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西北航道首开通 加拿大北部因纽特人小村原住民迎来全球最大邮轮水晶尚宁号

水晶尚宁号在西北航道上航行。

水晶尚宁号在西北航道上航行。

船客在旅程中,可以体验前所未有的经历,包括在北极雪地行走。

船客在旅程中,可以体验前所未有的经历,包括在北极雪地行走。

西北航道上有时可以看到野生北极熊。

西北航道上有时可以看到野生北极熊。

原住民以传统歌舞欢迎尚宁号乘客。

原住民以传统歌舞欢迎尚宁号乘客。

尚宁号由阿拉斯加出发,以纽约为终点。

尚宁号由阿拉斯加出发,以纽约为终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加拿大北部一条因纽特人小村近日充满节庆气氛,因为原住民首次迎来了全球最大邮轮水晶尚宁号(Crystal Serenity)。这批访客为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观光收入,改善了他们本来面临困境的生活。然而,邮轮能够抵达该处,亦只因全球暖化日渐加剧,导致北极带冰层变薄,降低船只航行难度。有专家批评大型邮轮不断驶进,只会破坏当地生态。观光客到底是拯救原住民,还是将他们进一步推向绝境,引起极大争议。

西北航道首开通 原住民热情款待旅客

水晶尚宁号于上月15日从美国阿拉斯加苏厄德出发,沿途通过白令海,再经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穿越北极后,到访Ulukhaktok、剑桥湾、格陵兰等多个因纽特文化圈,最后在上周五抵达美国纽约。

船上载着近千名乘客及逾600名船员,是次旅程纵然所费不菲,每名乘客的最低门槛为22000美元,仍吸引不少人登船。是次航程途经加拿大北部的Ulukhaktok、一条仅得400名原住民的小村,并成为尚宁号其中一个重点行程。

上月27日,Ulukhaktok依旧寒风凛冽,却罕有地充满热闹气氛。平日充当学校的大场馆,当日成为表演中心。一众因纽特人(inuit)穿上喜庆服饰,载歌载舞,以传统敲击鼓及舞蹈,欢迎远道而来的游轮船客。

巨轮抵达翌日,大场馆化身成购物市集,摆卖特色手工艺品、兽皮服装与针织等纪念品,品质优越,然而价钱亦不便宜。一张印有当地风光景色的手工印卡,盛惠15美元;一对柔软海狸皮手套价值130美元;如果愿意花上5000美元,更可以将珍贵的北极熊皮捧回家。

原住民面临困境 观光客带来曙光?

长久以来,因纽特人深明跟自然共存之道,形成一条互相赖以生存的食物链:居于西北航道一带的磷虾,以进食海上浮冰的海藻为生,北极鳕鱼则以磷虾为主要粮食,北极熊及海豹会捕食鳕鱼,最后因纽特人以捕猎北极熊为生。但近年全球暖化加剧,打破这条食物链,导致因纽特人不能再依靠传统方式生活。

温度急速上升致冰川加快融化,海上浮冰的数目逐渐减少,也减少了因纽特人通往四周的通道,增添他们打猎的困难,猎犬及雪橇变得无用武之地。因纽特人传统以来靠打猎为生,从不务农,也不会捕捉水中生物,全球暖化可谓将因纽特人推向绝境。西北航道的旅客为因纽特人带来庞大收入,可谓他们生存下去的曙光。村长Laverna Klengenberg表示,村民对外界非常好奇,无一不对巨船的到访感到兴奋。更重要的是,这批访客可以重振当地经济。

轮船带来全球暖化 旅客滋扰原住民

西北航道看似是个“多赢方案”,既能让更多人认识北极、也可为原住民带来收入。不过,有专家却以“灭绝旅游”来形容尚宁号之旅,斥其会加剧全球暖化。

英属伦比亚大学教授拜尔斯,是次受邀上船向旅客讲授气候转变及原住民的生活,他承认如此庞大的邮轮会耗用大量燃料,产生极大的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而且每次有近1000人登上村落,破坏当地环境。

负责接待旅客的原住民社区代表亦承认,虽然他们早已设下观光指引,但并非所有旅客都会遵守。就在尚宁号登陆后三天,另一艘法国豪华邮偷亦登陆当地。该名代表称;“他们理应知道守则,惟旅客上岸后四处徘徊、拍照、拍打学校的窗户,这确实滋扰我们的生活。”

远洋游轮到来,为因纽特人提供外购食物的收入。不过,旅游业真的可以取代狩猎?Ulukhaktok的一名猎人老手Jerry Akoaksion表示,狩猎是因纽特文化的一部份。他称道:“狩猎是我们民族的身份证明、自尊、自信和自我价值。就算年轻人穿上(加拿大)南方人的衣服,接受南方人的教育,因纽特的文化仍存在骨子里。”

相关报道:逾千船客亲探极地 体会探险真谛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探索未知的领域,开拓眼界,是不少人的梦想。上月便有107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探险家”聚首一堂,怀着征服和冒险的心,登上水晶尚宁号邮轮,往西北航道出发。对于一心前住探险的船客而言,这32日的旅程,无疑令他们大开眼界。

曾多次环游世界的戴维斯(Davis)夫妇,早在3年前邮轮开放报名的一小时内,已经登记。二人表示,这次到访未曾踏足过的地方,是前所未有的经历,“这就是探险。”

另一位与妻子同游的船客伦茨(Bob Lentz)称,对沿途所遇到的部落民族印象非常深刻。他形容:“他们(原住民)为自己所拥有的感到骄傲,无论是手作品、舞蹈、音乐等,他们完全享受,纵使他们的生活过得并不容易。”不过伦茨有另一个出航目的:“在野生动物被疯狂的人类毁灭前,我要亲自见证一下。”

因纽特人跟另一个知名的极地民族爱斯基摩人,同样占据极北之地。不过,因纽特人非常强调自己与爱斯基摩人有所分别,对前者而言,“爱斯基摩”的称呼甚至带有蔑视和贬义。有指这是由于两支民族自古敌对,而因纽特一词(Inuit)则是自称,在当地语言解作“人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