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最大的肉食植物——婆罗洲马来王猪笼草

图中的捕蝇草(Venus flytrap,学名Dionaea muscipula)阖上叶片、包住猎物。摄影:ROBERT PICKETT, VISUALS UN

图中的捕蝇草(Venus flytrap,学名Dionaea muscipula)阖上叶片、包住猎物。摄影:ROBERT PICKETT, VISUALS UNLIMITED/CORBIS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z Langley 编译:洪莉琄):肉食植物,达尔文称它们是「世上最美妙的造物」。有些肉食性植物可以大到能消化一只小型哺乳动物。

「人人都爱肉食植物(carnivorou​​s plant),」哈佛森林(Harvard Forest,哈佛大学的生态研究区)的资深研究员艾伦‧艾利森(Aaron Ellison)说。他是杀手植物的专家。

他表示,最大的品种应该是濒危的婆罗洲马来王猪笼草(Nepenthes rajah,亦见译名「猪王猪笼草」、「拉贾猪笼草」)。 「它可以吃下一只体型正常的大老鼠或小型哺乳动物。」

昆虫和其他猎物会受到猪笼草的香味诱惑,然后从光滑的蜡面跌进瓶状的中心,最后被消化液分解。

艾利森建议可以在维基百科看一下猪笼草的照片,它的管状部位可长到41公分(含目前最大的世界纪录者)。 「40几公分的大小可以盛装将近4公升的水了,」他说。

相比之下,「我们美国最大的猪笼草除了小蝾螈以外,其他再大的都吃不了。」

马来王猪笼草(Nepenthes rajah)可能是最巨大的肉食植物。图片摄于马来西亚的京那峇鲁国家公园。摄影:CH’IEN LEE, MINDEN PICTU

马来王猪笼草(Nepenthes rajah)可能是最巨大的肉食植物。图片摄于马来西亚的京那峇鲁国家公园。摄影:CH’IEN LEE, MINDEN PICTURES/CORBIS

腹中之虫

艾利森对新英格兰的瓶子草(pitcher plant,学名Sarracenia purpurea)进行研究。

就和人类或牛的胃一样,瓶子草内部有完整的微生物生态系可以帮助消化食物,他说。

细菌、原生动物和蚊蠓幼虫都能让肉食植物获得需要的营养,所以它们的碗状或瓶状结构确实可以视作它们的小肚子。

不过,这些掉进肚里(或说下巴里)的小虫,又会面临什么样的悲惨命运?

「喔……它们都很精采,」艾利森说,但最后决定以狸藻属(bladderwort)的猎物来当代表,狸藻属中有超过200种植物被描述为「优良捕鼠器,」艾利森说。

肉食植物双形花狸藻(Utricularia dimorphantha)以捕虫囊捕捉猎物。摄影:BARRY RICE, VISUALS UNLIMITED/COR

肉食植物双形花狸藻(Utricularia dimorphantha)以捕虫囊捕捉猎物。摄影:BARRY RICE, VISUALS UNLIMITED/CORBIS

生长在淡水环境的狸藻具有小小的捕虫囊,每个捕虫囊「外部都有两根微小的触发毛,而囊袋在水下呈现负压状态」,小型甲壳动物或桡足类都会是它的猎物。

当捕虫囊的囊瓣打开、发出「嘶嘶」两声,动物就会被困在里头,这时「狸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水挤出来,所以猎物实际上是缺氧而死的,」艾利森说。

「还蛮让人不舒服的。」

肉食植物提供的死法没有一种是轻松愉快的,但有一种虫不仅学会变通,而且还赢过这些捕虫植物。

弓背蚁Camponotus schmitzi就学会在某些亚洲的瓶子草中游泳并偷取沉淀物(可能是其他遭到分解的蚂蚁)作为食物。

「进化总是以奇怪的方式进行,」艾利森说。

盛情难却

每个人都爱肉食植物,但其实它们可能承受不起。

除了受到环境变迁所害,例如污染,肉食植物的数量也在盗采者的魔掌下日益减少,盗采者会采摘濒危的捕蝇草(Venus flytraps)到黑市贩售。

当然,如果你是盗采者,「当你去偷摘肉食植物时,小心摔进去被它们抓住喔,」艾利森玩笑道。 「万圣节开个玩笑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