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海里寻龟千百度──“海龟痴汉”苏淮的革龟观察笔记

神秘的大革龟。 摄影:苏淮

神秘的大革龟。 摄影:苏淮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国家地理网站(撰文:苏淮):如果每天三餐都只吃水母,那会是什么感觉?

以水母为主食的革龟就是如此。 牠们是不折不扣的「海蜇皮狂热者」,在大洋中不断迁移,逐水母而活。 也因为移动范围又广又深,行踪捉摸不定,所以在水下要见到这些长约2公尺,现今体型对大的海洋爬行类决非易事。

探访革龟觅食地

印度尼西亚巴布亚的卡伊岛周边海域是革龟的觅食地。 在来之前我一直很好奇,这里真的是觅食地吗? 因为从未见过革龟在此觅食的影像。 实际下水观察,确实能在这里遇到许多正在觅食的革龟,其中几只的嘴边甚至还挂有疑似水母的粉雾状物体,并做出类似吞咽的动做。 这些都须要很仔细看才看得出来,或者把影片拍回来一格一格慢慢看,否则一般照片几乎看不出来。

有种俗称为「红蕃茄水母」的鞭状克朗水母(Crambione mastigophora)曾在2012年于澳洲西北部大爆发,但牠们在卡伊岛海域每天都能看见。 在其中一天下水时,我们也遭遇了整片海域满满都是水母的情形。

这些水母每颗几乎都和排球差不多大,随波逐流,仔细看牠游动的样子其实还挺美、挺疗愈的。

每天搭着当地人的小船在海上找革龟的同时,我不断想象在眼前这片海域的深处漂着满满水母,革龟张着嘴一口接一口,水母无限畅饮吃到饱,不难理解为何革龟喜欢赖在这里不走。

加拿大戴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的麦克. 詹姆士教授( Dr. Mike James)曾在加拿大东岸将摄影机安装在19头革龟的背甲上,藉此研究革龟的觅食行为。 这些革龟平均只要22秒就能咬到一只水母,再花约一分钟将水母吞下肚。 牠们一整天可吃下自身体重约73%的重量(成熟革龟体重约500-600公斤),提供了约1万6000大卡的热量。

体型又肥又重的革龟几乎天天会都在长途旅行和深潜。 活动量如此大,牠们靠水母就能获得大部分能量,真的是不可思议!

神秘的大革龟

我很好奇革龟觅食海域的水下环境是长什么样? 来这一趟也解答了一些心中的疑问。 这片海域水浊、阴森又诡异,到处都是浮游生物和水母,还有一堆海蛇! 水下根本不像巴布亚的四王群岛那样,是个水清并受潜水员青睐的珊瑚天堂。

在这里觅食的革龟族群很可能都在巴布亚、索罗门群岛一代产卵。 牠们也有可能是世上唯一移动范围有限,不会横跨整个大洋的革龟族群。

如果革龟一直都在这里生活,那牠们也会在这里交配吗? 这一趟我们目击到的革龟体型都很大,最小的也有近两公尺长,应该都是成熟个体。 我们也看到了好几次公龟,发现其中一只在后肢上疑似有交配时被咬的缺口;这和台湾小琉球的定居老绿蠵龟「老王」后肢的缺口很像。

由于目前革龟交配的影像和记录非常稀少。 牠们到底如何交配、在哪里交配? 这些往往都是谜。

旋转革龟

革龟身上时常附生许多藤壶和藻类,那牠们应该也需要清洁吧? 以绿蠵龟来说,牠们会自己磨背或到清洁站让鱼清洁。

那不断在大洋中游动的革龟会自己磨背吗? 还是在深海的某处也有革龟的清洁站?

有只革龟被下水的我们吓到,便开始疯狂地旋转身体,同时间有东西从牠身上喷出! 仔细一看是藤壶。 难不成革龟清洁身体也会用类似的「旋转清洁法」吗?

由于这里的革龟并不容易亲近,基本上只要船一靠近或人下水就会惊扰到牠们。 牠们的警戒方式多和其他海龟一样,不是直接下潜、游走,就是侧身对着牠们认为有威胁的生物。 但牠们还有一种可能有别于其他海龟的警戒行为,那就是上下颠倒,腹部朝天空。

这种情况通常发生于革龟在海面慵懒晒太阳的时候。 我个人观察后的猜测是,牠们可能是在放空时突然发现有船或人靠近,但下潜逃避时吸的那口气不顺,还需回到水面多吸几口,所以用这种垂直或「倒栽葱」的方式换气。

海洋生物的行为和生活环境一直都是我最好奇和向往的。 这一趟寻革龟之旅也不例外,我就只是想亲眼看看、亲身参与革龟的生活,也想知道其他地方的人是如何与海龟相处的。

也因为亲身参与革龟的生活,让我终于能够多了解一点点这神秘的大家伙了。

苏淮人称「海龟痴汉」。 热爱潜水观察海洋生物,尤其对海龟情有独钟,经常拿着相机在水下偷窥海龟的一举一动。 目前长住于台湾小琉球,纪录海龟生态及海洋环境。 希望透过影像纪录,分享更多海洋故事,让人与海的距离更亲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海龟 革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