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立陶宛教堂内的孩童木乃伊身上惊现最古老天花病毒

   立陶宛教堂发现了几具自然风化的木乃伊,其中一具孩童木乃伊身上发现了已知最古老的天花病毒样本。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

立陶宛教堂发现了几具自然风化的木乃伊,其中一具孩童木乃伊身上发现了已知最古老的天花病毒样本。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ELFI

其中一具立陶宛木乃伊手的特写镜头。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ELFI

其中一具立陶宛木乃伊手的特写镜头。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ELFI

上百年前以松树和橡树所造的棺材静置着。有些棺材纪载了死亡的符号、插图、以及死亡日期。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ELFI

上百年前以松树和橡树所造的棺材静置着。有些棺材纪载了死亡的符号、插图、以及死亡日期。 PHOTOGRAPH BY KIRIL CACHOVSKIJ, DELFI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aryn McKenna 编译:林品竹):「最恐怖的死神」或许在十六世纪便开始带给人类另一种折磨,这改变了现代人对这种疾病的认知。

天花肆虐城镇,遏止了帝国发展,君主一再轮替;有历史学家甚至称之为「最恐怖的死神」。

这种疾病难以捉摸、穷凶极恶,且会让病患面目全非,最终丧命。人类因此发明了史上第一支疫苗,而天花也成为首个于世上绝迹的人类传染病。

天花是历史上最令人恐惧的疾病,但在分子遗传学发达的今日,我们对天花史的认知渐渐又产生了许多疑问。

由麦克麦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德古特传染疾病研究所(DeGroote Institute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科学家们,带领着多国组成的研究团队,在立陶宛维尼亚斯(Vilnius)一处教堂内的孩童木乃伊身上,发现了疑似天花病毒的DNA线索,而且和现在的天花病毒样本极为相似。他们利用「分子时钟」回溯这段基因后,发现这个病毒存在的时间不会早于1588年。

这个时间比起印度和中国的历史纪录,以及埃及木乃伊身上的脓疱痕迹还要晚了数百年。

此研究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内容提到科学家们根据研究结果,认为之前的发现有可能将同样有类似症状的疾病误认成天花,因此需要更多古早样本的支持论证,才能被写入天花疾病史当中。

惊见天花病毒

生物人类学家匹比诺-马斯卡利(Dario Piombino-Mascali)当时和研究团队正着手从教堂中的木乃伊身上采取样本。 「总共有二十三具遗骸的软组织保存状况良好,其中七具近乎完美,因此我们只对这些木乃伊进行断层扫描。对于那些流失部分物质或肢体残缺者,我们便从中取出一些软组织样本。」

匹比诺交给实验室的第一个样本是来自一名幼儿的骨盆和双腿,据估这名幼儿大约在1634年至1665年之间死亡,年纪约二至四岁。

实验小组对该样本的基因进行检测,意外发现了零碎、受损且不具感染力的天花病毒DNA。在更深入的研究之后,小组捞出并重组了整个天花病毒的基因,并和其他的天花样本进行比对:最早的样本为1944年,而最晚近则是天花绝迹不久前的1977年。

由于现代的样本都有详细记录日期,因此团队可以利用这些日期来测量其中的演变、现代和十七世纪病毒基因的分化程度以及预估病毒变化的速度。 「我们可以借着时间的推算来反向建立整个进化的程序。」该研究第一作者安娜.杜根(Ana Duggan)说。

回推时间后,他们追溯到一个演化的分歧点,那发生在1588年至1654年间。假使推算正确的话,这项研究将能确认当时这个可怕传染病的元凶就是天花,但同时也印证了几千年前的案例并不是同一种病毒造成的。

最重要的是,这些病毒基因造成的分化「并没有特别多」。

「假使你回溯历史到几千年前,比如说你认为天花长在两千年前的木乃伊身上,甚至是在人类农业文明起步时就已存在的话,你应该会发现这种病毒有演化多样性,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这种现象。」杜根说。

生化威胁

小组在论文中表示,有些历史纪录可以为他们的研究成果背书。举例来说,城市用来列出死亡原因的「死亡法」直到1632年才开始出现一些天花的案例。而其他疾病像是牛痘和猴痘也会出现类似的脓疹症状。(美国中西部于2003年爆发了由稀有宠物所带来的猴痘疫情,造成了许多恐慌)

尽管已经扑灭殆尽,天花仍有一线生机。病毒样本在俄国和美国疾病管理防治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的控管下保存着。它被当作一种恐怖生化武器,并且只有少数几名研究员能够以研究为由接近。

该小组希望可以继续进行这项研究,但这对他们来说会是一场愈来愈艰难的挑战。目前为止的研究只囊括了小部分的古代病毒DNA,这对他们整个实验来说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尤其对十六世纪新大陆的样本有兴趣,当时欧洲人将天花带到北美洲,严重影响到原住民生活,」杜根说。「假使我们发现了更古老的线索,或许我们会有完全不同的结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