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全球前1%最富人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后50%人口的两倍

乐施会与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共同发表的报告指出,全球前1%最富人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后50%人口的两倍。照片来源:乐施会网站

乐施会与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共同发表的报告指出,全球前1%最富人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后50%人口的两倍。照片来源:乐施会网站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网站(编译:姜唯):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根据乐施会(Oxfam)和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共同发表的最新研究,1990年到2015年间,全球前1%最富人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后50 %人口的两倍。

在过去的25年之中,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增加了60%,但最富1%的排放量的成长幅度,是后50%人口的三倍。报告警告,过度消费和富裕国家对「高碳排交通」成瘾,正在耗尽全球的「碳预算」。

乐施会倡议与政策负责人提姆.高尔(Tim Gore)表示,碳排放量如此集中在富人之手,表示我们燃烧化石燃料只使地球陷入气候灾难危机,却没能改善数十亿人的生活。 」「全球碳预算被用在富裕人口的过度消费,而非改善全人类的生活。想避免气候危机最严重的后果,就必须将碳用在刀口上。」

研究显示,在这25年间,全球最富有的10%人口(约6.3亿)的碳排占全球排放量的52%。

全球最富有的10%是指年收入超过3万5000美元的人口,最富有的1%是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人口。

大气中二氧化碳产生的温室效应,使温度上升到比工业化前水准高1.5°C以上,将严重损坏自然系统。换算成全球碳排的容许量,就是碳预算。科学家们警告,按照目前的碳排速度,碳预算将在十年内耗尽。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在未来十年内,即使全世界90%人口立即碳排放量减少到零,光是最富有的10%人口的碳排也足以使升温达到比工业化前水准高1.5°C以上。

乐施会认为,继续让富裕国家排放高于贫穷国家是不公平的。尽管全世界正逐渐转型再生能源、逐步淘汰化石燃料,但在过渡期间仍然需要尽可能将碳排用在改善贫穷人口的生活。

高尔说,交通运输是排放量成长的主因之一。富裕国家的人们愈来愈倾向驾驶高排放量的汽车,例如SUV,并更常搭飞机。乐施会希望征收高碳奢侈税,例如旅游常客税,将投资集中在低碳替代品上,改善穷人的生活。

戈尔认为,尽管COVID-19导致碳排放量暂时下降,但对碳预算的整体影响可能微不足道,因为全球结束封锁后,排放量就开始反弹了。因应这种大流行的经验应该使人们对未来的灾难更有危机意识。

英国绿党议员卡罗琳.卢卡斯(Caroline Lucas)表示:「这证明了,气候问题的核心就是不平等。最脆弱、最容易受影响的国家,碳排贡献反而最小。英国负有道义责任,不仅因为其历史排放量过高,更是明年联合国气候峰会的主办国。我们需要进一步,更快达到净零排放。」

世界各国政府本周将线上举办第75届联合国大会,气候危机已被排入议程。英国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可望为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峰会(COP26)提出愿景。该会议因为武汉肺炎而延后一年,将于2021年11月在格拉斯哥召开。

参考资料:《卫报》(2020年9月21日),World's richest 1% cause double CO2 emissions of poorest 50%, says Oxfam
报告下载:Confronting carbon inequality: Putting climate justice at the heart of the COVID-19 recovery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资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二氧化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