:「我们大脑里的活动就是思考。思考是好的,但也会有副作用──就像让我们晚上睡不着。而我们无法就这样把大脑关掉,我们就是办不到。所以问题就是,我们要怎样才能让大脑放松一下?」

数螃蟹,一只、两只、三只……

身为一名国家地理摄影师的勤奋渔夫柯瑞.阿诺德(Corey Arnold)太了解忙碌心灵的诅咒了。在商业捕鱼季的尖峰期,睡眠被边缘化了:当必须在睡觉或赚几千美元之间选择的时候,他选择醒着工作。而即使当他挤出一或两个小时小睡一下,他的大脑也因为跑得太快而无法放松。

「飙了一整天肾上腺素,度过一个暴风雨的日子后,你的大脑还在激动。」他说。就算能睡得着,他的梦中也都是那些撞击船只的大浪。有时候,睡觉只不过是在梦里重播醒着时经历的事情。当他捕螃蟹的时候,他会花一整天一只一只地数着从蟹笼里拉出来的螃蟹,再丢进货舱。

「当你躺下来闭上眼睛的时候,你就会开始继续数螃蟹。那真的……真的很疯狂。」

阿诺对体力真正耗尽后的熟睡也很熟悉。去年,在经过一趟30小时辛苦的捕鱼远征后,他和几个朋友跌跌撞撞地回到岸上。

「我们彻底发疯了,」他说:「我们是在一种做梦状态,糊里糊涂、口齿不清。」就在码头的旁边,他们直接在扎营的废弃罐头工厂正中央躺下,在太阳底下昏睡过去。

洁米.德凡(Jaime Devine)是马里兰州银泉市(Silver Spring)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中心(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的睡眠研究人员,她看过真正筋疲力竭对人产生的影响:她访谈的士兵描述说,有时候他们会累到在走路时觉得自己是在睡觉。这种疲劳程度是大部分平民百姓不会体验到的,她说。

这辈子睡得最好的一次

但对其他野外探险家来说,睡在一座山顶或洞穴深处一点也不极端──而是很完美。

「我这38年来睡得最好的一夜应该是在一个洞穴里。」罗比.修恩(Robbie Shone)说,他是摄影师兼探险家,专门深入世界各处的地底洞穴系统。在马来西亚,他和同事在一个他们称为「加州旅馆」的地点扎营,那里是一个宽阔的石灰岩壁空间,地上满覆细致柔软的沙子。

「不像你在沙滩上看到的沙子,」修恩解释:「但真的很松,但又稍微被压缩过──所以有缓冲,像一张地毯一样。」这里的地面纹理实在太完美了,让他甚至连一张睡垫都不需要。

每天探索结束时,他们都会长途跋涉回那个洞穴,把头灯挂在平滑的岩壁上,放些音乐,泡点茶。

德凡说,像这样的例行公事和让人平静下来的行为,就是安稳入睡的关键,无论你在哪里。

「要停止想东想西实在太困难了。」她说,而且睡前咀嚼大脑里面的反刍物,可能会对人的休息品质有很大的影响。对人们来说,上床前的目标总是「不要再想让他们压力大的事情。」她说。

「不过问题是,说实在比作容易太多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