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抗日战争南京保卫战中一个团的中国官兵在青龙山山区神秘失踪之谜

1990年夏,英国伦敦出版的《观察家》杂志发表文章,列举了近现代军事史上的一些神秘事件,其中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奇事:在抗日战争初期的南京保卫战中,曾有一个团的中国官兵在南京东南郊15公里外的青龙山山区神秘失踪,从此再无消息。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937年12月初,近25万国民党军队云集南京城内外,参加首都保卫战。守城军总司令唐生智临危受命,虽缺乏指挥才干,勇气却是可嘉,发出“誓与国都共存亡”的悲壮誓语。当时,七十二军、七十四军、九十三军等5个军是从淞沪战场且战且退来到南京城外布防的。还有几个师、旅是以蒋介石为首的最高统帅部从四川、安徽、湖北、江西等省紧急抽调来的。这些部队原先大多是地方保安团队,虽然同仇敌忾,士气高昂,但装备太差,只有步枪、机枪、手榴弹和少量迫击炮。而日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拥有骑兵、炮兵、化学兵、坦克、装甲车还有飞机助战,水陆并进,海军舰队也已逼近南京。日寇张牙舞爪,气焰凶狂,不可一世,一路攻城掠地,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在城外山地激战中,顽强抵抗的中国军队损失惨重,阵地每每失而复得,得而又失。据南京东郊马群、白水桥地区一些老人回忆:当年损失最惨重的是远道而来的川军某师,他们缺吃少穿,饥寒交迫,但仍求战心切,并不畏惧敌寇。然而,他们的枪弹多为劣质品,显然被混入国民党军队后勤供给部门的日谍和汉奸暗中做了手脚。官兵们的血肉之躯怎能抵挡住疯狂的日寇,他们在防卫战中死伤过半,几乎全军覆没。该师有一个团,因奉命担任主阵地左翼京杭国道一侧对敌警戒任务,未直接参加战斗。该团团长于战事失利后,审时度势,为保住有生力量,遂带上全团二千余官兵在夜幕掩蔽下急行军向南撤,趁日寇还没追杀过来,进入绵延十几里的青龙山山区,但却从此消失,无影无踪!

攻占南京的日本华中派遣军总司令部,在战事结束后统计侵略成果时,发现中国军队有一个整团自皖南朗溪县开至南京东郊麒麟门定林村一带,未被歼灭或俘虏,未接战,也未放下武器进入由万国红十字会和国际难民委员会共同划出的难民区,而是转移走了。但该团似乎又没能突破日军最精锐的第六师团(师团长为谷寿夫中将,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元凶之一,1946年在南京被公审后处决)设下的两道封锁线。日酋松井石根大将、朝香宫中将、冢田攻中将等人都认为此事蹊跷,不可理解。重庆国民党作战大本营于1939年底统计抗战两年多来的作战情况时,也注意到这一怪事,列为“全团失踪”,记载入国军军事档案。

军令部还查出该团团长名叫伍新华,四川天全县人,川军讲武堂毕业生,原为川军刘湘部下,参加过军阀间混战,有作战经验,1934年在南京中央陆军大学中级班受过一年培训。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政部、军令部都派出专人对此失踪事件作专项调查,但仍未能查清真相,最终也就不了了之,列为悬案。

根据研究我国抗战史的几位军事专家研究推测:这个团在当时不可能突围,因为日酋松井石根早年即来华在江浙皖诸省搞间谍活动,熟悉这些省的地理山川形势,向以“中国通”自命。他采用了几近冒险的大迂回战术,于1937年12月1日_出动两个精锐师团从上海南边的杭州湾金山卫登陆,打败缺乏防范的守军,经湖州、广德、芜湖,包抄中国守军大后方。这支日军的一部在南京东南郊重镇汤山,与沿苏州、无锡、常州、镇江一路打过来的日寇主力会师,进而从三面对南京实行大包围。

日酋都知道南京西南方向的溧水、高淳多为山地丘陵、树林多,易守难攻,且地接安徽的朗溪、当涂,那边的山区更多,交通不便,回旋余地大。如果困守南京城内外的中国军队撤往西南边的山区,就可以得到休整,并保存住力量。正因如此,日军第六师团特抽调两个联队在江宁县(今改南京江宁区)湖熟、禄口至宁芜公路小丹阳段布下封锁线、火力网,又在汤山至土桥、淳化镇至双桥门一线实行严密封锁,出动数百辆坦克、装甲车沿公路布防,骑兵、步兵来回巡逻,令中国守军根本无法突围,而青龙山恰好被围在这两道封锁线内。山区东南面是已沦于寇军魔掌的汤山,南面便是淳化镇(七十四军王耀武旅等部队曾在这一地带与日军激战数日,击退过日军几次猛攻,后被迫撤走)。

至1937年12月10日止,中国军队只有邓龙光将军指挥的九十三军等少数部队,趁日军尚未完成严密合围,在深夜里经龙潭镇、孔山、湖山间崎岖山路大胆穿插,冲过京杭国道上的日军封锁线,击毁敌装甲车两辆,撤往溧阳山区,保存了全军实力。在这之后,没有一支成团以上建制的中国守军能冲出日寇严密的封锁囤。

英国《观察家》杂志上那篇文章,将此事件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两个营的法国步兵在马尔登山地上的神秘失踪事件相提并论,引为二十世纪世界军事史上的又一个谜。据说,那次事件发生在某日早晨,马尔登山地上弥漫的雾气被朝阳逼退,两营法军挺着枪刺,抬着小山炮列队向加里波的堡塞前进。突然,地平线上涌现出大团银灰色光云,迅速飘移过来,将那支部队罩住。很快,光云隐向天际,那两营法国官兵也就无影无踪了。此一失踪事件真伪如何,一直存在着争议,而且法国的军事历史档案中并没有任何记载。而发生于南京青龙山这样整团部队集体失踪的事件,却见之于国民党军令部档案记载,证实当年确有其事。它着实令人费解,自然会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

在南京地区,不少关注这一神秘失踪事件的人认为与青龙山区的溶洞有关。20世纪70年代初,青龙山区的南京矿校学生和驻军建矿井、采煤(实际上并不具有经济开发价值,多为蜂窝状夹层煤),无意中发现几个洞穴里有几顶锈烂的军用钢盔、朽坏的步枪和几具骸骨,经逐级上报,领导苏南煤田开采工作的南京军区周副参谋长,特陪同来青龙山矿区视察的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前往察看。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90年代初期,与青龙山相距不远的汤山上,开采石灰石的工人无意中发现了一处隐蔽于山腰古岩壁下的古溶洞,洞很幽深。经地质学家、考古学家研究,它已有几百万年历史,洞里还发现了几十万年前猿人的牙齿化石等,轰动一时。在青龙山区,近十几年来也时有古溶洞被发现,南京的新闻媒体已几次作过报道。1997年,家住青龙山南麓七里冈的一对农民夫妇在自家屋后一山坡上无意中就掘出一洞穴口,内有钟乳石、古代兽类化石等,有关部门为此行文告示,禁止当地居民上山乱挖掘,表示今后将有计划的开发青龙山区,以造福一方。

年前,笔者出于强烈的好奇心和试图解开那个神秘的谜,特约上几位朋友前往青龙山区寻幽探秘。据当地乡民介绍:自古相传,在山南边的七里冈云居寺后地层下就有一洞穴,通往山肚里,足见洞很深很长。西汉末年,宰相王莽篡位,派兵征讨转战江南的刘秀(后成为汉光武帝)。淳化一仗,刘秀战败,率千余兵马逃至这儿,躲进此洞穴,始得保命。乡民们还说,青龙山区共九座山峰,山区中肯定还有一些洞穴因洞口隐蔽,或被山洪暴发的泥石流掩埋住洞口而未被人们发现。传说其中一座山峰的峭壁下就有很大的喀斯特石灰岩溶洞,因为如用铁锤敲击其一处岩壁,可隐隐听出空声回音。

笔者遂想到,也许当年那一团川军黑夜里为了躲逃日寇的追杀,躲入了青龙山区某一巨大的洞穴,由于缺氧等某种原因没有再能逃出来,全部葬身于洞中。当然,也许这个团为突围逃生而主动化整为零,部分人已逃出了日寇的封锁圈。但前一种可能性较大。

也许,随着南京江宁青龙山区开发旅游风景资源,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一个团神秘集体失踪之谜,将在不久的将来能够解开。


文史春秋

上一篇 下一篇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Using this website means you are okay with this but you can find out more and learn how to manage your cookie choices here. Close cookie policy over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