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缅甸琥珀中发现被掠食者吃剩的古鸟类化石

鸟足琥珀的生态复原图(张宗达 绘)

鸟足琥珀的生态复原图(张宗达 绘)

琥珀中的鸟足,可以看到脚上的廓羽和角质鳞丝状羽(摄影/邢立达)

琥珀中的鸟足,可以看到脚上的廓羽和角质鳞丝状羽(摄影/邢立达)

鸟足的3D重建模型(重建/白明)

鸟足的3D重建模型(重建/白明)

琥珀中的飞羽(摄影/邢立达)

琥珀中的飞羽(摄影/邢立达)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北京时间1月30日晚间消息:今日,中外科学家团队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一件被掠食者吃剩的古鸟化石,其细节对我们理解古鸟类的行为和羽毛的演化有重要的意义。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邢立达副教授领衔,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教授(Ryan C。 McKellar)、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美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K。 O’Connor)、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博士、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教授(Luis M。 Chiappe)、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等学者共同研究。研究论文发表于国际知名学术刊物、自然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

2016年,邢立达团队发现了世界上首例琥珀中的古鸟类翅膀和恐龙,随后又发现了琥珀中的雏鸟、完整古鸟、蛙类和蛇类。“在过去的3年中,距今约一亿年前的缅甸琥珀产出了一系列不成熟的反鸟类骨骼化石,发育阶段和完整程度各不相同。这些标本为白垩纪沉积岩中的压型化石提供了重要的补充,显示了传统极难保存的三维结构和软组织细节,深化了我们对古鸟类,尤其是反鸟类的认识。”邢立达介绍。

学者此次研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约1亿年,提供了独特的森林生态系统记录。“和以往发现的标本不太一样,新标本里面包裹的物质相当干净,没有木质颗粒、枯落的植物或昆虫碎片,表明它是在森林的较高处,被林木高处产生的树脂所包裹。”曾国维教授告诉记者。

新发现的古鸟类琥珀足部只有不到7毫米长,显微CT为这么小的标本提供了详细的、立体的三维解剖结构,这在传统的古鸟化石中是难以实现的。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对记者表示,这件标本的骨骼保存极好,重建之后的脚部栩栩如生,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邢立达团队最终无损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态。

有趣的是,科学家从标本的3D模型观察到锯齿状的青枝型骨折,表明足部被树脂包裹之前就已经断裂。而且,泡沫状琥珀层、厚厚的碳化软组织层、足部断裂处产生的腐败产物都表明标本在进入树脂时仍然潮湿。“这意味着标本在完全干燥之前受到了掠食或食腐动物的破坏,也可能是从较大的尸体上撕下”,邢立达指出,“简单来说,这是一件被吃剩的标本。”

瑞安·麦凯勒教授告诉记者:“此次我们描述的标本中,最吸引人的是在趾骨上保留着廓羽,足部还保留了神秘的角质鳞丝状羽(SSF)。标本的外侧两根脚趾覆盖有廓羽,这个位置的廓羽极为罕见,而脚趾上的角质鳞丝状羽非常粗壮,在现代鸟类的雏鸟里很少见,而且似乎不存在于成鸟身上。在现代鸟类中,类似的足羽具有一定的功能,例如猫头鹰和松鸡的脚部那样,有助于雪地行走、保温或捕猎。但琥珀标本脚趾上的角质鳞丝状羽密度较低,而且廓羽集中在外侧脚趾基底部附近(现代鸟类的廓羽广泛覆盖除足底之外的多个区域),因此不是很好对比,新标本的足羽更有可能是发挥着触觉,去帮助它捕抓昆虫等小型猎物。这种类型的脚部此前在化石记录中没有发现过,这表明了恐龙时代鸟类的多样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据悉,该课题研究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以及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等项目的资助。

相关报道:琥珀中发现一亿年前被吃剩的古鸟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崔雪芹):中外科学家团队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一件被掠食者吃剩的古鸟化石,对于理解古鸟类行为和羽毛的演化有重要意义。该研究论文1月30日发表于《科学报告》。

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领衔,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教授瑞安·麦凯勒、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美籍研究员邹晶梅等共同完成。

据悉,此次研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约1亿年,提供了独特的森林生态系统记录。与以往发现的标本不同,该标本里面包裹的物质相当干净,没有木质颗粒、枯落的植物或昆虫碎片,表明它是在森林的较高处,被林木高处产生的树脂所包裹。

新发现的古鸟类琥珀足部不足7毫米,显微CT为该标本提供了详细、立体的三维解剖结构,这在传统的古鸟化石中是难以实现的。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对记者表示,该标本的骨骼保存极好,重建之后的脚部栩栩如生。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邢立达团队最终无损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态。

有趣的是,科学家从标本的3D模型观察到锯齿状的骨折,表明足部被树脂包裹之前就已经断裂。而且,泡沫状琥珀层、厚厚的碳化软组织层、足部断裂处产生的腐败产物都表明标本在进入树脂时仍然潮湿。

“这意味着标本在完全干燥之前受到了掠食或食腐动物的破坏,也可能是从较大的尸体上撕下。”邢立达说,“简单来说,这是一件被吃剩的标本。”

“新标本的足羽很可能是发挥触觉的作用,帮助它捕抓昆虫等小型猎物。在此前的化石记录中,未发现过这种类型的脚部。这表明恐龙时代鸟类的多样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瑞安·麦凯勒说。

相关论文信息: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8-37427-4

相关报道:揭秘琥珀中被吃剩的古鸟秘密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30日讯(高萌):1月30日,中外科学家团队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一件被掠食者吃剩的古鸟化石,“这种类型的脚部此前在化石记录中没有发现过,表明了恐龙时代鸟类的多样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邢立达副教授领衔,研究论文发表于国际知名学术刊物、自然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

2016年,邢立达团队发现了世界上首例琥珀中的古鸟类翅膀和恐龙,随后又发现了琥珀中的雏鸟、完整古鸟、蛙类和蛇类。据了解,此次研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这个地方产出的琥珀距今约1亿年,提供了独特的森林生态系统记录。

“和以往发现的标本不太一样,新标本里面包裹的物质相当干净,没有木质颗粒、枯落的植物或昆虫碎片,表明它是在森林的较高处,被林木高处产生的树脂所包裹。”作为共同研究学者的台北市立大学曾国维教授告诉长江日报记者。

新发现的古鸟类琥珀足部只有不到7毫米长,骨骼保存极好,显微CT下,重建之后的脚部栩栩如生。有趣的是,科学家们从标本的3D模型观察到了足部锯齿状的青枝型骨折,这表明它在被树脂包裹之前就已经断裂。并且,泡沫状琥珀层、厚厚的碳化软组织层、足部断裂处产生的腐败产物都表明标本在进入树脂时仍然潮湿。

“这说明标本在完全干燥之前就受到了掠食或食腐动物的破坏,也可能是从较大的尸体上撕下。”邢立达解释,“简单来说,这是一件被吃剩的标本。”

琥珀中足羽有可能是发挥触觉功能,帮助抓小昆虫等小型猎物

最神奇的是,这件标本的足部保留了角质鳞丝状羽。“这个位置的廓羽极为罕见!脚趾上的角质鳞丝状羽非常粗壮,在现代鸟类的雏鸟里很少见,几乎不存在于成鸟身上。”共同研究学者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教授介绍。

他说,在现代鸟类中,类似的足羽都应具有一定的功能,例如猫头鹰和松鸡的足羽,有助于雪地行走、保温或捕猎。“但这次琥珀标本脚趾上的角质鳞丝状羽密度较低,且集中在外侧脚趾基底部附近,不像现代鸟类的廓羽广泛覆盖除足底之外的多个区域。因此科学家们推断,此次标本中的足羽更有可能是发挥触觉功能,去帮助捕抓昆虫等小型猎物”。

邢立达表示,显微CT为这次细小的标本提供了详细的、立体的三维解剖结构,这在传统的古鸟化石中是难以实现的,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团队最终无损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态。

“在过去的3年中,距今约一亿年前的缅甸琥珀产出了一系列不成熟的反鸟类骨骼化石。”邢立达说,“这些标本发育阶段和完整程度各不相同,为白垩纪沉积岩中的压型化石提供了重要的补充,显示了传统极难保存的三维结构和软组织细节,深化了我们对古鸟类,尤其是反鸟类的认识。”

据悉,该课题研究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以及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等项目的资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