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得主:大卫·朱利叶斯和阿登·帕塔普蒂安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技网:感知热、冷和触摸的能力对人类生存至关重要,这也是我们与周围世界互动的基础。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认为这些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神经冲动是如何启动,从而可以感知温度和压力呢?今年的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给出了答案。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得主

左:大卫·朱利叶斯( David Julius )右:阿登·帕塔普蒂安( Ardem Patapoutian)

左:大卫·朱利叶斯( David Julius )右:阿登·帕塔普蒂安( Ardem Patapoutian)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教授大卫·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利用从辣椒中提取的辣椒素,来识别皮肤神经末梢中对热做出反应的传感器。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阿登·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使用压敏细胞发现了一种新型的传感器,可以对皮肤和内脏中的机械刺激做出反应。

这些突破性的发现促进了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热、冷和机械刺激的理解。两位获奖者在我们对感官与环境之间复杂相互作用的理解中发现了关键的缺失环节。

我们如何感知世界

人类面临的最大谜团之一是我们如何感知环境。几千年来,人类感官背后的机制一直激发着我们的好奇心,例如,眼睛如何探测光、声波如何影响我们的内耳,以及不同的化合物如何与我们鼻子和嘴巴中的感受器相互作用并产生气味和味道。我们也有其他的方式来感知我们周围的世界。想象一下,在炎热的夏日赤脚走过草坪。你可以感觉到太阳的炎热、风的抚摸,以及脚下的一片片草叶。这些对温度、触觉和运动的印象对于我们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至关重要。

在17世纪,哲学家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设想了将皮肤的不同部分与大脑连接起来的线。这样一来,接触明火的脚就会向大脑发出机械信号。后来的发现揭示了专门的感觉神经元的存在,它们记录了我们环境中的变化。约瑟夫·厄兰格(Joseph Erlanger)和赫伯特·加塞尔(Herbert Gasser)于1944年因发现不同类型的感觉神经纤维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从那时起,科学家们证明,神经细胞高度专注于检测和传递不同类型的刺激,允许我们对周围环境进行细微差别的感知。例如,我们通过指尖感觉表面纹理差异的能力,或者我们辨别令人愉悦的温和令人痛苦的热的能力。

这幅插图描述了哲学家勒内·笛卡尔想象中热量是怎样向大脑发送机械信号。

这幅插图描述了哲学家勒内·笛卡尔想象中热量是怎样向大脑发送机械信号。

然而,在大卫·朱利叶斯和阿登·帕塔普蒂安的发现之前,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和解释环境的理解仍然有一个基本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温度和机械刺激是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转化为电脉冲的?

研究工作如辣椒般火热

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大卫·朱利叶斯通过分析辣椒素如何引起我们接触辣椒时的灼热感,看到了重大进步的可能性。已知辣椒素可以激活引起疼痛感的神经细胞,但这种化学物质如何真正发挥这种功能是一个未解之谜。

朱利叶斯和他的同事创建了一个包含数百万个DNA片段的库,这些片段对应于在感觉神经元中表达的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对疼痛、高温和触摸做出反应。朱利叶斯和同事们假设,该基因库中应该包含一个DNA片段,可编码一种能够对辣椒素做出反应的蛋白质。他们在通常不与辣椒素反应的培养细胞中表达了来自该集合的单个基因。

经过艰难的搜索,他们发现了一个能够使细胞对辣椒素敏感的基因。这就是辣椒素感应基因!鉴定出的基因编码了一种新的离子通道蛋白,这种新发现的辣椒素受体后来被命名为 TRPV1。当朱利叶斯研究这种蛋白质对热的反应能力时,他意识到他发现了一种热敏受体,这种受体在令人感觉疼痛的温度下会被激活。

大卫·朱利叶斯使用辣椒中的辣椒素来识别TRPV1,这是一种由高温激活的离子通道。现在,我们能够了解不同的温度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导电信号。

大卫·朱利叶斯使用辣椒中的辣椒素来识别TRPV1,这是一种由高温激活的离子通道。现在,我们能够了解不同的温度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导电信号。

TRPV1的发现是一项重大突破,为揭开其他温度感应受体开辟了道路。大卫·朱利叶斯和阿登·帕塔普蒂安各自独立地使用化学物质薄荷醇来鉴定TRPM8,这是一种被证明可以被寒冷激活的受体。与TRPV1和TRPM8相关的其他离子通道被鉴定出来,并被发现在不同的温度范围内被激活。许多实验室通过使用缺乏这些新发现基因的小鼠来研究这些通道在热感觉中的作用。大卫·朱利叶斯对TRPV1的发现是一项突破,使我们能够了解温度差异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发电信号。

压力下研究“压力”

虽然温度感觉的机制正在被发现,但机械刺激如何转化为我们的触觉和压力感仍不清楚。研究人员此前在细菌中发现了机械传感器,但脊椎动物潜在触觉机制仍然未知。阿登·帕塔普蒂安希望确定被机械刺激激活的令人难以捉摸的受体到底是什么。

帕塔普蒂安和他的合作者首先确定了一种细胞系,当用微量移液管戳单个细胞时,该细胞系会发出可测量的电信号。他们猜测,机械力激活的受体应该是一个离子通道,并据此筛选出72个编码受体的候选基因。随后,他们将这些基因逐一灭活,以求发现目标细胞中与机械敏感性有关的基因。

帕塔普提安使用培养的机械敏感细胞来识别由机械力激活的离子通道。经过艰难的搜索,Piezo1和Piezo2两个离子通道相继被发现。

帕塔普提安使用培养的机械敏感细胞来识别由机械力激活的离子通道。经过艰难的搜索,Piezo1和Piezo2两个离子通道相继被发现。

经过艰难的搜索,帕塔普提安和同事们成功地识别出了一种基因,该基因的沉默使细胞对微量移液器的戳刺不敏感。一种全新的、完全未知的机械敏感离子通道被发现,并被命名为Piezo1,取自希腊语中“压力”一词。接着,他们发现了与Piezo1相似的感觉神经元表达高水平的第二个基因,命名为Piezo2。进一步的研究证实Piezo1和Piezo2是离子通道,通过对细胞膜施加压力而直接激活。

帕塔普蒂安的这一突破性发现证明了Piezo2离子通道对触觉至关重要。此外,Piezo2被证明在至关重要的身体位置和运动感知(即本体感觉)中发挥关键作用。在进一步的工作中,Piezo1和Piezo2通道已被证明可以调节其他重要的生理过程,包括血压、呼吸和膀胱控制。

一切发现都是值得的

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对TRPV1、TRPM8和Piezo通道的开创性发现让我们了解了热、冷和机械力如何引发神经冲动,使我们能够感知和适应周围的世界。TRP通道是我们感知温度能力的核心。Piezo2通道赋予我们触觉和感知身体部位位置和运动的能力。TRP和Piezo通道还有助于许多额外的生理功能,这些功能依赖于感知温度或机械刺激。

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的开创性发现解释了热、冷和触摸如何在我们的神经系统中引发信号。识别出的离子通道对认识许多生理过程和疾病状况都很重要。

由朱利叶斯和帕塔普蒂安的发现而引发的科学研究正紧锣密鼓地展开,科学家们正专注于阐明它们在各种生理过程中的功能。这一发现也正被用于开发治疗各种疾病如慢性疼痛的方法。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介绍

大卫·朱利叶斯

195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1984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获得博士学位,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学位。其于1989年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聘为教授。

阿登·帕塔普蒂安 

1967年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年轻时,从饱受战争蹂躏的贝鲁特搬到美国洛杉矶,于1996年毕业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自2000年开始,任职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教授。2014年以来,兼任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报道:详解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破解了人类的痛觉和触觉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财经:2021 年 10 月 4 日北京时间 17 时 30 分许,美国生理学家戴维·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和美国分子生物学家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因发现温度和触觉感受器获得 202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戴维·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和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

https://juliuslab.ucsf.edu/people/david-julius-phd

戴维·朱利叶斯(David Julius),1955 年出生于美国纽约。1984 年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曾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做博士后研究,1989 年入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现为该校教授。朱利叶斯曾获得 2010 年度邵逸夫奖,2020 年获科学突破奖。

https://patapoutianlab.org/people

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1967 年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年轻时,他从饱受战争蹂躏的贝鲁特搬到美国洛杉矶,1996 年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获得博士学位。他曾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自 2000 年以来,他是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的一名科学家,现在他是那里的教授。自 2014 年以来,他一直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所的研究员。

我们感知热、冷和触觉的能力对于生存至关重要,这是我们与周围世界互动的基础。在日常生活中,这些感觉的存在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但感知温度和压力的神经冲动究竟如何产生?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解决了这个问题。

戴维·朱利叶斯利用辣椒素(一种来自辣椒的刺激性化合物,可引起灼烧感)来识别皮肤神经末梢中对热有反应的感受器。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利用压敏细胞发现了一种可对皮肤和内脏中的机械刺激做出反应的新型感受器。这些突破性发现引领了一系列密集的研究活动,使得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热、冷和机械刺激的理解迅速加快。两位获奖科学家发现了感官与环境之间复杂相互作用中的关键性缺失环节。

我们如何感知世界?

人类面临的一大谜题,就是我们如何感知所处的环境。几千年来,这一机制激发着我们的好奇心,例如眼睛如何检测光线,声波如何影响我们的内耳,以及不同的化合物如何与我们鼻子和嘴巴中的感受器相互作用,产生嗅觉和味觉。我们还通过其他方式来感知周围的世界。想象一下在炎热的夏天赤脚走过草坪,你可以感受到太阳的热力、风的抚摸以及脚下的每一片草叶。对温度、触觉和运动的感知至关重要,帮助我们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17 世纪,哲学家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设想了将皮肤的不同部分与大脑联系起来的“线”。通过这种机制,接触明火的脚会向大脑发送机械信号。后来的发现表明,人体存在特化的感觉神经元,能记录我们周围环境的变化。约瑟夫·厄尔兰格(Joseph Erlanger)和赫伯特·加塞(Herbert Gasser)发现,机体存在不同类型的感觉神经纤维,能对不同刺激作出反应,例如对疼痛和非疼痛触摸的反应,二人因此获得了 1944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随后,科学家证明神经细胞已经高度特化,以检测和转导不同类型的刺激,这令我们能够对周围的环境进行细微的感知。例如,我们能够通过指尖感受表面纹理差异,也能辨别令人愉悦的温暖和令人痛苦的灼烧。

在戴维·朱利叶斯和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的发现之前,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和诠释环境信息的理解中包含一个尚未解决的基本问题:温度和机械刺激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被转化为电脉冲?

“热”的科学

在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戴维·朱利叶斯在对化合物辣椒素(capsaicin)如何引发接触辣椒时的灼烧感的分析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彼时我们已知辣椒素可以激活引起疼痛感受的神经细胞,但这种化学物质具体如何起到这个作用,仍是未解之谜。朱利叶斯和同事创建了一个包含数百万个 DNA 片段的文库,这些片段对应感觉神经元表达的基因,它们可以对疼痛、热和触觉做出反应。 

朱利叶斯和同事假定这个 DNA 库中包含了编码与辣椒素反应的蛋白质的 DNA 片段。他们在一般不对辣椒素起反应的体外培养细胞中,将上述 DNA 文库的基因单独表达了出来。经过大量的工作和艰苦的搜索,他们确定了一个能够使细胞对辣椒素敏感的基因——机体感受辣椒素的基因被发现了!进一步的实验表明,他们找到的这个基因编码了一种新的离子通道蛋白,这一辣椒素受体后来被命名为 TRPV1。当朱利叶斯探索这种蛋白质对热的反应能力时,他意识到这是一种热敏受体,它能在令人感到疼痛的温度下被激活。

TRPV1 的发现是一项重大突破,这为揭开其他温度感应感受器开辟了道路。戴维·朱利叶斯和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各自独立地使用化合物薄荷醇(menthol)鉴定出 TRPM8——一种被证明会被寒冷激活的感受器。随后,人们发现了能被一系列不同温度激活的、与 TRPV1 和 TRPM8 相关的其他离子通道。许多实验室开展了相关的研究项目,他们利用没有这些新基因的基因工程小鼠来研究这些通道在热感觉中的作用。而正是戴维·朱利叶斯对 TRPV1 的发现,使我们得以了解不同温度在神经系统中诱发电信号的机制。

“压力”研究

当人体感知温度的机制被不断揭开时,科学界仍不清楚人体将机械刺激转化为触压觉的机制。此前,研究人员曾在细菌中发现了能感知机械力的受体,但脊椎动物的触觉机制仍然未知。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阿尔代姆·帕塔普蒂安希望能鉴定出人体中尚未被发现的、能被机械刺激激活的感受器。

帕塔普蒂安与合作者们首先鉴定出了一种细胞系,当用微量移液头戳中单个细胞时,它们都会发出一个可测量的电信号。他们首先假设被机械力激活的感受器是一种离子通道受体,随后识别出编码该感受器的 72 个候选基因。他们通过将细胞中这些基因一一沉默,以寻找在这个细胞系中负责感知机械力的基因。经过一段艰苦的研究过程,帕塔普蒂安和同事们成功地确定了一个基因,当它被沉默之后,细胞对微量移液头的戳刺不再敏感。自此,他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对机械力敏感的离子通道,并以希腊语中表示“压力”的词汇,将其命名为 Piezo1。他们还发现了一个与 Piezo1 相似的基因,并将其命名为 Piezo2,它在感觉神经元中处于高表达水平。通过进一步研究,他们证实 Piezo1 和 Piezo2 是离子通道感受器,对细胞膜施加压力可直接激活这两种感受器。

基于这些突破性研究,帕塔普蒂安团队以及其他研究团队发表了一系列论文,证明 Piezo2 离子通道对触觉至关重要。相关研究还证明,Piezo2 在感知身体位置和运动(也称为本体感觉)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此外,机械力感知蛋白(离子通道) Piezo1 和  Piezo2 已被证明参与调控血压、呼吸和排尿等其他重要的生理过程。

相关阅读:“第六感”真的存在,还是基因决定的

你怎么知道要尿了?其实有这个想法并不简单。。。

塑造感觉

今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关于 TRPV1、TRPM8 和 Piezo 通道家族的突破性发现,使我们理解了冷、热、机械作用力如何触发神经冲动,以及人类感知并适应外界刺激的机制。TRP 通道家族正是我们温度感知能力的核心。Piezo2 离子通道则赋予了我们触觉,以及获得本体感觉的能力。人体还有大量其他生理功能赖于 TRP 和 Piezo 通道家族,它们均建立在机体对温度和机械作用力等其他刺激的感受之上。基于今年获诺贝尔奖的发现还有众多研究正在进行之中,研究者正致力于阐明它们在各种生理过程中的功能。这些知识将大范围应用在开发众多疾病疗法的过程中。

相关报道:解读2021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神经系统如何感知温度和压力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David Julius和Ardem Patapoutian两人获奖,获奖理由:发现温度和触觉感受器。人体对热、冷和触觉的感知能力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并且支撑着我们与周围世界的互动。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认为这些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但与此相关的神经冲动是如何产生,从而使温度和压力可以被感知的呢?今年的两位诺贝尔奖得主解决了这个问题。

David Julius利用辣椒素(一种从辣椒中提取的刺激性化合物,能产生灼烧感)来识别皮肤神经末梢上对热做出反应的感受器。Ardem Patapoutian利用压力敏感细胞发现了一种对皮肤和内部器官的机械刺激作出反应的新型感受器。这些突破性的发现促进了科学界展开大量的研究活动,使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热、冷和机械刺激的了解更加深入。两位获奖者指出,当我们尝试理解感官与环境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时,有些关键的环节被忽视了。

我们是如何感知世界的?

我们是如何感知身边环境的?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谜团之一。数千年来,我们的感觉机制一直令人们好奇不已。例如,眼睛是如何探测到光线的?声波是如何影响内耳的?不同的化学物质又是如何与我们口鼻中的感受器发生相互作用、从而产生嗅觉和味觉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它感知身边世界的方式。想象一下在炎热的夏天光脚走过草坪时的感觉。你可以感受到太阳的热度、微风的吹拂、以及脚下的每一片草叶。这些对温度、触觉和动作的感知对我们不断适应周边环境的能力至关重要。

17世纪,哲学家笛卡尔提出,我们的各部分皮肤可能是通过某种“细线”与大脑相连的。假如脚碰到了火苗,就会通过这种方式向大脑发送一个机械信号。科学家后来发现,具有特定功能的感觉神经元可以察觉到环境中的变化。1944年,Joseph Erlanger和Herbert Gasser因发现可以对不同刺激做出反应的感觉神经纤维(如会产生痛觉的触碰和不会产生痛觉的触碰)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自此之后,科学家发现,神经细胞在探测和传导不同类型的刺激时的分工高度分化,使我们可以精确感知周围环境。例如,我们可以通过指尖感受出不同表面质感的区别,还可以分辨出令人舒适的温暖和痛苦难忍的高温。

在David Julius和 Ardem Patapoutian做出此次发现之前,神经系统感知和解读周边环境的方式对我们而言一直是个未解之谜:温度和力学刺激究竟是如何转化为神经系统的电脉冲的?

热的科学研究!

二十世纪年代后期,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David Julius通过分析化合物辣椒素如何引起我们接触辣椒时的灼烧感,看到了重大进步的可能性。人们已经知道,辣椒素可以激活引起疼痛感的神经细胞,但是这种化学物质如何真正发挥该功能仍是一个未解之谜。Julius和他的同事创建了一个包含数百万个DNA片段的库,对应于在感觉神经元中表达的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回应疼痛、热和触摸。Julius和他的同事假设,该DNA片段库或可包含可编码能够与辣椒素反应的蛋白质的DNA片段。在通常不与辣椒素反应的培养细胞中,他们表达了来自该合集的个别基因。经过艰苦的搜索之后,他们确定了一个能够使细胞对辣椒素敏感的基因。感应辣椒素的基因终于被发现!进一步的实验表明,鉴定出的基因编码了一个新的离子通道蛋白,这个新发现的辣椒素受体后来被命名为TRP1。当Julius研究蛋白质对热的反应能力时,他意识到,他发现了一个热敏受体,该受体会在高温导致疼痛的时候被激活。

TRPV1的发现是一项重大突破,为揭开其他温度感应受体开辟了道路。David Julius和Ardem Patapoutian两人各自独立地使用化学物薄荷醇找到了一种被证明会因寒冷而激活的受体TRPM8。与TRPV1和TRPM8相关的其他离子通道陆续被发现,并由一系列不同的温度激活。许多实验室开始开展研究项目,通过使用经基因操作后缺乏这些新发现基因的小鼠,来研究这些离子通道在热感觉中发挥的作用。David Julius对TRPV1的发现是一项突破,让我们能够了解温度差异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导电信号。

对压力感知的研究

尽管对温度感觉机制的研究正逐步推进,但科学家机械刺激如何转化为我们的触觉和压力感仍不清楚。此前,研究人员在细菌中发现了机械刺激的感受器,但在脊椎动物中,触觉的潜在机制仍不清楚。Ardem Patapoutian在美国加州的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工作,他希望找出人体内由机械刺激激活的神秘受体。

Patapoutian和他的同事首先发现了一种细胞系,当单个细胞被微管戳到时,它会发出可测量的电信号。他们假设这种感受机械刺激的受体是一个离子通道,并在下一步研究中鉴定了72个编码可能受体的候选基因。这些基因被逐个灭活,从而在被研究的细胞中发现了负责感受机械刺激的基因。经过艰苦的研究,Patapoutian和同事们成功地识别出了一个基因,该基因的沉默使细胞对微管的刺激不敏感。人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完全未知的机械敏感离子通道,并将其命名为“Piezo1”(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中的piesi,即“压力”)。通过研究与Piezo1相似的基因,人们发现了第二种基因,并将其命名为“Piezo2”。感觉神经元表达了高水平的Piezo2基因,而进一步的研究证实,Piezo1和Piezo2是通过对细胞膜施加压力直接激活的离子通道(图3)。

Patapoutian的这项突破为他和其他团队带来了一系列重要论文,证明了 Piezo2离子通道对触觉至关重要。此外, Piezo2也被证明在身体位置和运动感知,即本体感受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进一步的研究中, Piezo1和 Piezo2离子通道被证明可以调节其他重要的生理过程,包括血压、呼吸和膀胱控制等。

全都说得“通”了!

今年诺贝尔奖得主发现的TRPV1、TRPM8与Piezo通道让我们得以理解高温、寒冷和机械力是如何激活神经脉冲、从而帮助我们感知和适应身边世界的。TRP通道对我们的温度感知能力至关重要。Piezo2通道则使我们具备了感受触觉、以及感知各个身体部位位置及动作的能力。除此之外,TRP和Piezo通道还对多种依赖温度或力刺激的生理功能起到了重大作用。在本次诺奖获奖研究的基础上,还有大量研究工作正在开展,致力于弄清这些通道在各种生理过程中发挥的功能。科学家正在利用这些研究成果研发针对多种疾病的新疗法,包括慢性疼痛等等。

过去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名单:

2020年——美英三位科学家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Charles M。 Rice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2019年——美英三位科学家William G。 Kaelin Jr、Peter J。 Ratcliffe和Gregg L。 Semenza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了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的可用性”。

2018年——美国科学家James P。 Allision和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了抑制负面免疫调节的癌症疗法”。

2017年——三位美国科学家Jeffrey C。 Hall、Michael Rosbash和Michael W。 Young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了调控昼夜节律的分子机制”。

2016年——日本科学家Yoshinori Ohsumi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了细胞自噬机制。”

2015年——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奖,获奖理由是“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另外两位获奖科学家为爱尔兰的William C。 Campbell和日本的Satoshi Omura,获奖理由是“有关蛔虫寄生虫感染新疗法的发现”。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小知识:

——从1901年到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颁发了111次。未颁发的9年分别是1915、1916、1917、1918、1921、1925、1940、1941、1942年。

——111次颁奖中,39次为单人获奖,33次为2人共享,39次为3人共享。

——从1901年至2020年,共222人获奖。

——最年轻的获奖者是加拿大科学家Frederick G。 Banting,1923年因“发现胰岛素”获奖,时年32岁。

——最年长的获奖者是美国科学家Peyton Rous,1966年因“发现肿瘤诱导病毒”获奖,时年87岁。

——222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有12位是女性。分别是1947年的Gerty Cori,1977年的Rosalyn Yalow,1983年的Barbara McClintock,1986年的Rita Levi-Montalcini,1988年的Gertrude B。 Elion,1995年的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2004年的Linda B。 Buck,2008年的Françoise Barré-Sinoussi,2009年的Elizabeth H。 Blackburn和Carol W。 Greider,2014年的May-Britt Moser,以及2015年的屠呦呦。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诺贝尔奖 生理学 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