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科学家担心砍伐森林或导致致命传染病从动物身上往外界传播给人类

泛亚马逊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尽,准备养牛。 像这样的森林空隙地,跟疟疾之类传染病的传播有关。 PHOTOGR

泛亚马逊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尽,准备养牛。 像这样的森林空隙地,跟疟疾之类传染病的传播有关。 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喷洒药剂,以消灭携带黄热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 PHOTOGRAPH BY WI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喷洒药剂,以消灭携带黄热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 PHOTOGRAPH BY WILLIAM DANIEL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ATARINA ZIMMER 编译:钟慧元):世界各地遭到砍伐的森林愈来愈多,科学家也担心,下一个致命传染病可能也会从森林动物身上往外界传播。

1997年,烟云笼罩在印度尼西亚雨林上方,因为人类放火焚烧面积相当于美国宾州的森林、准备转作农业使用,而干旱也使得火灾更加严重。 树木因雾霾而窒息,结不出果实,森林中的狐蝠别无选择,只能飞往他处觅食,但牠们身上同时也带着致命的疾病。

后来,狐蝠落脚在马来西亚农园中的果树上,农园周边的猪也开始生病──推测是吃了狐蝠咬过后掉落的果实──当地的猪农也生病了。 到了1999年,有265人出现了严重的脑部发炎状况,其中105人死亡。 这是立百病毒(Nipah virus)首次出现在人类身上,自此引发整个东南亚一连串的周期性爆发。

在森林快速砍伐殆尽的地区,原本只会感染野生动物的传染病外溢到人类身上的例子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一。 过去20年来,已经有愈来愈多科学证据指出,森林砍伐会引起一连串复杂的事件,为多种致命病菌──如立百病毒和赖萨病毒(Lassa virus),还有引起疟疾和莱姆病(Lyme disease)的寄生虫──营造出适合扩散到人类身上的条件。

亚马逊地区、还有非洲与东南亚某些地方的热带森林,都有大规模火灾持续延烧,专家十分关切住在森林砍伐地区边缘的居民的健康状况。 他们也担心下一次严重的传染病可能会来自我们自己世界的森林。

「森林砍伐有可能是传染病扩散的强烈驱力,这点已经确定了。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地球研究所的疾病生态学家安迪. 麦当纳(Andy MacDonald)说。 「这是个数字游戏:我们砍除的森林栖地愈多、害更多森林栖地劣化,就愈可能发现自己身陷在传染病流行的情境之中。 」

直接关联

疟疾──由蚊子传播的疟原虫所造成的感染,每年害死超过百万人口──长久以来都有人怀疑这种疾病是和森林砍伐一起发展的。 在巴西,过去努力控制的结果让疟疾的传播大幅降低──从1940年代的600万例,降低到1960年代的5万例──但现在却又开始稳定上升,和森林遭到迅速砍伐、以及农业的扩张携手并进。 在世纪交会之际,亚马逊盆地每年有60万个疟疾病例。

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新兴病原体研究所(Emerging Pathogens Institute)的流行病学家艾米. 威特(Amy Vittor)在1990年代末期所做的研究,还有一些其他学术研究,指出了一个可能的原因。 遭砍伐殆尽的一片片森林区域,似乎为按蚊(Anopheles darlingi)沿着森林边缘创造出理想的繁殖栖地,而这种蚊子是亚马逊地区最重要的疟疾传播媒介。 她在秘鲁的亚马逊地区做了仔细的调查,发现在温暖、有部分遮阴的池塘中,幼虫的数量更高,而这类池塘会在切穿进森林的路边形成,还有在森林残迹地区,再也没有树可以吸收掉的水所形成的小水坑。

「那些就是按蚊最喜欢待的[地方]」。 威特回忆。

最近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复杂的卫星与公卫数据分析中,麦当纳和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艾琳. 莫迪凯(Erin Mordecai)指出,整个亚马逊盆地区域的森林砍伐状况,大大影响了疟疾的传播,这也符合之前的某些研究。

在2003到2015年间,平均来看,他们估计,若每年增加10%的森林损失,就会导致疟疾病例增加3%。 举例来说,研究期间的某一年,多清除了1600平方公里的森林──差不多是将近30万个足球场的大小──就跟多出来的1万个疟疾病例有关。 这个影响在森林内部最为明显,因为森林里还是有东一片、西一片的完好区域,提供了蚊子喜欢的潮湿边缘栖地。

随着亚马逊森林火灾的持续延烧,这些研究结果预告的并不是好消息;上星期才发表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摧毁了面积相当于纽约市12倍的区域。

「我很担心火灾结束之后,传染方面会发生什么状况,」麦当纳说。

威特强调说,蚊子的生态是很难一概而论的,因为这跟物种与地区有关。 在非洲,研究发现疟疾和森林砍伐的关系并不大──或许是因为那边的蚊子种类喜欢在有阳光照耀的水体中繁殖,喜欢的是开阔的农田、而不是阴暗的森林地区。 但在马来西亚婆罗洲的沙巴地区,也是在森林遭到大幅砍伐、准备种植油棕与其他农作之后才爆发疟疾。

来自丛林的热病

能把致命瘟疫传染给人类的,并不是只有蚊子这种动物而已。 事实上,人类身上出现的新兴传染病──包括HIV、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和立百病毒,全都源自栖息在森林中的动物──有60%是由其他多种动物传播,其中绝大部分是野生动物。

纽约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研究人员,在2015年的一篇研究中追踪了全球的传染病,这篇研究跟其他研究都发现「爆发的新兴疾病中, 有将近三分之一是跟诸如森林砍伐之类的土地利用方式改变有关,」该组织的主席彼得. 达札克(Peter Daszak)曾于今年稍早在推特上这样说。

许多病毒在森林中能无害地与宿主动物共存,因为这些动物是跟病毒共同演化的。 但人类在大胆闯入或改变森林栖地的时候,有可能会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变成这些病原体的宿主。

「我们彻底改变了森林的结构,」生态健康联盟的疾病生态学家卡洛斯. 尚布拉纳-托瑞里欧(Carlos Zambrana-Torrelio)说。

致命的吸引力

当新形成的栖地吸引来森林中的带原动物时,就可能爆发疾病。

举例来说,在赖比瑞亚,砍光了森林、准备种油棕的地方,也引来成群通常栖息在森林里的老鼠,牠们是受到棕榈园和聚落周边丰富的油棕果实吸引。 人类接触到遭带原啮齿类粪尿或已感染的人类体液污染的食物或物品时,就可能感染赖萨热病毒。 这种病毒会在人类身上引发出血热──跟伊波拉病毒引起的是同样的病状──在赖比瑞亚,这种病的死亡率是36%。

而在巴拿马、玻利维亚与巴西,也曾有人在森林遭砍伐的地区看到带原的啮齿动物。 哥伦比亚佩雷拉科技大学(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of Pereira)的医学研究员暨热带疾病专家阿方索. 罗德里奎兹-莫拉雷斯(Alfonso Rodriguez-Morales)担心,在今年亚马逊火灾又烧起来之后,牠们分布的范围也会跟着扩大。

并不是只有热带疾病会这样发展。 麦当纳的某些研究显示,在美国东北部地区,森林砍伐和莱姆病之间也有奇特的关联。

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urgdorferi)是引起莱姆病的细菌,传播这种病菌的是仰赖森林中的鹿来繁殖并吸取足够血液维生的壁虱。 然而,白足鼠(white-footed mouse)身上也有发现这种细菌,而白足鼠刚好在因人类聚落而破碎化的森林栖地中繁衍得很好。 麦当纳说。

传染病外溢到人类身上的状况,比较可能发生在热带地区,因为整体来说热带地区的野生动物和病原体的多样性都比较高,他补充道。 在那些地方,有许多疾病倚靠各式各样跟森林砍伐直接相关的动物传播──从吸血的虫子到蜗牛都有。 除了已知的疾病以外,科学家也担心森林中还潜伏着许多目前未知的致命疾病,可能会因为人类更进一步入侵森林而暴露在外。

尚布拉纳-托瑞里欧指出,疾病外溢到人类的可能性,也可能会因为气候暖化把动物和动物身上的病毒一起逼到过去没有这些动物生存的地区而增加。

威特说,这样的疾病究竟是会继续局限在森林边缘、还是会在人类身上取得立足之地、并造成可能的大传染状况,取决于其传播方式。 有些病毒,像是伊波拉或立本病毒,可以直接人传人,理论上来说只要人类存在,它们就能继续环游世界。

20世纪时在乌干达森林中发现的兹卡病毒(Zika),就是因为找到了能在都市地区孳生的埃及斑蚊当宿主,才能全球畅行无阻、感染数百万人。

「我很不希望看到另外一种或好几种病原体也这样发展,但如果看不到这种可能性、并做好应变的准备,那就太傻了。 」威特说。

新的生态系服务

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人员则提出,控制疾病可以被视为一种新的生态系服务,也就是说,是人类可以从自然生态系中免费获得的利益,就像是碳储存与授粉作用一样。

为了提出足够理由,他们的团队一直在马来西亚婆罗洲进行研究,以详细列举疟疾的正确成本,详细到医院里的每一张病床、还有医生使用的针筒。 平均来说,他们发现马来西亚政府在该地区的每一位新疟疾病人身上,都要花费约5000美元的治疗费用,有些地区用于治疗的开销比控制疟疾的费用还高,尚布拉纳-托瑞里欧说。

时间一长,这些都会累加起来,金额也超出了砍伐森林所可能带来的利润,因此也成为在经济上应该让某些森林继续矗立的有力论点,达札克说。

他和同事已经开始与马来西亚政府合作,将这个概念融入土地利用的规划,也和赖比瑞亚官方一起进行类似的计划,计算当地因赖萨热爆发所花费的开销。

麦当纳看到了这个想法的价值:「如果我们能保护环境,那么或许也能同时保护健康。 」他说。 「我认为那是我们该抱持的一线希望。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传染病 动物 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