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张弥曼:与鱼化石的一世情缘

张弥曼:与鱼化石的一世情缘

张弥曼:与鱼化石的一世情缘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沈春蕾):3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在法国巴黎获颁“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她是第五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女科学家。“她开创性的工作为水生脊椎动物向陆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证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颁奖词中对张弥曼作了如此评价。

她今年已经82岁,依然工作在一线。她是一位中国女科学家,研究的是生活在数亿年前的古鱼类。她的名字叫张弥曼。

3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在法国巴黎获颁“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她是第五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女科学家。

“当我决定要研究鱼化石后,慢慢地经历了从不认识到认识鱼类,再到觉得有意思的过程。”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张弥曼讲述了她与鱼化石的故事。

投身地质纯属偶然

张弥曼告诉记者:“我搞地质是历史的偶然。”

父亲在医学院工作,耳濡目染的张弥曼从小就立志学医。“第一次看见父亲在医学院解剖尸体,我回来后饭都吃不下。”张弥曼回忆道,“后来父亲告诉我,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通过对尸体的解剖可以把现代人类弄清楚。”

在张弥曼儿时的记忆里,大夫都特别和蔼可亲,还非常敬业。“我发现大夫不仅可以帮助别人,还会收获一些让人愉快的反馈,那是一个非常好的群体,所以我希望成为其中一员。”

1953年,张弥曼高中毕业的依然想着去学医。当时,新中国刚刚结束3年整顿,将迎来10年建设期。张弥曼记得刘少奇号召大家学地质,他说:“地质是工业的尖兵,国家要建设首先需要工业,而工业首先需要矿产资源。”

机缘巧合,张弥曼当年的一位师姐留校当政治辅导员,并且跑来动员张弥曼考地质学院。既然国家需要,张弥曼也就响应国家号召,放弃学医报考了地质学院。

“大一快结束的时候,国家选派留学苏联人员,当时公布的16人名单里没有我,但我其实挺想去,就将自己的想法放进了学校的一个意见箱。”几天后,学校人事部门就找到了张弥曼,说有人提议让她去苏联,通知她赶快体检。“接到让我体检的通知,我特别高兴,但也有点惆怅,我去那边学什么呢?”

进入鱼类研究领域

初到苏联,张弥曼被告知要学习古生物学,但古生物学门类众多,又该如何选择呢?恰逢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伍献文先生访问苏联,他给张弥曼的建议是学鱼,并且介绍她去莫斯科大学生物系鱼类学教研室。

张弥曼在苏联遇到了她的第一位导师尼科斯基(音译),“他个子很高,将近两米四,也帮助我打下了从事古鱼类学研究的基础”。

接着,张弥曼开始做浙江的早白垩世的鱼化石。她回忆道:“那些鱼化石乍一看就像我们现在吃的这些鱼,再仔细一看,你就不知道该把它们分到哪一类,比如鲈鱼、鲤鱼、鲱鱼、刀鱼、凤尾鱼这些分类。”

为此,张弥曼请教了很多人,当年中科院动物所的秉志先生给予了她很大帮助。她说:“秉志先生从事鱼类研究很有名,他写了一本关于鲤鱼解剖的书。一个周日,我直接去他家敲门请教,先生客气地接待了我。”

随后,二十出头的张弥曼通过向几位五十来岁的老先生请教,在鱼类研究领域渐入佳境。“可能外行人觉得鱼和鱼都差不多,但对我来说,能找出来哪些是跟现代鱼关系更近的古鱼类,就会十分兴奋,做起来也很有兴趣。”

1966年,张弥曼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国家自然博物馆做过一年研究工作,1980年,她又在那里攻读博士学位。在瑞典期间,张弥曼的三位瑞典老师均对中国特有的产自云南省早泥盆世的肉鳍鱼类杨氏鱼进行了研究。

张弥曼对杨氏鱼的研究也从那时候开始,她回忆道:“我做膜片的化石不是一点点磨下去,因为以前人家做过类似的,所以我可以预料到下面可能会发现什么。我的老师一看我的化石,就觉得应该跟四足动物祖先更接近。”

那种四足动物的祖先,它们有内鼻孔,脑袋是分成两部分的,并且脑袋当中有一个关节,张弥曼觉得自己应该会磨到那个关节的地方,但磨到它的耳区,她却发现没有关节。“然后我就觉得特别奇怪,因为看见了从来没看见过的东西,或者就叫发现吧。”

正是这一独特的发现,激发了张弥曼更加浓厚的兴趣和好奇心。1982年,她采用连续磨片法,完成了对杨氏鱼头颅的三维重建,并提出:杨氏鱼虽归入总鳍鱼类,但它没有内鼻孔,是一种原始的肺鱼。而没有内鼻孔就不能离开水呼吸空气,也就不存在上岸生活的物质基础。

张弥曼的发现也让世界古生物界为之震动,对四足动物起源新一轮的探索由此开启。

意外获奖实至名归

回国后,张弥曼继续进行古鱼类领域的研究。由她主持的课题在泥盆纪鱼类化石方面所取得的重要成果,曾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中国科学院重大成果奖一等奖、2016年,古脊椎动物学会在美国盐湖城授予张弥曼古脊椎动物学会的最高荣誉奖项:罗美尔—辛普森终身成就奖。

2017年11月1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来自中国、阿根廷、加拿大、南非和英国的五位优秀女科学家获得了2018年度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她开创性的工作为水生脊椎动物向陆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证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颁奖词中对张弥曼作了如此评价。

在获得这个奖项之前张弥曼毫不知情,她告诉记者:“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得这个奖,当时我正在云南昭通出差,接到通知获奖的电话真的很意外。”

在颁奖现场,张弥曼5分多钟的致辞全程用英语演讲,并在部分片段使用法语、俄语、瑞典语和中文。她先用法语开场,表达对东道主法国的尊重,然后在感谢自己早期的导师时,她分别用俄语和瑞典语读出他们的名字。

张弥曼在采访中还多次表示,自己年纪大了,正在把积攒多年的标本和一些有意思的想法传给年轻人。她幽默地说:“不要等我死了以后,他们再到我办公室里找。”她希望更多年轻人能在古生物学领域里实现自己的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