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美洲狮扑倒的巨大麋鹿看似是一条生命的终点 但其实是其他数百个物种的开始

在黄石地区,一只昵称是「来福」(Lucky)的四月龄美洲狮(cougar)幼崽坐在一头麋鹿(elk)的尸体上。 PHOTOGRAPH BY STEVE WINT

在黄石地区,一只昵称是「来福」(Lucky)的四月龄美洲狮(cougar)幼崽坐在一头麋鹿(elk)的尸体上。 PHOTOGRAPH BY STEVE WINT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美洲埋葬虫在腐肉中产卵。 PHOTOGRAPH BY DARLYNE A. MURAWSKI,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美洲埋葬虫在腐肉中产卵。 PHOTOGRAPH BY DARLYNE A. MURAWSKI,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SON BITTEL 编译:涂玮瑛):一项新研究显示,这种大型猫科动物在形塑它们的生态系上扮演令人惊讶的角色。

当一只美洲狮扑倒一头巨大的麋鹿,这看似是一条生命的终点,但其实是其他数百个物种的开始。

即使这些大型猫科动物的体重能超过45公斤,它们也绝对无法吃光一头320公斤麋鹿身上所有的肉。 一项新研究显示,这些剩下的肉就成为一处多采多姿的生态绿洲,让其他依赖腐肉存活的无数生物在此成长。

2016年科学家在大黄石生态系统(Greater Yellowstone Ecosystem)利用掉落式陷阱,从美洲狮杀死的18具动物尸体上采集甲虫标本。 研究团队一确认甲虫的数量及种类,就将这些甲虫群集与控制组进行比较,控制组为在20公尺外的控制地点采集的甲虫。

研究结果令人吃惊。

整体而言,研究团队在尸体地点采集到超过2万只甲虫,但他们在无腐尸的区域只采集到约4000只甲虫。 这些甲虫有超过一半都被辨识为北方埋葬虫(northern carrion beetle),不过研究人员一共发现215种甲虫,来自八个科。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马克. 埃尔布鲁奇(Mark Elbroch)说:「研究结果确实显示这些地点的发展有多么复杂。 」他是猫科保育团体Panthera的美洲豹计划总监。

埃尔布鲁奇说:「我们发现了许多物种,我以前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他也是一位国家地理探险家。

腐肉之家

对于美洲豹杀死的猎物,多数研究都聚焦在较大型动物;埃尔布鲁奇进行的一项先前研究显示,39种鸟类与哺乳类也会造访尸体地点,包括黑熊、鹿鼠(deer mouse)及暗冠蓝鸦(Steller’s jay)。

这次科学家选择聚焦在甲虫,它们易于捕捉与辨识,研究目的是了解在较小型动物上会发生什么事。

有趣的是,科学家发现了象鼻虫科(Curculionidae)的甲虫,它们普遍被认为是植食性昆虫。 这些素食甲虫可能是在埋头大嚼麋鹿或鹿的胃内容物。

科学家也发现专门猎食蛞蝓与蜗牛的甲虫,在尸体底下可以发现很多这类甲虫。 他们也发现其他昆虫。 埃尔布鲁奇说:「如果是在温暖的季节,你能看到这些尸体陷入十几公分的蛆里。 」

这些研究结果都显示,这些尸体不仅是食物来源,也是无脊椎动物的生态系。

埃尔布鲁奇说:「这些尸体是它们的家,是它们寻觅伴侣的地方,是它们抚养后代,并躲避掠食者的地方。 」他的研究最近在《生态学》(Oecologia)期刊上发表。

看看大猫带来了什么

这些结果让我们想到一件有趣的事。

如果美洲狮杀死的猎物创造出甲虫的栖地,那么我们或许该开始将掠食者视为「生态系工程师」了,这个词通常用来形容以物理方式改变环境的动物,例如河狸、白蚁、大象。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生物学家贾斯汀. 莱特(Justin Wright)已研究生态系工程师数十年了,他说该研究的结论很合理──但他最近对于确认某一物种是否为生态系工程师感到兴致缺缺。

他反而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持续梳理看似无关联的物种之间有怎样的关系,如同该研究做的一样。

同样地,莱特很好奇如果美洲狮因为某种原因消失了,这些甲虫会发生什么事。 毕竟麋鹿、鹿及其他大型动物最后还是会死,对吧?

根据埃尔布鲁奇的说法,差别在于大型有蹄类动物一年到头都可能死亡,多数在冬季倒下,但大部分昆虫在冬季都很稀少。 美洲狮则创造了一种特殊的尸体,因为它们不会吃掉整头动物(熊可能会这么做),也不会像狼一样瓜分尸体。

埃尔布鲁奇说,他希望能改变我们对美洲狮的看法。

「我们可以说,它们是很糟的动物,因为它们杀掉一堆鹿。 」他说:「或者我们也可以说,它们是很棒的动物,因为它们协助维持生物多样性。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