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热河生物群驰龙科新标本赵氏小盗龙胃中发现蜥蜴新属种——王氏因陀罗蜥

赵氏小盗龙吞食王氏因陀罗蜥复原图(邹晶梅供图)

赵氏小盗龙吞食王氏因陀罗蜥复原图(邹晶梅供图)

赵氏小盗龙(STM5-32)标本照片(邹晶梅供图)

赵氏小盗龙(STM5-32)标本照片(邹晶梅供图)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7月11日,《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在线发表了古脊椎所邹晶梅,董丽萍,周忠和及天宇博物馆郑晓廷等人的最新研究成果:在一件白垩纪早期热河生物群的驰龙科新标本——赵氏小盗龙(Microraptor zhaoianus)的胃中,近乎完整地保存了一个还未被消化的蜥蜴个体。 这是迄今报道的第四件胃中保存食物的小盗龙标本。

经观察分析,研究团队认为这件蜥蜴标本代表一个新属种,将其命名为王氏因陀罗蜥(Indrasaurus wangi)。属名“因陀罗”来自古印度的吠陀传说,古神“因陀罗”在一场著名的战役中,被龙(这里暗指小盗龙)完整地吞入肚中;种名“王氏”则命名自中国古动物馆馆长、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王原,旨在向他多年来在古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和古生物学科普工作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表达敬意。

系统发育分析结果显示,王氏因陀罗蜥与白垩纪的蜥蜴有较近的亲缘关系,而与现代蜥蜴的亲缘关系较远。值得提出的是 ,这种蜥蜴的牙齿不同于白垩纪热河生物群内的其他蜥蜴,从而增加了热河生物群蜥蜴类的生物多样性,也暗示了这种蜥蜴的食性可能较其他蜥蜴有所不同。

而本项研究所报道的赵氏小盗龙标本,是迄今被报道的第四件胃里保存食物的小盗龙化石。结合之前的研究可知,小盗龙是一种肉食性恐龙,食谱包含鸟,鱼,哺乳动物和蜥蜴,指示小盗龙是一种机会主义捕猎者。体内的蜥蜴被其从头到尾、整体吞入体内,这种进食方式与现在的食肉鸟类捕食蜥蜴的方式相似。

即使生活在侏罗纪时期的伤齿龙类——近鸟龙(Anchiornis)已经具备了与现代鸟类相似的消化特征(将难以消化的骨骼、毛发、昆虫硬壳等,以食团的形式吐出),但是小盗龙明显不具备这种消化方式。这表明在从恐龙到鸟的演化过程中,相近的类群存在平行演化,一些性状可能独立地演化了很多次。

在过去20多年的热河生物群研究中,研究人员已经收集了20余件指示生物营养相互作用的直接证据(主要指在物种的胃里发现食物),本项研究整合了现有研究成果,尝试性地重建了一个初步的热河生物群食物网,结果表明,鱼类是是第二级和第三级消费者最为重要的食物资源,这为进一步了解热河生物群的生态系统,提供了新的证据。

本项研究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先导项目,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的资助。

论文链接:https://www.cell.com/current-biology/fulltext/S0960-9822(19)30713-4

相关报道:在小盗龙化石中发现新蜥蜴物种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见习记者 任芳言):近日,科学家在一块来自辽宁的赵氏小盗龙标本中,发现了一只保存极佳的蜥蜴——这只蜥蜴还是新物种,此前从未被发现过。相关研究已在线发表于《当代生物学》。

小盗龙是世界上最小的肉食性恐龙之一,此前有人在不同的化石标本中发现胃容物。“我们的研究发现是第四例。”论文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邹晶梅告诉《中国科学报》。

据论文通讯作者、临沂大学古生物研究所所长王孝理介绍,该赵氏小盗龙标本于2005年在辽宁省被发现,现存于山东省天宇自然博物馆。

根据在化石标本中小盗龙体内发现的蜥蜴遗骸,研究人员确认了小盗龙不像鸟类、近鸟龙一般会吐出食团。“这说明小盗龙的消化系统相对更原始。由此可以推断,能力更强的消化系统经历过数次进化,而近鸟龙或许与鸟类的关系更密切。”邹晶梅表示。

古生物学家研究古生态系统的营养结构时,以粪便化石或骨骼化石为依据的确定性不够强。“胃容物化石是证明古生物摄食习惯的唯一真实方式,这些捕食者与猎物间的相互关系,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整个生态系统。”邹晶梅表示。

研究团队还根据蜥蜴残骸的骨骼特征,如上下颌的牙齿特征、肱骨和股骨比例等确认,此次发现的蜥蜴残骸是一个全新的物种。邹晶梅表示,这一蜥蜴新物种将以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中国古动物馆馆长王原的名字命名。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cub.2019.06.020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