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赤蠵龟的龟壳上背着将近15万只动物

一只赤文档龟在吃海草。 这种动物会搅起海床泥沙,能将数万只搭便车的微小动物载到自己身上,例如线虫、甲壳类、水螅。 PHOTOGRAPH BY BRIAN SKE

一只赤文档龟在吃海草。 这种动物会搅起海床泥沙,能将数万只搭便车的微小动物载到自己身上,例如线虫、甲壳类、水螅。 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这是一种骷髅虾(skeleton shrimp),它们是一种大量栖息在赤斯顿龟龟壳上的端足类动物。 研究人员在24只赤蠵龟上发现超过10万只骷髅虾。 PHOTO

这是一种骷髅虾(skeleton shrimp),它们是一种大量栖息在赤斯顿龟龟壳上的端足类动物。 研究人员在24只赤蠵龟上发现超过10万只骷髅虾。 PHOTOGRAPH BY DR. JEROEN INGELS

研究人员从一只赤蠵龟龟壳上采集为小动物。 这张照片摄于研究活动期间,该研究获得佛罗里达州鱼类与野生动物保育委员会的许可,前提是不能伤害赤蠵龟──正常情况下,搬动

研究人员从一只赤蠵龟龟壳上采集为小动物。 这张照片摄于研究活动期间,该研究获得佛罗里达州鱼类与野生动物保育委员会的许可,前提是不能伤害赤蠵龟──正常情况下,搬动或触摸海龟是违法的。 这张照片是在红光下拍摄──这对动物的伤害较小──并于后制处理时转为黑白。 PHOTOGRAPH BY DR. MATTHEW WAR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ORRYN WETZEL 编译:涂玮瑛):赤蠵龟身上栖息着多元又丰富的动物,研究它们可能协助科学家追踪并进一步了解赤蠵龟。

赤蠵龟(loggerhead sea turtle)会在全世界的海洋里迁徙数千公里,但它们并非独自旅行——研究显示它们的龟壳乘载着非常丰富多元的微小生物群落。

一篇5月20日发表在《多样性》(Diversity)期刊的新论文显示,赤蠵龟的背上平均载着3万5000只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meiofauna)──也就是比1毫米更小的微小生物。 有一只赤蠵龟的壳上甚至背着将近15万只动物,包括线虫(nematode)、甲壳类生物幼体和骷髅虾(skeleton shrimp)。

杰洛恩. 英格斯(Jeroen Ingels)说:「龟壳上根本自成一个世界。 」他是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海洋生态学家。 他也说,「在另一种生物身上发现这么丰富的多样性」是非常惊人的发现。

英格斯与他的团队新发现了超过100种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多数为线虫,这些动物先前未在赤员龟或其他海龟身上发现过。 该团队检查了24只在2018年6月到达佛罗里达州圣乔治岛(St. George Island)的赤文档龟,因而获得这些研究发现。

英格斯说,他们先前已经知道海龟会携带某些搭便车的生物──但这些生物的数量与多样性却是前所未见。

关于这些小型搭便车生物的研究,可能协助研究人员追踪赤蠵龟与其他海龟的旅程,因为某些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是特定区域的特有种,这可能为未来的赤员龟保育工作提供指引。 该研究可能也有助于解释这些微小动物在海洋中移动的方式,目前这个问题尚无解答。

漂浮的世界

英格斯说:「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会生活在其他生物无法栖息的各种微小空间里。 」因此在海龟身上发现牠们是预期中的结果。 但他说,这些生物的庞大数量令人惊奇。

这些极小的动物包括线虫,它们看起来像小型蠕虫,生活在地球上几乎任何环境,从深海到高山土壤都涵盖在内。 研究人员也发现了貌似虾子的端足类(amphipod)、称为桡足类(copepod)的微小甲壳类,与称为水螅(hydroid)且类似水母的掠食者。

英格斯说,龟壳上的生活充满竞争。 虾蟹等许多较大的搭便车动物常常会捕食在龟壳上生活的较小动物。 线虫会摄食龟壳上的细菌与碎屑,而在某些情况下,它们甚至会吃掉其他线虫。

英格斯说:「这是一个非常多样且相互牵引的微型世界,而我们目前对它所知甚少。 」

其中一些较大的动物具有硬壳,能覆盖与破坏海龟的壳并增加阻力,例如藤壶,但它们也能协助伪装。 不过,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则不太可能会伤害海龟。 「海龟身上确实有寄生虫跟害虫,但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并不是其中之一。 」

奈森. 罗宾森(Nathan Robinson)是西班牙瓦伦西亚海洋科学基金会(Fundación Oceanogràfic)的海龟研究人员,并未参与该研究。 他说海龟壳上有丰富的生物是很合理的。 「海龟壳是一种完美的平台,就如同让这些生物巡游海洋的筏子。 」他说:「这代表海龟一直载着这些生物徜徉在这股充满食物的美妙海流中。 」这对于藤壶与海绵等滤食性动物非常有利。

谨慎采样

英格斯与同事研究圣乔治岛上的赤文档龟,因为那里是墨西哥湾北部最密集的筑巢地点之一。 为了寻找赤蠵龟,他们使用红色贴膜的头灯,这种灯光的波长比较不会干扰海龟,也不会影响人类的夜视能力。 为了研究海龟,研究人员必须接受训练,并获得佛罗里达州鱼类与野生动物保育委员会的认证。

英格斯与共事的研究人员迅速对海龟采样,而且只在母海龟返回大海的途中才接近它们。 英格斯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干扰母海龟将蛋全部产下的机会。 」

在采样期间,科学家会蹲在海龟周围,使用塑料刮刀轻柔地刮下他们能看到的搭便车生物。 接着他们使用吸满清水的海绵来采集肉眼不可见的微小生物。

接下来,他们在实验室里使用细密的网筛过滤掉软件动物及小螃蟹等较大的生物,留下微小的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 他们在显微镜下开始分类并辨识他们找到的动物。

英格斯说:「第一次看那些样本时总是让人很兴奋,因为我们不知道会看到什么。 」

由于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的限制,英格斯无法研究今年6月返回岛上筑巢的赤单曲龟,但他很期待看到明年跟赤莹龟一起来的动物──尤其是那些已经受到研究及标记的动物。

微生物渡轮

该研究引出了一些问题:这些微小动物起初是如何到海龟身上的? 还有海龟对于这些微小动物的四处移动有多重要?

英格斯说,海龟可能是在海床上觅食时将许多搭便车动物载到自己身上,海床是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很丰富的地点,而海龟觅食会搅动微小动物,它们可能在海龟壳上找到新的居住地。

西康乃狄克州立大学的海龟生物学家兼教授西奥朵拉. 皮努(Theodora Pinou)并未参与该研究,她说赤麽诺利·龟获得这么多搭便车动物,有可能只是因为它们的活动或环境所致,而不是因为它们的龟壳有任何特殊之处或适宜生活的条件。

皮努说:「我不认为海龟是吸引微小动物的磁铁。 」皮努曾发现,生活在大西洋的赤文档龟比在太平洋的赤文档龟背着更多微小的海生搭便车动物。 她怀疑这种现象是出于环境状况的差异,以及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丰富程度的不同。

不论这些微小动物是如何到海龟身上的,这些海龟确实有筏子的作用,在迁徙时将搭便车的动物散播到远处。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一个尚无解答的问题:为什么许多微小动物明明无法游得很远,或无法在开放海域长距离迁徙时存活下来,但它们的分布范围却变得很广泛?

英格斯说:「一颗漂浮的鹅颈藤壶或一块海冰可能携带特定生物,但这样的规模与频率是无法跟海龟的状况相提并论的。 」

生物性跟踪器

海龟的长途旅行使追踪它们既困难又昂贵。 英格斯希望,藉由分析龟壳上这些微小的搭便车动物及它们的食物,能够提供线索来协助研究海龟在哪里接它们上车,或者它们去过哪里。 英格斯希望能在未来进行这样的试验。

这类研究尚未在小型底栖无脊椎动物上进行过。 不过,研究人员曾检查过绿蠵龟与赤蠵龟身上的藤壶,研究它们的化学组成。 这项研究显示,藤壶体内的同位素提供了它们经过之处的环境纪录,例如温度及盐度,这可用于推断海龟的迁徙路径。

罗宾森说:「我们愈密切研究这些动物,就有愈多知识等待我们发现。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赤蠵龟 海龟