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野猪翻土每年释放490万吨二氧化碳 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排放量

野猪翻土每年释放490万吨二氧化碳 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排放量

野猪翻土每年释放490万吨二氧化碳 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排放量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野猪会通过翻土来寻找食物,而这种行为每年会释放大约490万吨二氧化碳,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排放量。由昆士兰大学和坎特伯雷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个国际团队使用预测种群模型、以及先进的绘图技术来确定野猪在五大洲造成的气候破坏。

昆士兰大学的克里斯托弗·奥布莱恩(Christopher O’Bryan)博士说,全球不断扩大的野猪数量可能对气候构成重大威胁。他表示:

野猪就像拖拉机在田间犁地,翻土寻找食物。当人类耕地或野生动物连根拔起而扰乱土壤时,碳就会释放到大气中。由于土壤中的碳含量几乎是大气中的三倍,因此即使土壤中排放了一小部分碳也有可能加速气候变化。

我们的模型显示了广泛的结果,研究表明野猪目前最有可能在它们不是本地的环境中产生破坏,影响大约36,000至124,000平方公里的地区。这是一块巨大的土地,这不仅影响土壤健康和碳排放,还威胁到对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和粮食安全。

团队模拟了从低地草原到亚高山林地的一系列气候条件、植被类型和海拔的长期野猪损害研究中受到干扰的土壤面积。然后,研究人员根据之前在美洲、欧洲和中国的研究,模拟了野猪土壤破坏造成的全球碳排放。坎特伯雷大学博士生Nicholas Patton表示,这项研究将对遏制未来气候变化的影响产生影响。

相关报道:每年野猪活动释放的二氧化碳“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年排放量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外媒CNET报道,美国农业部称野猪是“危险的、破坏性的、入侵性的物种”。一项新研究称,野猪可能也对我们的全球气候危机做出了令人担忧的贡献。由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和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世界各地的野猪正在破坏大片的土壤。昆士兰大学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说,这导致 “全球每年释放约490万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110万辆汽车”。

该大学的Christopher O'Bryan将野猪比作耕地的拖拉机。野猪的活动会释放二氧化碳,这是一种温室气体,会导致全球变暖。O'Bryan说:“由于土壤中的碳含量几乎是大气中的三倍,即使是土壤中排放的一小部分碳也有可能加速气候变化。”

美国农业部估计,仅在美国就有超过600万头野猪,而且数量在迅速增长。在澳大利亚,有多达2400万头野猪,对其数量控制措施包括狩猎、诱捕和投毒。

研究人员模拟了数以千计的全球野猪潜在密度图,并对它们造成的土壤干扰进行了统计。无论他们怎么看,这些动物都在影响着它们非原生的地方的大片土地。这项研究发表在《全球变化生物学》杂志上。

大气层中不断上升的二氧化碳水平与人类活动有关。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坎特伯雷大学的尼古拉斯-巴顿说:“入侵物种是人类造成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承认并对其环境和生态影响负责。”

相关报道:野猪“碳排放”超百万汽车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徐锐):野猪经常像拖拉机一样在田地里翻土觅食,而这一活动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远大于汽车排放。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科学家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使用数量预测模型,结合先进的制图技术,确定了野猪在五大洲造成的气候影响。他们发现,通过“铲除”土壤中的碳,全球野猪每年释放约490万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110万辆汽车的碳排放。相关研究近日发表于《全球变化生物学》。

论文作者、昆士兰大学的Christopher OBryan博士说,人类犁地或野生动物翻土会给土壤带来影响,使其中固存的碳释放到大气中。因此,全球野猪数量的不断增加可能对气候造成重大威胁。

“由于土壤中的碳含量几乎是大气碳含量的3倍,因此,即使土壤只排放出其中一小部分碳,也有可能加速气候变化。”Bryan说。

研究模型显示的广泛结果表明,野猪目前可能在非原产地环境中,将约3.6万至12.4万平方公里土地中的碳“连根拔起”。

“被‘连根拔起’的土地面积巨大,这不仅影响了土壤健康、增加了碳排放,而且与可持续发展密切相关的生物多样性和粮食安全都受到了威胁。”Bryan说。

利用现有的野猪数量和分布模型,研究小组模拟出1万张全球潜在野猪密度图。然后,他们模拟了在一系列气候条件、植被类型和海拔高度(从低地草原到亚高山林地)下受到野猪干扰的土壤面积,又根据之前在美洲、欧洲和中国的研究,模拟了野猪破坏土壤造成的全球碳排放量。

论文作者、坎特伯雷大学博士生Nicholas Patton说,这项研究将有助于遏制气候变化对未来的影响。

“物种入侵是人类造成的问题,因此我们需要认清其对环境和生态的影响,并为此承担责任。如果允许野猪入侵到土壤碳储丰富的地区,可能会有更高的温室气体排放风险。”Patton 指出,野猪繁殖量大,可造成大面积的破坏,对其进行管理花费巨大,具有挑战性。对野猪的控制肯定需要跨区域协作。

“我们的工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即帮助管理者更好地了解野猪带来的影响。”Patton说,“很明显,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完成,但在此期间,我们应该继续保护和监测生态系统和其中的土壤,因为它们很容易因入侵物种影响而产生碳流失。”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11/gcb.15769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二氧化碳 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